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护线三十载洒向大山都是爱

——记湖南省会同县团河村村民吴美森一家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尹楚教 黄霞责任编辑:全云
2015-07-29 00:01

    吴美森一家

6月,进入汛期后,湖南各地的天气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暴雨过后,怀化市会同县团河镇的军用电缆被冲出地面,出现破损。团河村六组村民吴美森立刻向当地驻军某部通信科反映。接到报告后,通信科的官兵迅速抵达现场抢修电缆,保障部队通讯畅通。

吴美森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当地名气却蛮大。他从1985年开始就自发维护军用设施。

1985年的梅雨季节,一场大雨冲垮了军用电话线杆,恰好路过此地的吴美森二话没说,脱了鞋袜跳进水沟,把电话线杆扶正立稳。那一天,吴美森发现一根扶一根,一共扶了5根,扶完之后,自己成了“泥人”。从此,吴美森养成了自觉维护军用电话线杆的习惯,每次暴雨之后都会出去转转,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及时联系当地驻军。

驻军官兵也把吴美森当成一家人,经常到吴美森家干些农活。

每到暴雨季节,吴美森就会特别紧张。他总会倚靠在大门口,心里叨念着哪里有几根电线杆,哪里有军用设施,哪里很可能会被暴雨毁损,雨稍微小点儿,他就迫不及待地去这些点一一排查。

2001年9月的一天,正忙于秋收的吴美森得知某村的6对军用电话线被盗剪掉了1000余米,情急之下,他丢下手上的农活撒腿就跑,及时找回了还没来得及卖出的几百斤电话线,为部队挽回了损失。

时间一长,团河镇的村民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军事设施“专管员”,理解支持吴美森的人有时也会搭把手,有的还会主动打电话给吴美森说哪里的军用设施出现状况。

朴实的吴美森毫并不介意时不时时传来的冷嘲热讽,仍是风里来雨里去地骑着自行车义务巡线,一次又一次地保护军用设施。一天,吴美森听说团河镇一台拖拉机把一个军用光缆标志桩撞倒了,他及时赶到现场,对当事人进行批评教育,并督促当事人立即修复。一次晚上,他发现团河镇河边某处的光缆标志桩被水冲坏,光缆线裸露,他向驻军部队报告后,抓紧时间连夜修复;一场大雨过后,他发现某村一节5米长的光缆被雨水冲刷出来,便带上锄头撮箕,一个人运岩砌坎,挑土填方,一直干到天黑……

吴美森不仅是军用设施保护神,还是一位作出牺牲奉献的军属,用吴美森自己的话说是“三代军人,两代司机”。

吴美森的父亲是军人,弟弟是军人,三个儿子和小女婿也是军人。其中弟弟和二儿子、三儿子都是部队里的汽车驾驶员。吴美森自己年轻时也想当兵,体检都过了,但因是家中长子,必须留下来支撑贫困的家庭,最终放弃,虽然后来当上了基干民兵班长,但未能穿上军装成了他终身的遗憾。

后来,吴美森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们身上。1984年,他把高中毕业的大儿子吴德明送入军营;1991年,把二儿子吴建军送入军营;1996年,又把跑个体运输已能创收的三儿子吴新军送入军营,眼看着三个儿子都陆续穿上了军装,吴美森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然而,2001年,却成了吴美森一家迈不过去的坎。8月12日,他的三儿子吴新军在执行任务时光荣牺牲了。痛失爱子的吴美森和老伴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但他们一家没有向部队和地方政府提任何要求,并主动配合所属部队妥善处理了儿子的后事。时间转瞬,吴新军已长眠地下14年了,但仍旧是深扎在吴美森一家人心中的刺,谁都不愿去触碰。“当兵打仗总会有牺牲……”话还没说完,吴美森早已红了眼眶。

驻军部队领导告诉笔者一件事:有一年春节前夕,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封住了他们进出山的公路。没想到,吴美森把自家的年猪宰杀了,冒着风雪,走了5公里路,把猪肉、鸡蛋送到连队。连队要付给他钱,可吴美森执意不要,说是给官兵拜个早年。连队想留他们吃顿饭,可吴美森不想给连队添麻烦,一家人又顶风冒雪地往家赶。

现在的吴美森已年过古稀,但身体还很硬朗,出于安全考虑,孩子们都不准他再骑自行车去护线,吴美森就步行巡逻,他说只要还能动,义务护线的脚步就不会停。“最后一口饭做军粮,最后一块布缝军装……”这不,吴美森又哼起他最爱唱的歌护线去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