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也烈——“八一”的枪声

来源:星火燎原责任编辑:全云
2015-07-29 10:40

一九二七年七月三十日下午,是党向部队庄严宣布起义的战斗命令的时刻。

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师一部分营长以上的军官,上午接到师长叶挺的紧急通知:下午某时在南昌某地开会。我们讨伐叛徒夏斗寅的战斗胜利后,乘胜追到南昌。那时的任务是集结待命,出发讨蒋。全师官兵正整装待发,到处响着“打到南京去!”“打倒蒋介石!”的口号声。不料近日传来的消息却是:汪精卫在庐山召开秘密会议,阴谋叛变革命,投降蒋介石。这一来,全师上下更加震怒,谁都急切地等待着党的新的号令。因此,这天接到通知的军官,都不期而然地猜想到一定是党中央来了行动的指示了。

下午二时左右,南昌城里的天气闷热得难熬。约莫有四十多位青年军官——有团长、团政治指导员、团参谋长、营长及师部的若干人,一个个穿着被汗湿透了的军装,骑着汗溜溜的军马,急急忙忙地到达会议地点。他们脸上都很严肃,但谁也掩饰不住兴奋的神色。会场是临时布置的,远处有卫兵站岗警戒,闲人一个也不许进来,看来会议很机密。

叶挺师长首先在会上传达了党的决定。党对当前的政治形势的分析是:宁汉合作,已成定局;汪蒋联盟的反革命大阴谋已经表面化了;革命遭到了严重的危机。党中央一部分同志已赶到南昌,开了紧急会议,作出了决定,即是:实行革命起义来挽救目前的危局,粉碎反革命分子的联合阴谋。党在这个紧要的时机,还没有来得及清算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也没有来得及制订今后的行动纲领,甚至起义以后下一步的行动如何也没有明确确定。但党却坚定地指出:必须以武装起义来回击反革命的进攻。这样一个断然的决策,正是每个到会军官长期在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下所盼望不到的,现在盼到了,当然坚决拥护。

接着师参谋长在会上作战斗计划的报告。他指着一幅标好红蓝色符号的军用地图说:“敌人的兵力是朱培德一个警卫团、第三军两个团、第六军两个团,第九军一个团,共约六千余人,而我们的兵力却有三万!我们和贺龙同志率领的第二十军在一起行动,胜利是有绝对把握的。但是敌人有增援部队,有的二十四小时可到,有的两天之后可以到达。如果让敌增援部队到达,战局就复杂了,下一步行动就有困难。”他要求在一个夜晚全部解决战斗。为争取时间,顺利地完成战斗任务,叶挺师长又对有关战术问题作了指示。

当时,我是第七十二团第三营营长,奉命执行一个独立的战斗,任务。我听了党的决定后,感到这次行动,比之北伐誓师,比之为保卫武汉第一次反击国民党反革命军队的那次战斗,意义还更重大,回来后立即满怀信心地组织战斗。在我们这个营的军官中,副营长是国民党员,连长、指导员中有三个国民党员,排长中国民党员多于共产党员。这些国民党员虽然被认为是进步的,可能跟着共产党走,但对国民党军作战的坚决程度,尚待考验。特别是因为他们有许多黄埔同学在对方,有意无意地送个消息是很可能的。为了严守军事秘密,保证战斗的胜利,我便亲自去组织战前的准备工作。

第二天,就是七月三十一日的早晨,我利用关系,化装到东门附近的一个营房里会朋友。这里即是今晚进攻的目标。我仔细调查了敌情、地形、道路之后,发现敌人有一个团部、一个营部、七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共两个营以上的兵力,比师部原来估计的兵力要大的多。我们一个营,要歼灭两倍于自己的敌人,吃的消吗?我仔细思考了一番,认为我处主动,敌处被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可全歼敌人。于是下定决心,在归途中拟好了歼敌计划。

团部批准了战斗计划之后,党的小组讨论了执行计划的办法(那时军队党的组织是极秘密的,团有支部,营有小组。我们营里没有战士党员,只有军官党员大约四、五人),对于如何保证战斗的突然性和秘密性,作了周密而具体的安排。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