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丨感恩让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遇见同样年轻的你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孔源 岳崇岭 付郡崴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0-07-28 10:43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四年的军校生活美好又匆匆,无论我有多么不舍这段光阴,毕业都已悄然向我走来。

“年轻的北斗人用最亮的目光,为前进的祖国定位导航……”伴着校园里响起的《北斗之歌》,望着综合楼上矗立着的“航天工程大学”几个字,翻涌的思绪将我带回到了2017年的那个夏天。

“哎,哎,听说我们学校更名为航天工程大学了,小道消息说我们暑假会和大二班长一起返回学校。”

作为一名“2+2”学员,从入学报道开始,我便是靠着百度百科的那几张图片,在脑海中努力刻画着你的样子。所以,听到可以提前一年回到母校的消息,心里别提多带劲了,真想现在就冲回去!

宿舍楼外的树枝相互触碰着,树叶在风中簌簌地响着,长沙的天气湿热得很。看着新闻上耀眼的“航天工程大学”六个大字,我却迟迟没有收到提前返回母校的通知。但从那一刻开始,承载着老一辈航天人奋斗一生的理想和新一代航天学子为航天征途献身的信念,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于当时的我而言,我在成为一名合格军校学生的路上不懈奋斗;于当时的你而言,你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途中砥砺前行。好巧,我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你!

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我们见面了。我们未曾相见却相知,在后来与你朝夕相处的两年时光里,我与你激荡出了各色火花,而你,也让我逐渐认识了自己。

“下面请正方一辩立论陈词!”信息楼的报告厅里,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袋“嗡”了一下,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敬礼,拿起不知道背了多少遍的材料,对着台下的评委和观众说了起来。我可以明显地感到我的腿在桌子底下疯狂颤抖,把手心里的汗水在裤子上蹭了又蹭,从未感受过三分半的时间竟如此漫长。终于,耳边传来了倒计时的声音,我深吸一口气,结束了本场辩论赛的第一次发言。我微微抬起了头,试图从评委老师的表情里读出点什么。致谢,敬礼,坐下后许久,哆嗦的右手都无法在纸上勾勒出任何一个字,我逼着自己仔细地听对方辩友的发言,尝试寻找他们立论的突破口,而另一边,身旁的队友也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很快,双方进入到了自由辩论的环节,出乎意料的是,我的状态渐入佳境,与队友配合,曾几次抢占了先机。后来在两支队伍思想碰撞的过程中,我仿佛真正感受到了唇枪舌战背后的酣畅淋漓。

“本场辩论赛正式结束!”当耳边再次响起主席的声音时,我看向身旁的队友,彼此脸上难掩欣喜的笑容。“呼~这感觉真爽!”或许这就是竞技精神所传递的乐趣吧。也正是在此刻,我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辩论赛。两年的时间里,我看到了你的一次次尝试与蜕变,第一届篮球赛、第一届校运会、第一届模拟联合国大会、第一届“航天杯”科技创新竞赛、第一届雁栖航天论坛……从你那里,我看到了力争上游、破釜沉舟的拼搏精神,感受到了对未知不惧怕、对当下不气馁、对未来有期盼的坚定信念。我暗暗地下定决心,必要不负期望,带着这份初心,将一腔热血挥洒在祖国边疆。

今年的毕业季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显得十分特别,我也因此经历了时长五个月的假期,很多毕业工作无奈只能居家完成,毕业设计就是其中最大的难题。

“还有什么不懂的?抓紧问,我今晚给你全部解决!”午夜12点的一条微信让我神情有些恍惚。回过神来,我猛地从床上爬起,跑到电脑跟前,跟教员开始了线上答疑。

由于教员白天工作任务重,而我毕设遇到的问题又千奇百怪,渐渐地,我对教员在午夜的“突然骚扰”已经习以为常。

“看到消息马上给我回电话,你看你论文写成什么样子了!”原本还在为按时上交初稿窃喜的我,看到这条消息,失望、担忧、疑虑交织着涌上心头。我颤巍巍地点下视频通话,仿佛此刻的空气都已经凝结。“你这论文写的不行啊,同志!”教员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寂,而我紧张到把已经到嘴边的“教员好”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我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但你前期的付出,我是看到的,我今天带你重新捋捋思路,咱们一起好好改改就没事啦!”教员看出了我的紧张安慰我,我点头示意。在后来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中,我被教员清晰的思路所感染,渐渐对论文的框架有了更深的理解,我向教员保证,一定会尽自己的努力将论文做到最好。

挂断视频电话后,微信弹出来这样一条消息:“不要有压力,慢慢来,老师在学校等你回来!”霎时间,我的眼眶湿润了,何其有幸,如沐春风!

“世间好物不牢固,彩云易散琉璃脆”,四年军校生活即将结束,而你也已经三岁啦。年轻的航工大与我们一同在风雨中历练,在航天事业中战斗。如今,我们正站在新的起跑线上,决心像利剑一样,一旦出鞘便要虎啸龙吟、气盖四方;而你,仍然会以拼搏的姿态屹立在原地,用创新的精神伸长你的枝干,帮助一代代航天学子挥斥方遒、扬帆起航。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