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乐合唱,国之大典的胜利交响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5-08-25 22:29

军乐合唱,国之大典的胜利交响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联合军乐团、合唱团排演纪事

【序】

什么叫血脉偾张?

“血液流动突然加快,以致血管膨胀、青筋鼓起”,字典上的解释,读来毫无感觉。

而聆听解放军联合军乐团的演奏和解放军合唱团的歌咏,则会让你惊呼“偾张”的感觉原来如此——那是庄严神圣、气势磅礴、铿锵有力、荡气回肠等审美元素,在人体内联合制造的最本原最无法抗拒的生物反应。

什么是大国气派?

纵使用世界各国的语言来形容,总有难尽其意之处。但被称为“战争之魂”的军乐和“极致人声”的合唱强强联合,却以一种全人类共通的“另类语言”,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繁荣富强、坚强有力、蒸蒸日上的大国气象拉近在世人眼前。

9月3日,天安门广场上,70年前救国救亡的吼声与70年后强国强军的胜景,将化身为五线间跃动的音符,深深地震撼世界。

愿景·瞩目

联合军乐团、合唱团的领导和队员们,喜欢用“阅兵第一眼”“阅兵第一声”来形容自己。这绝非夸大其词。

1000多名军乐队员和1000多名合唱队员正对天安门城楼,站立在国旗下,处于整个广场中心最显眼的位置。阅兵仪式正式开始前,合唱团就在联合军乐团的伴奏下开始演唱,是整个纪念大会的最早亮相。

一场事关金戈铁马的检阅,为何掀开大幕的却是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音乐艺术?中国,究竟要在此刻用军乐和歌声告诉世界什么?

曾先后在1984年、1999年、2009年国庆阅兵中分别担任指挥、总指挥及联合军乐团团长,这次又执印合唱团的著名指挥家于海,无疑最有发言权。

“音乐是跨越国界、跨越种族的‘世界语言’,是消除隔阂、拉近距离的‘心灵之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这一特殊的国之大典上,联合军乐团和合唱团的存在,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暖场表演和背景伴奏,而是作为特殊的受阅方阵,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作为特殊的形象窗口,向世界展示中国的民族魂魄和强国气魄。它是整个阅兵式上的独立要素,是徒步方队、装备方队、空中梯队等人民军队的硬实力展示之外的软实力呈现。”在于海看来,这一次,在我国阅兵史上首次组建合唱团,意义更为重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的歌声,就是70多年前抗日烽火中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的呐喊,更是如今走在强军新征程中的人民军队的号角。它是久远的更是新生的,是悲壮的更是激昂的,是气、力、心、魂的交响共鸣!”

同样的问题,记者在担任此次联合军乐团团长的解放军军乐团团长邹锐那里,找到了同样深刻的答案:“军乐和舞蹈、声乐、绘画等其他艺术形式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直接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形象,是一个国家的声音,执行的是‘军乐外交’的重要任务。而这次阅兵的特殊性,决定了联合军乐团的演奏不仅是军队、国家的形象代言,还上升到更高的民族层面,是对民族魂魄的音乐再现和颂扬。你说,我们敢懈怠吗?”

的确,在“两团”驻地,记者感受到的气息里除了溽热的水汽,就是参训人员的士气。

8月7日,合唱团第一次业务考核,4个大队的12支分队轮番上场,每队抽签演唱两首曲目。两个小时后,考核结束,3支分队荣获最佳表演奖。

队员们休息了,团领导及各大队领导、分指挥、教歌员们的联席会议接着召开。合唱团副团长王军、李成手拿歌谱,就音准、音色、节奏、呼吸、形象等若干问题,一个队一个队地进行“会诊”。

这两个副团长,一个是总政歌舞团原歌队队长,在合唱圈里浸淫40多年,自认为有一双“挑剔的耳朵”,62岁了,激情依然鼓胀;一个是总政歌舞团歌队现任副队长、指挥,虽然是个80后,却曾在俄罗斯留学10年,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指挥专业的博士生。

“会诊”从下午4点一直开到晚上7点,一首一首歌地过,细到一个小节、一个音符,甚至一个气口。王军说:“我们的目标是做到世界一流。我们的1000多队员都是非专业的普通军校学员,在人声上我们做到世界一流有难度,但我们绝对要在精神面貌、谱面严谨、作品情感上力争一流。”

“世界一流”,这是一个多么激动人心的目标和愿景。

在总指挥张海峰、张治荣指挥棒的点线挥舞之间,联合军乐团和合唱团爆发出的电光火石、穿云裂帛般的乐音和歌声,将在9月3日全世界的注目礼中完成华彩书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