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正先:浴血河西走廊 亲历烽火岁月

来源:三都澳侨报作者:杨菲菲 黄钲平 郭文辉责任编辑:菅琳
2015-08-31 15:48

老将军胡正先忆峥嵘岁月

人物档案:胡正先 (1918年- )安徽省六安市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入红军总部通讯学校学习,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中央军委二局报务员、电台台长、股长,东北军区二局科长,参加了辽沈、平津、广东、海南岛等战役。1950年后,任中南军区二局办公室主任、广州军区三局副局长。1964年毕业于解放军政治学院,后历任总参某部三局局长、参谋长、副部长、顾问,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也是蔡威同志生前老战友。

特务连里的12岁新兵

在我12岁,还是一个放牛娃,也不识字的时候就参军了。那时候参军,跟现在可不一样,不需要什么条件,男的女的,反正你来了都能留下,大人干大事,小儿干小事。我当时参加部队的时候,一开始是在特务连,之后到了县保卫局看守连,负责看守犯人。因为我年纪小,人也长得白,他们不叫我看男犯人,叫我看女犯人。1930年年底到1932年后半年,我看守犯人有一年多的时间。

后来,国民党大军进攻大别山,红军部队被迫撤出来,我跟上红军队伍也撤了出来。当时大别山的红军往外撤的时候,好多地方机关年纪较大和年纪较小的都被刷下去了(当不了兵),动员他们回家。等我到野战部队时,因为年纪小,他们也动员我回家,但我只想一路跟着部队走,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希望。

为了躲避国民党军队的追击,红军队伍走的都是羊肠小道,我们要是跟上走就会挡道,影响部队前进。所以白天部队先走,走完我们再走,我就这么一路跟随着。路途中,我们的部队同敌人打了一场遭遇战。激战过后,牺牲了大部分同志。在人员缺乏的时候,我就第二次参军了。这一次,我到野战医院当护理员,负责给伤员换药,给他们弄饭、弄水、洗洗涮涮,一路走到了四川。路上也有一些插曲。比如我们走到陕西,在河南和陕西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山谷,敌人把我们围在这个大山谷里头,时局紧张。于是,我们医院就在这个大山谷暂时驻扎。

一回,我给伤员烧开水。就把石子支起来,桶放在上面烧水,水烧开了以后,有一个护理员上前,我和他说小心……当时话还没说完,他就把水桶给蹬下来了,把我的双脚给烫伤了,走不了路,另外一名护理员也烫伤了。后来我们医院的政委来了,虽然那个时候担架不够用,看了看我们俩,说我们护理员也是战士,就把担架拿过来,给我们抬上。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我们冲上了山,所幸无人受伤。到了山顶就开始下雪,薄薄的一层雪,还刮着大风。当时的担架就是两根竹杠,之间用藤条简单的缠上,因为我人小也轻,一次就从担架缝隙中掉到地上了,把我摔得痛得不行。就这样,我们走了十几天。后来院长说,重伤员上担架, 轻伤员下担架,我在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开始下担架走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