登录 注册

军属来相会>>军属聊吧>>将军之恋>>正文

将军的情诗:60年的浪漫与甜蜜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殿仁 吴纪学责任编辑:李娴2014-05-09 00:32
 

周克玉将军喜欢诗,从年轻起,就利用闲暇时间写诗,离开领导岗位后写得更多,出版过《京淮梦痕》《足茧千山》《心羽飞虹》《沧桑云影》等诗集。他的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思想深邃,艺术娴熟,颇为人喜爱。我们在他的诗行中读到一些写爱情、婚姻的诗,特别是写他和夫人王昭大姐的,可以说是情诗,感到很有意思。这些诗,最早的写于战争年代的恋爱时期,最晚的是在近年,时间跨度达半个多世纪,连缀起来,是一曲悠长的情歌;铺展开去,是他们丰富经历中亮丽的画幅;细细品味,又有着美好的人生观和爱情观。

诗是抒情的,尤其是恋爱中的人,往往会用诗歌来表达满腔炽热的爱潮,倾诉语言难以叙说的心曲。青年时的周克玉也是这样,《明月还会亮》就是一首恋歌:“狂风掀恶浪/乌云黑茫茫/人民眼睛亮/跟定共产党/花儿依然香/明月还会亮/消灭反动派/遍地映红光/那时你和我/相逢诉衷肠/王贵李香香/我俩的榜样。”没有缠绵悱恻的情话,没有爱呀想呀的蜜语,和那个时代一样朴实无华,回响着坚定的政治信仰和不移的胜利信心,包容了所有的志向和深情。

周克玉出生于江苏盐城地区阜宁县偏僻乡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祖辈父辈倾尽全力,送他进了收费低廉的学堂,断断续续读到小学毕业,再后来,终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不久,新四军到盐城,为他提供了读中学的机会,他在中学里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即在区里做青年工作。就是在这个时期,他认识了也在同一个区里做妇女工作的王昭。王昭刚出生几个月就被送给人家做养女,后来这家生了男孩,她则更不被喜爱。这种生活养成了她坚强和叛逆的性格,促使她早早地投身于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

一个青联主任,一个妇联主任,经常在一起开会、交谈。他帮她写材料,她帮他洗衣服;她感到他是一个心疼自己的亲人,他觉得她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伙伴。共同的工作,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时间长了,便产生了一种超越一般同志关系的感情。

就这样,他们公开相爱了。后来,周克玉调到县里工作,王昭仍在区里,虽然相隔并不遥远,但连绵烽火竟使他们难得经常见面,于是书信往来就多了。特别是他,不断以诗代信,寄托思念。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后,苏北的大部分城镇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周克玉先是带领民工支前队,参加两次涟水战役,后转入部队,担任区独立连指导员;王昭则在被敌人隔开的邻县一个区里做妇女工作。敌人的封锁,频繁的战斗,使这对相距并不遥远的恋人更是难得见面。周克玉用粗糙的牛皮纸订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将心中的思念以诗写在上面,《明月还会亮》就是其中的一首。这个小本子,王昭大姐一直像定情信物一样保存至今,我们读着上面的诗,仿佛听到了周克玉同志那时的心声。

和所有置身战争岁月的恋人们一样,热恋中的周克玉和王昭,总是分开的时候多而长,相见的机会少而短,还得随时准备把生命献给比爱情更高贵的事业。一次,王昭几经周折找到了分别一年多的周克玉。他们见面刚对坐不一会儿,就传来枪声,敌人打了过来。身为指导员的周克玉,立即带领全连战士向外冲,到村外才想起王昭没出来,就想带一个班打回去营救未婚妻。区队长虽然理解他的心情,但还是劝止住了。周克玉以为王昭牺牲或被俘了,便带着痛心和仇恨投入新的战斗。王昭和她的一位女友,则在房东大嫂的掩护下脱离险境,也到了部队,在苏北军区文工团当分队长。一年后南下途中,他们才在偶然的机会里见了一面,也只是站在田埂上说了几句话,便又投入各自的工作。

经过战火考验的爱情,更加坚贞;穿过枪林弹雨的恋人,终于结成伴侣。1952年,周克玉和王昭结婚了。可是不久,周克玉又奉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尽管怀孕的妻子支持他,他却仍然心悬牵挂,把想说的话,诸如怎样锻炼提高自己,怎样保养身体,怎样看好孩子,读什么样的书等等,一条条写在一本纪念册上,作为“遗书”留给妻子。这虽然不是诗,但比诗更优美,它激溅回荡的,是爱的旋律和音韵。这本纪念册,王昭也一直珍藏着。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