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这里的风气清又纯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华敏、曾政雄、罗文义责任编辑:高飞
2015-10-27 16:14

这里的风气清又纯

——记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

霞光万里,雄关如铁。

深秋清晨,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官兵又一次踏上了巡逻路。

太阳缓缓升起,柔和的阳光在官兵身上披上一层银辉,连队驻地旁边那条小河清澈见底,两岸青山翠叠,官兵身上的迷彩绿和阳光下那一张张刚毅威武的脸,宛如一幅生机盎然的边关画卷。

小河静静流淌,连队默默坚守。

“清如边疆泉水、纯如山间空气”。多年来,十连就像这条边疆的河流,保持着特有的纯洁与定力,清风正气始终萦绕着那面鲜红的战旗。

“尊干爱兵模范连”荣誉称号,一次集体二等功、两次集体三等功……连队取得的荣誉,就像一个个无声的注脚,不停地激励官兵:涵养清风正气,就是涵养战斗力!

17.1公里边防线,矗立18块界碑,每一寸国土都检验忠诚,越是驻守边防,越要恪守本色——

心中有祖国,脚下有定力

记者的案头,有一份见证十连风清气正的记录:

2013年7月,士官胡鹏飞在入党积极分子考核中,五公里差10秒没过关,他父亲专程赶来连队:“1秒1万!给连队捐10万中不!”指导员李风雷对他说:“想入党凭实干,花钱入党不但过不组织关,还会害了他。”

2014年1月,云南籍战士王开的父母千里迢迢从老家给连长、指导员各送来一桶鸡枞菌油,面对战士亲属一片真情,连长、指导员没有拒绝,最后两桶香油摆上了战士的餐桌。而王开父母的行囊里则多了两袋连长指导员自掏腰包准备的礼物。

2014年八一,驻地百都乡给连队送来拥军球衣,比告知数量多出10套,连队一件不少地退还了乡里。

……

20多年,十连的风气好一直名声在外。然而,在连队官兵看来,这些事情并没有多么光鲜,他们认为本来就该这样做。

十连地处南方边陲,担负17.1公里边境管控任务,屹立在高山丛林的18块界碑,是官兵心中永恒的依恋。

守边路上写满了忠诚。老连长刘建平在连队工作几年,妻子为他没了工作,孩子为他耽误了学习,自己还落下了胃病和关节炎等一身毛病。卸任时,他带着几件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边关,有人为他鸣不平,这个守边军人回应的话语字字见心见肝:“与牺牲的烈士相比,还谈什么亏不亏?”

有这样的思想基础,连队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大家一块流血流汗,谁都不应该去做对不起人的事。

2013年底,班长吴喜强二级士官服役期满,连队想留他。他哥吴海强在杭州开一家园林公司,专程赶到连队,希望弟弟退伍和他一块干。

得知哥哥的来意,吴喜强没有跟哥哥多说什么,而是请他参加了一次不知重复了多少回的仪式。

那天,风和日丽,艳阳高照,连队和云南省军区边防某团二连会哨,一同向界碑宣誓。

吴海强看见,蓝天白云下,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499号界碑巍然矗立山巅,官兵头戴钢盔,手握钢枪,面向界碑发出钢铁一般的誓言:“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在任何情况下,不丢祖国一寸土地……”

在商海中翻滚多年的吴海强,见到这副场景,心里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骄傲:这群守卫边防、守卫繁华的军人中,有一个是他的弟弟。

送哥哥离开连队那天,吴喜强给哥哥留下一句话:“保家卫国的事业,不是谁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然后又走向那座伴随了他8年的哨位。

因为忠诚,十连在无形之间,把忠诚化作风气的因子,连队每名官兵都懂得:在边关,军人就像界碑一样神圣,谁搞歪门邪道,谁就没有资格当国门卫士。

2014年春节,外出打工的群众纷纷返回家乡。驻地一名老板看中连队5号阵地一处不用的破旧营房,找到指导员李风雷,提出租用这处营房开赌场,只要连队拉一条电线,每月给连队两万元租金,还给李风雷3000元好处费。面对这种好事,李风雷一口回绝:“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就是给座金山也不行。”

防区的每一寸国土都检验忠诚,官兵的每一个言行都彰显品质。

连队2号阵地,长着一株铁梨木。2012年11月,贩卖木材的胡老板找到原连长唐俸开了一个不低的价钱,说晚上带人过来把铁梨木砍走,上面要是追查下来,就说是被坏人“偷走”了,连队也不用担责。被拒绝后,胡老板不理解:“这棵树生长位置隐蔽,听说你们团领导都不知道,卖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唐俸回答:“别说是一棵树,就是一片叶也不行。”

老板还是不死心:“你们稍微动动心思,这钱对你们连队来说够用一阵子了。”

唐俸正色说:“这种掩耳盗铃的事,你们想得到,我们做不到。”

心中有祖国,脚下有定力。凭着边防军人这种独有的洁身自好,戍边几十年,连队协助地方执法部门查获走私案件26起,截堵盗伐分子25次,抵制金钱诱惑百余次,无一人触碰红线,无一人逾越规矩。驻地群众交口称赞:金钱撬不开国门一条缝!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