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为护界碑深山蹚出巡逻路

来源:人民网作者:张丹羊 通讯员李华敏、曾政雄责任编辑:高飞
2015-10-29 10:29

界碑,在边防官兵心中是神圣的,因为她代表着祖国、使命和责任。驻守在中越边境一线的广西军区某边防团十连被誉为边关“阳光连”。十连地处大山深处,距离桂滇两省交界处只有2公里,周围群峰连绵,地势险峻。连队防区内的18块界碑,几乎都矗立在崇山峻岭中,许多山路汽车根本无法通行。身为界碑的守护者,戍边官兵翻山越岭、披荆斩棘,用脚步一步步丈量着祖国的边防线。今天是第88个建军节,让我们一起聆听这支英雄连队鲜为人知的戍边故事。

一手一块石头铺路 巡逻一趟花4个钟

7月22日,本报记者随十连官兵同走了一段中越边境线上的巡逻路。从地图上看,连队驻地到目标507号界碑之间只是一小段距离,但整趟巡逻走下来却用了4个小时。

日常的边境巡逻,战士们主要采取乘车和徒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而他们长年行走的巡逻路,人迹罕至。车巡路依山而建,蜿蜒起伏,一侧是直立的山壁,另一侧则是深浅不一的悬崖。1个小时后,车巡路走到了尽头,接下来得爬上一个70多度的斜坡徒步进入大山。

说是巡逻路,其实没有路。土层松软的斜坡上每隔1米左右,只有一个浅浅的坑让人落脚,稍微不注意人就会往下滑。在巡逻队进入大山后,路就变得只有50厘米左右宽,在枯枝青苔的覆盖下还不时没了踪迹。“小心脚下,有些石块是松动的。” 同行的战士不时出声提醒。这条遍布凌乱石块的崎岖小路,都是他们一步一步踩出来,一手一块石头铺就的。“大家常说,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巡逻路。”

为了确保安全,巡逻队每走一段都会将人员收拢,并派出尖兵在前边探路,确认无误后再继续前进。只见在乱石路上,探路的战士健步如飞,几个闪身就没了踪迹。“我们的巡逻速度要比你们快4倍,平时都是小跑着冲上来的。”战士们忍不住解释,每月巡逻8次,每次至少巡逻查看3块界碑,早就让他们对防区十几条类似的小路烂熟于心。“最难走的一条只有30厘米宽,一侧就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在危险路段,战友之间需要一个拉着一个。”

“界碑单号我们立 双号他们立”

经过1个小时的徒步跋涉,巡逻队一行终于抵达了507号界碑。“对边防军人来说,界碑比生命还重要。”一位战士说,每每看到界碑上鲜红的“中国”二字,总会心潮澎湃,甚至有新战士第一次见到界碑时激动地上前亲吻碑石。

“中越边境界碑单号我们立,双号他们立,但是维护的任务由两个国家共同来完成。”连长杨家英说。在由整块实心花岗岩雕刻而成的界碑前,巡逻官兵迅速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确定位置、观察地物、清理界桩、描红、宣誓。工作完成后,他们整齐列队,向界碑致以集体军礼,踏上了返回的行程。

脚下就是阵地,防区就是战场,这是十连守边环境的真实写照。作为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连队,现在的官兵虽然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但他们的心潮总是充满血性:边防军人站起来就要做一尊不可逾越的界碑,趴下去就是要做一枚不可撼动的钢钉。

每人每天坚持引体向上、撑臂屈伸、俯卧撑、仰卧起坐、蛙跳、飞砖挥臂等“6个100”,这是连队雷打不动的规矩;连队训练器材稀缺,官兵们就自制水泥石锁、杠铃、沙袋、飞砖等10种500多件辅助器材苦练精兵。

“无论多大的险阻,我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30多年前,连队所在师医院到连队巡诊并联欢时,对面敌军两枚火箭弹“嗖”地划破夜空,向十连喷射而来。次日,官兵发现,火箭弹被营区边上一丛紧密依靠的竹子夹住了尾翼。“要是这些竹子稀疏一些,后果不堪设想。”一场虚惊过后,“功臣竹”的石碑立在了竹林边上,就像一枚军功章。

去年7月,连长杨家英带队巡逻,才走了一半路战士们的水壶就空了,他把自己的水分给大家。下山路上杨家英中暑了。大家扶他到阴凉处拿出解暑药,可他壶里连服药的水都没有了。情急中,战士们打开自己的水壶,把十几个水壶的点滴之水,汇聚在水壶盖里倒进了连长嘴里,帮助他咽下了解暑药,才让他缓过劲来。

点滴之水汇聚成爱的暖流,滋养着边防战士的心:无论多大的险阻,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