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美的是江山、暖的是热血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牛晨斐责任编辑:高飞
2015-11-01 22:35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提及“边关”,这便是人们的第一印象。我与多数人一样,印象中的边关是极北的塞外,是歌声里的白杨,直到这次南疆之行。2015年10月,我赴边防一线采访——广西军区边防某团十连。对我而言,南国的景致并不陌生,南疆的边境却是初见。这里,是多数人从未见过的绝地边关。

寂寞苦寒,似与边关相伴而生。其实,边关也可以很美、很暖,美的是江山、暖的是热血。我到的就是这样的地方,一个不一样的边关。广西军区边防十连,地处南垂边境驻守祖国南疆,“清如边疆泉水、纯如山间空气”。

美,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金桂飘香、绿树迎风。这里有诗情有诗意,却唯独没有诗人。绝地边关,与“美”相伴的还有“险”,断崖绝壁、陡坡急流、毒虫荆棘、密林山火。17.1公里边防线、18块界碑,每一寸国土都是对忠诚的考验。都说军人刻板严苛,边关要塞,怎能容得丝毫懈怠!苍苍蒸民,谁无父母?谁无兄弟,如手如足?在这里,也就只剩下了坚贞驻守。

随战士在山林中巡防,也便有了不一样的感悟。在这里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钻,所有的植物与流水配合得天衣无缝,人的夹杂其间更像是一种不和谐。或许,人们的穿行早以被边关化作一道风景以它无尽的博大与包容融入其中了。其实你我又何尝不是一道风景。天地、万物、众生,以不同的方式存在而共生,同宿于世界、自然最伟大的包容之中。

暖,铁血军人、火热军营、浪漫军旅、赫赫军魂。这里有热情有热血,却唯独没有热闹。山是冷的,血却是热的。这里曾是血肉浇铸的战场,从战火中走来,军人热血愈久愈浓;这里已是新一辈驻守的国门,在坚守中传承,赫赫军魂历久弥坚。守着界碑的是一群不一样的兵,“趴下去,是一枚扎入山巅的钢钉;站起来,是一尊不可逾越的界碑”。

山多的地方,离孤寂艰苦很近,离繁华喧闹很远。军人没有选择阵地的权利,但有选择快乐的权利。他们是快乐的,有读书的雅致、有自耕的悠然、有放歌的徜徉;有兄弟的真情、有爱人的思恋、有家国的大爱。身处边境、拥抱界碑,也便把丝丝情怀寄予了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绝地边关有“情”天。我们在灯火辉煌的城市里变得孤独冷漠、变得无心交往、变得漠视他人,是学会了生存还是懦弱于面对?是参悟了哲理还是漠视了生活?遥远边关岂不正造就了“返璞归真”!这里才真是有情、有爱的地方。

这个边关不一样,没有烈烈长风,没有大漠孤烟。如一个美人,举手投足都是风景;似一个战士,铁胆热血亦是风情。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