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雪域高原来,还要飞回去做一只“康巴雄鹰”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胡雪峰 于正兴责任编辑:张思远
2020-07-28 14:39

不服输的“康巴雄鹰”

■胡雪峰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于正兴

“四郎嘎登,65米。”7月中旬,大雨过后的某靶场异常湿热,陆军军事交通学院汽车士官学校组织毕业学员进行手榴弹投掷考核。藏族学员四郎嘎登,握弹、蹬地、转身、挥臂一气呵成,手榴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四郎嘎登能有今天这个成绩不容易。”一旁跟训的队干部张晓旺说,“去年刚到军校时,他除了要完成军政基础训练,还得克服语言障碍。那时,他每天走路都低着头。”

看到四郎嘎登情绪低落,队干部找专人帮带他学习语言,传授训练技巧,鼓励他每天读报纸、写心得、课上积极发言……看着队干部和战友为自己忙前忙后,四郎嘎登激起了“不服输”的斗志。

战术动作不规范,四郎嘎登就利用课余时间训练。专业课学习吃力,他要求自己每天晚睡1小时、早起1小时“补课”。

一次上车辆维修课,天气格外冷,四郎嘎登主动请缨,钻到车底下琢磨部件构造,排除故障。爬出来时,他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双手冻得红肿,衣服也沾满了油污。那一刻,看到大家认可的目光,他咧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冲着大家笑……

凭着这股钻劲儿、韧劲儿,四郎嘎登的普通话日渐流利,训练成绩逐渐成为全队佼佼者。在前不久的毕业考核中,他取得了基础体能、战备基础等课目全优成绩。

“几个月前,当队里‘龙虎榜’第一次出现我的名字时,我哭了。那个时候我更加坚信:只要努力了,谁都可以战胜自己。”四郎嘎登说。

“哪个边防哨所环境最艰苦,我就去哪儿干!”临近毕业,四郎嘎登向队党支部再三申请到条件最艰苦的边防一线去。他说,我从雪域高原来,还要飞回去做一只“康巴雄鹰”。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