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军校微电影摄制团队的4年跟拍手记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肖玉增 王微粒责任编辑:姬彩红
2020-08-25 07:16

镜头外的时光

——一部军校微电影摄制团队的4年跟拍手记

■肖玉增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王微粒

张墨涛在参加篮球比赛。

同学教段诗婕弹电子琴。

张宇辰在实验室调试设备。图片由作者提供

●4年前,一群年轻学子走入国防科技大学校门,他们的故事被拍摄成纪实微电影《上军校》,该片在网络播放引起热议,本版曾以《镜头里的成长》为题报道了该微电影摄制团队的拍摄故事。

●4年后,当这群学员即将本科毕业时,他们的成长被制作成纪实微电影《我的大学》,4年的时光再次被记录、述说。今天,就让我们聆听这部军校学员微信朋友圈里新晋“热剧”背后的故事。

“4年,是大学的一个轮回;4年,是学子的一个周期;4年,是成长的一次分享;4年,摄制组有话要说……”当反映国防科技大学学员成长的《我的大学》纪实微电影第一集播出时,摄制组成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对于摄制团队而言,在每一集只有7分钟左右的微电影里,学员们4年的时光就像被按下了快进键,成长仿佛就在一瞬间;而在电影的主人公——7名被记录的军校学员眼中,这样的成长并非突然降临,甚至需要经历久久的困惑与迷茫。这些令人难忘的时光,不仅发生在镜头里,更发生在镜头外。

成长,从小事做起

镜头里,正在站军姿的魏凯伦面容严肃,身子绷得很紧,一副“好兵”的模样。可在镜头外班长朱明远的眼中,魏凯伦脚下作战靴的那根长鞋带显得特别扎眼。

作战靴的鞋带要打成蝴蝶结,利落好看,解起来也方便。魏凯伦不适应双手同时捏出两个环,然后打出两个活扣。他习惯只打一边的活扣,这样鞋子也能系紧,但总有一根鞋带比较长。一次拉练途中,那根长鞋带左右摇摆,敲打着鞋面“哒哒哒”地响,节奏和步伐一致,特别明显。中途休息时,班长朱明远把魏凯伦拽出来,“入伍多长时间了,还没学会系鞋带?”

班长的训斥,让魏凯伦想起了父亲的那句话——把被子叠好了、小事做好了,别的事也都能干好。他对摄制组说:“其实,这些小事,不是我做不好,而是内心深处没想做好……”

这是微电影中的一个镜头。在那一刻,魏凯伦实现了大学时光的第一次自我觉醒。

镜头之外的4年时光中,魏凯伦同样经历着许多这样的第一次:大一第一次担任骨干,大二第一次去部队实习,大三第一次写入党申请,大四第一次装备实操……看似平淡而漫长的军校时光,就在这样一桩桩有意义的小事中慢慢走过,如流水般浸润心田,托着他驶向更广阔的远方。

毕业前夕,魏凯伦面对镜头自信地说,4年来,他的文化课学习和军事训练均取得优秀成绩,并多次担任模拟连骨干。对于未来,他充满期待。

个体是群像的缩影,镜头是时光的片段。在摄制组眼中,这群年轻学子的4年军校时光有太多值得记录的故事,而我们的镜头远不足以表达他们成长的精彩。

银川姑娘段诗婕,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位是“一般女孩”:内向不善于表达、专业课刚刚及格、体能训练容易伤病。在新训的一段镜头里,班务会上,她坐在最靠近角落的一个凳子上,低着头,毫不起眼。可在大二时,就是这位“一般女孩”做出了一件一鸣惊人的事:顺利通过某专项考试,被选送出国参加联合培养。

是什么让她身上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她告诉我们,原因很简单:每周六加练体能、大强度学习和多为集体做贡献。她的述说让我们很难去用镜头语言体现,但我们知道,有些成长不一定在镜头里,而在镜头外那些不起眼的小事之中。

成长,从挫折开始

这又是一个关于鞋子的故事。喜欢跆拳道的上海姑娘李琦,万万没有想到,入学的第一个挑战竟是一双制式女皮鞋。

队列场上皮鞋落地的声音,是评判女学员步伐是否整齐有力的“硬标准”。一双踢跆拳道的脚,怎么装进这双版型瘦长的制式女皮鞋?李琦咬着牙,试了再试。对她来说,每一次落地,都是鞋与脚的“厮杀”。

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较量,李琦终于用自己的脚,磨软了鞋。用她自己的话说,“不知道是鞋最终合了脚,还是最终让脚合了鞋。”

