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

——跟随李洪杰老人追寻铁道游击队抗战足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周远 熊永岭责任编辑:全云
2015-06-08 03:02
抗日军民在破坏日军铁路。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5月下旬,在动人的电影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歌声中,记者来到微山湖畔的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渐庄村,见到了原铁道游击队队员李洪杰老人。

1930年出生,1943年参加铁道游击队的李洪杰老人,是当时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之一。谈起在游击队的经历,老人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队员们大部分是穷苦农民、铁路工人出身,经过党的教育培养,个个深明大义、胸怀大局,为波澜壮阔的民族抗战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掀铁轨、断交通: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

“您看过电影《铁道游击队》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洪杰老人认真地说:“看过几遍,里面很多故事都是真的。插曲里写到,铁道游击队‘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其实,我觉得我们是山区部队伸出来的一把尖刀。”

李洪杰口中的“山区部队”,指的是八路军第115师,当时驻扎在抱犊崮山区。1940年,百团大战后,日军进行疯狂报复,集结5万余日伪军对抱犊崮山区进行“大扫荡”。师政委罗荣桓一面指挥部队利用地形与敌人周旋,一面指令在日占区的铁道游击队破坏铁路,牵制敌人,配合反扫荡。

“我还参加过反扫荡行动哩!”老人介绍说,1945年5月,为迎接主力部队对敌展开夏季攻势,铁道游击队奉命将津浦铁路沙沟至韩庄之间的部分路段铁轨和枕木连接螺丝拆开,并进行了伪装,致使一辆日军军列脱轨翻车,不仅缴获大批粮食和其他军需品,还迫使铁路中断5天。

1941年5月,击毙日军谍报队员13名;8月,破坏津浦铁路韩庄段,致使日军运兵军列脱轨;9月,拆除枣庄至临城1.5公里铁轨,砍断电线杆百余根,使枣庄日军的通讯和交通同时瘫痪……李洪杰老人指着《铁道游击队在薛城》书中的一段文字说:“当年,我们就是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让他们猖狂不起来!”

铲特务、除汉奸:发动群众的“宣传队”

“为了当好山区部队的‘尖刀’,铁道游击队付出了很多。”李洪杰老人回忆,1941年夏天,驻临城日军为了对付铁道游击队,不仅组建了铁甲列车大队和铁道警备大队,还专程从济南搬来特务头子高岗,也就是小说《铁道游击队》中日军特务队长岗村的原型。

高岗到临城后,一些原来替游击队送情报的伪乡保长,转而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日军又针对铁道游击队活动规律,化装成铁道游击队员,半夜到老乡家敲门,凡是开门者,全部以“私通八路”处置。

由于群众弄不清真假,在受了几次骗之后,往往把真的铁道游击队员也拒之门外。铁道游击队只好撤到野外,在滴水成冰的冬天隐蔽在沟边、田头过夜。由于日军在车站和火车上加强了警戒,铁道游击队很难截取敌人的货物,失去供给来源,队员们常常空着肚子在田野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有时还要和日军打遭遇战。

铁道游击队要扭转被动局面,就必须除掉高岗!一天晚上,游击队员化装成日本兵和搬运工人潜入临城火车站,摸到高岗办公室,前后不到10分钟时间,就干掉了高岗及其警卫石川,还缴获长短枪35支和子弹数千发。这次袭击,不仅打击了日伪的气焰,而且为铁道游击队继续游击作战营造了好的群众环境。

“我是游击队的卫生员,给电影中王强的原型、副队长王志胜包扎过伤口。”李洪杰告诉记者,他从副队长那里发现了一本账簿,后来才知道这是游击队为附近伪乡保长及伪军建立的“生死簿”:谁帮助八路军做了件好事,就在其名下记个红点;谁对八路军干了坏事,就记黑点,定期算总账。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