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份内的事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由里 欧阳大名责任编辑:张思远
2020-07-28 15:06

做好份内的事

■由里 欧阳大名

记得小学每年放暑假,我都会去大连消暑,住在爷爷奶奶家里,最爱做的事情莫过于去星海公园玩,沿着海边一路有不少消遣之处。记得有一年,每天我嬉戏玩耍之后,爷爷总会准时带我回家,听一个关于抗美援朝的系列纪实广播。那时他就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我也就跟着凑个热闹,但并不怎么感兴趣。

你很难让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去理解这场战争的意义,纵使他喜欢飞机、坦克玩具和舰船模型,但对战争的勾勒仅限于感官层面。对小孩子们来说,打仗更像是熟手的游戏,靠着猛劲怼上去就能取得胜利,战争中的奉献与牺牲虽然可敬可畏,但又有些朦胧。理想信念、民族大义,在他们那个吃喝玩睡占据主要时间的年华,都不曾是最关心的事。

爷爷看我没什么兴趣,就关上收音机,讲起了几件他入朝参战的往事。我很惊讶于他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虽然之前听父亲说过他行伍出身,但对于他入朝参战一事却是一无所知。

“美国人的武器厉害啊,世界第一。”

“那爷爷你们怎么打得胜仗的啊,感觉蛮轻松的哈?”

“麦克阿瑟狂妄自大……”

“那敌人不是飞机大炮有很多吗?”

“那我们气势高啊,飞机来了机关枪、步枪、手枪一起朝天上扫!”

我哈哈大笑,虽然对“手枪打飞机”有一些疑惑,但并不妨碍爷爷成为自己心目中的战斗英雄。

时光荏苒,再一次见爷爷是在奶奶去世之后,我已经成为国防科技大学一名本科生学员,暑假回老家给奶奶扫墓。那时爷爷已经步入耄耋之年,说话、走路都有些气喘,身体因为心脏问题而每况愈下。我一身戎装,希望让他沉重的身心也有一丝慰藉,更希望他能感到晚辈的努力与担当。

彼时我对中外战史、尤其是对发生在朝鲜半岛的那场战争分外感兴趣,也曾熬夜通读《远东朝鲜战争》《第一次较量》等书籍,希望更多地了解那段历史。当然,一切的史料都不如爷爷的亲身经历来得更有意思。

我请求他给我看看当年的一些照片,其中有几张是他立功时拍的半身照,几枚勋章挂在胸前,赫然醒目,也燃起了我的好奇心。

“爷爷您立过几次功?”

“三次。”

“那您一定干掉过不少敌人吧,立功可不是很容易的事儿。”

“没有,我在战场上没杀过人。”

“啊,那您一定是完成了啥‘上刀山,下火海’的任务?”我半开玩笑道。

爷爷也笑了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只是做好份内的事”。

战争时期,军人的荣誉基本都是用汗水、鲜血甚至是生命换来的。我点了点头,但还是将信将疑地问:“那您当时是做了什么事?要不,就说说您第一次立功是因为什么吧。”

“那就说来话长了……”爷爷慢慢摘掉他的老花镜,回忆道,“那是在1950年冬天,我入朝前因为学过通讯方面的知识,组织就让我到君子里的志司参加通讯保障工作,每天的工作其实就是保障通讯的畅通。但那时我们的设备不好啊,经常联络不到前线部队,首长都非常着急。尤其是那年冬天,朝鲜特别冷,电台经常出故障,我摸索了半天,发现跟以前在学校学的老电台有相似之处,于是带着试试看的态度,把身上的棉大衣罩在上面,没想到还真管用,电台一会儿就恢复工作了。”

我听完也觉得挺神奇,便笑道:“原来电台也有脾气,冷了就不干活啦。”

爷爷却没有笑,一板一眼地说道:“老式电台里面都有水银管,这种东西在低温下工作状态很不稳定……”

那次相见之后,我对爷爷的钦佩换了一种角度。他虽不是统兵之将,也没有独当一面、威震八方,而是当了一辈子技术干部,兢兢业业做好自己份内的事。他敬业的态度,对于岗位的热爱,对于工作的严谨,始终萦绕我心。我认为他跟无数参加过志愿军的官兵一样,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战场”,也曾将自己的心血挥洒在朝鲜的大地之上,在打击侵略者的丰碑上,始终也会有他的一份功劳。

转眼又一个十年走过,今年恰逢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而他老人家早已长眠于九泉之下。那些在海边打水漂、沙滩上玩耍、海水里游泳的画面渐已模糊,但那句“做好份内之事”,每当工作不顺、心烦意乱之时,就会显得格外真切,激励着我继续走好现在的军旅之路。

恪守尽忠,我辈铭记!

(作者系国防科技大学学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