在摄制组眼中,学员的成长就如同穿鞋一般,只有在经受挫折之后,成长才显得更珍贵、更真实。李琦是这样,张墨涛也是如此。

2018年春天,“诗颂强军新时代”全军诗歌笔会在大学举办,张墨涛入选大会主持人。早已把主持词烂熟于心,从仪态到站姿,他对着镜子反复练习。然而没想到,由于练习强度太大,最后一次彩排,张墨涛竟然嗓子哑了,最终无缘舞台。

诗歌笔会那天,张墨涛站在角落里,跟着默念每一句主持词,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一方舞台,心里充满了酸楚。那次挫折,让他更加懂得珍惜每一次锻炼的机会。在大三复习考研期间,他发奋勤学,顺利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

在拍摄过程中,几乎每名学员都会说出类似这样的言语:“这4年,我经历过许多挫折,也收获了许多全新的体验。”对于他们来说,挫折就像一块磨刀石,让他们的青春愈发闪光。

大三下学期,学员队组织收看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奋斗是青春最亮丽的底色。”聆听大会的那个晚上,张墨涛望着窗外的星空久久不能入睡。什么叫奋斗?奋斗就是战胜挫折、战胜自己。第二天上午,队里组织定向越野训练,张墨涛的精神格外振奋,始终咬牙冲在前面,第一个通过了终点。

8月1日,国防科技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张墨涛站在人群中,凝望着这个熟悉的校园,仿佛回到了大一时第一次参加阅兵式的那个清晨。那天,当军旗伴着雄壮的军歌从张墨涛眼前经过,凝视着那一抹鲜红,张墨涛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成长,从坚持启航

《我的大学》纪实微电影热播之后,有人问我们,4年“跟踪”几名学员没有“丢”掉一个,是如何做到的?答案很简单:坚持。其实,对于镜头里的学员们来说,成长的时光,也是坚持的故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军人。”4年前的镜头里,丁超显得格外腼腆,他总是习惯在双胞胎弟弟丁群之后发言,甚至坦言,连报考国防科技大学都是受弟弟影响。

4年后,再次面对镜头,丁超的目光变得坚定。这种坚定源自点滴间的成长。一开始,他在全队战友面前介绍自己都会脸红;到现在,他在几百人面前可以从容不迫地展示自己,也可以大方得体地在全队战友面前讲评工作。

这段成长,与坚持有关。入学时,丁超、丁群哥儿俩分数并不算高,但最后,他们在学习训练、骨干任职等各方面实现了全面超越。大学4年,这对双胞胎没有赖过一次床、缺过一次操、挂过一门课。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熬过一关,便是寸进,进一寸便有进一寸的欢喜。“这里有很多优秀的人但依然很努力,他们是我们天然的榜样。”丁超说。

在摄制组眼里,张宇辰无疑就是丁超所说的那种人。4年来,他的专业课平均分都在95分以上。刚进学校时,张宇辰有些发胖,经常被同学们拿来开玩笑,他从不介意。去年,再次见到张宇辰的时候,摄制组震惊了, 仅用半年,他成功减重30公斤,简直换了一个人,小肚腩不见了,代之以军校学员特有的结实有型。

早中晚摄入多少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素菜里面炒菜油是多少克,鸡蛋、鸡胸肉、牛肉转换成多少热量,吃了哪种水果、杂粮。在张宇辰的手机记事本里,详细记录着每天的减重日志。在他看来,减重并不难,秘诀只有两个字——坚持。

张宇辰通过MOOC平台,完整自学了四、五门营养学和运动学课程,给自己订制了科学的锻炼方案和精确的营养摄入标准。接下来,只需要严格落实和持之以恒。对他来说,科学就是严谨,就是较真儿,就是坚持,就是生活本身。如今,张宇辰被保送硕博连读,他将在国防科技大学这方科技创新的沃土上,实现儿时的科学梦。

4年前,在辽阳老家的小院子里,丁群告诉摄制组,男孩就应该去军队经受锻炼、报效国家。毕业前,我们想请丁群说一句毕业感言。他用手机发来这句话:“每个人都会遗憾自己一生只能活一次,对于军人来说还有一种最大的遗憾,那就是一生只能为祖国牺牲一次。”可惜,他忙着准备毕业综合演练,没能把这句话在镜头前说出来,最终没有用到片子里。但这句话,我们会一直珍藏。

镜头里,魏凯伦站在图书馆林立的书架中间,将手中的书合上放回书架。在这个留下他最多时光的地方,他无声地向母校道别。画面外,我们凝望着他,如同凝望着这群年轻学子4年的青春时光。镜头不断拉开,他的身影在屏幕上不断远去,我们也在无声地向他道别、向他们道别,送他们远行。

《我的大学》微电影请扫描二维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