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犷边关汉,有颗文艺心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周圆责任编辑:周圆
2015-09-04 07:33

戍边军人什么样?回答这个问题时,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粗犷豪放”这个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目光如炬,一声吼能震动山头。

的确如此,岗巴边防营的战士们,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会被深深地打上高原烙印——脸颊黑红,粗犷刚毅,沉默寡言。

不过这只是岗巴官兵形象的一个侧面,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还有“文艺”的一面。就拿岗巴边防营营长胡广军来说吧,他的第二身份是“诗人”。

胡广军爱读边塞诗,“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样的名句他张口就来。胡广军也爱写边塞诗:“昔岳飞,渴饮匈奴血,八千里路云和月。今我辈,智斗蚕食者,一万里山冰和雪。”昔日岳飞精忠报国,今日他吟诗巡逻,戍守边防,不可不谓当今的“岳飞”。

“那山,冷吗?只有件雪衣,虽然很厚很密,你巍峨却在疆地……”但是你能想到吗,这样优美抒情的散文诗也是出自胡广军之笔,可见这位边关硬汉细腻温情的一面。

岗巴代有才人出,文武双全的营长带出来的兵也自然才华横溢。

一点乐器基础都没有的二连战士潘华冠,自学吉他,没两周时间就能弹得有模有样。他还收了七八个徒弟,和战友们组建了一个边关乐队。每到周末,他们就在哨所里自弹自唱,刚开始只是一些简单的曲子,后来开始转型实力派,演绎《光辉岁月》等经典曲目,再到后来,他们走上了创作的道路。

“并肩走过风雨的街头,羡慕无拘无束的自由。如果是兄弟,我们要一起闯,没有什么困难能让我们低头……”这首《兄弟》是潘华冠今年3月创作的,不仅曲调优美,歌词也直击战士们的心窝。是啊,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在充满险情的边防线上,战友们都成为“过了命”的兄弟。在高原上的“生命禁区”种活了树,种出了菜,修成了路,还有什么困难能让他们低头呢?

岗巴军人在爱情上也够“文艺”,够“浪漫”。6班战士潘成华把跟了自己八年的军用水壶送给老婆作定情信物;种养班班长张兵和妻子在塔克逊结婚,他跑到温室大棚拔出精心培育的青笋交给妻子,惹得新娘子又哭又笑。

你看,边关军人的文艺都满是“高原色彩”呢!“侠骨柔情”说的就是我们可爱的岗巴边防战士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