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网专题>>正文

设立国家宪法日:依宪治国迈出崭新一步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朱雁新责任编辑:王春艳2014-12-04 03:34
设立国家宪法日:依宪治国迈出崭新一步
■朱雁新

宪法,乃国之根本大法。它是近代以来各国民主实践和政治文明的产物,承载着社会共同的价值理念和法治追求。

回顾我国宪法制度的发展历程,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我国宪法同党和人民进行的艰苦奋斗和创造的辉煌成就紧密相连,同党和人民开辟的前进道路和积累的宝贵经验紧密相连。正如习主席2012年12月4日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所指出:“宪法与国家前途、人民命运息息相关。维护宪法权威,就是维护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权威。捍卫宪法尊严,就是捍卫党和人民共同意志的尊严。保证宪法实施,就是保证人民根本利益的实现。”

从“五四宪法”到“八二宪法”:共和国奠定坚实的法制基础

近代中国,在艰难抉择政治道路的同时,也在苦苦探索立宪行宪的治国方略。回首百年中国宪政史,我们会发现,它充满了动荡波折,经历了人类全部宪政历史的所有阶段,出现过人类宪政历史上的所有宪政类型,不啻为一部浓缩的人类宪政通史。

1949年前的四十年中,形形色色的封建和资产阶级政权共制定了《钦定宪法大纲》《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中华民国约法》《训政时期约法》等十余部宪法或宪法性文件。但是最后,它们无一不沦为政治角力或维护一己之私的工具,均以失败的面目走下历史舞台。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权先后制定了四部宪法——“五四宪法”“七五宪法”“七八宪法”和“八二宪法”,中国进入到了社会主义宪政新时代。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这部被称为“五四宪法”的法案,为年轻的共和国奠定了法制基础。即便从人类宪政史的角度看,“五四宪法”也具有突出的重要性和划时代的意义。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了这部宪法的制定,他不仅确定了宪法的编撰原则和总体框架,而且对每一部分都反复进行研究和论证,亲笔拟定了许多条款。他认为:“一个团体要有一个章程,一个国家也要有一个章程,宪法就是一个总章程,是根本大法”,“用宪法这样一个根本大法的形式,把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原则固定下来,使全国人民有一条清楚的轨道,使全国人民感到有一条清楚的明确的和正确的道路可走,就可以提高全国人民的积极性”。

在“五四宪法”的制定过程中,以毛泽东为主席的宪法起草委员会先后组织了对宪法草案的三次大规模群众性讨论,在长达两个月的全民性讨论阶段,全国共有1.5亿多人参加了讨论活动,广大人民群众以主人翁的姿态对待宪法草案的修改,认真负责地提出了1180420条修改、补充意见和建议。“五四宪法”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革命斗争和新中国初创时期的历史经验总结,它特别突出了社会主义原则和民主原则两大特点,是把从新民主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过渡时期的总任务加以确认的法律形式,客观反映了社会发展的现实情况。

1982年12月4日,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现行的宪法。“八二宪法”是对“五四宪法”的继承和发展,它深刻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立宪和行宪的经验教训,以四项基本原则为指导思想,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从我国实际情况出发,将相对稳定与改革发展相结合,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对国家基本制度、国家机关职权配置、公民基本权利和义务等内容做出了科学规定,真正成为了新时期治国安邦的总章程。

1988年、1993年、1999年和2004年,全国人大分别对我国宪法个别条款和部分内容作出必要的、也是十分重要的修正,使我国宪法在保持稳定性和权威性的基础上紧跟时代前进步伐,不断与时俱进。

宪法的修改,也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激发了公民创造力以及投身改革开放事业的热情,推动了改革开放事业的迅速发展。例如,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从最初规定的单一公有制模式和按劳分配形式,逐渐发展为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成分共同发展,以及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局面。非公有制经济的地位由“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发展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