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红柳 ——西藏军区岗巴营官兵忠诚戍边纪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欧灿 龙绍华 晏良责任编辑:周圆
2015-09-07 08:08

雪山红柳 ——西藏军区岗巴营官兵忠诚戍边纪事

8月,走近喜马拉雅山脉北麓,那充满诗意的名字令人神往:岗巴,雪山下的村庄;查果拉,鲜花盛开的地方……

然而,这些地名代表的只是藏族群众的美好向往。记者在平均海拔4810米的西藏军区岗巴营看到,“鲜花盛开的地方”寸草不生,“雪山下的村庄”贫瘠荒凉。唯一让人赏心悦目的,是营区的一排红柳,为这亘古荒原增添了几分生机。

在全军驻地海拔最高的边防营,官兵种活了当地第一棵树。他们也像这些高原红柳一样扎下根来、顽强生长,用实际行动刻画出新一代革命军人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时代肖像。

雪山之巅,1300多面国旗见证的忠诚

“查果拉,伸手把天抓……”海拔5318米的查果拉哨所矗立云中,是全军最高的驻防点之一。

冰峰雪岭中,飘扬在查果拉主峰的五星红旗鲜艳夺目。护旗手王伟说,这里天无一日晴,风无一日停,几乎每周都要换下一面被狂风暴雪撕裂的国旗。设点以来,哨所已经更换了1300多面国旗。

风雪查果拉,官兵把国旗视同生命。

那年深冬,他们冒着零下30多摄氏度的严寒武装巡逻。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让战士韩志庚和黄毅迷失了方向。失联断炊三天三夜,就在濒临崩溃时,韩志庚看到了山巅那抹跳动的红。他抓起一把雪揉揉眼睛,确认是哨楼上的国旗,那一刻,两人止不住泪如雨下……

遗憾的是,由于腿部严重冻伤,他俩都不得不截肢。岗巴营把两位勇士的鞋放进了荣誉室,激励官兵不惧艰险,誓死捍卫每一寸国土。

“我以我身许边关!”查果拉哨所的1300多面国旗,见证了岗巴军人雪山一样纯洁的忠诚。

说起牺牲在巡逻路上的年轻战士任浪,铁汉营长胡广军几度哽咽。

上等兵任浪曾3次申请入党,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一次雪夜巡逻,他坚决要求参加,接连翻过两个海拔5000多米的山口后,突发高原心脏病,一头栽倒在地。

 胡广军紧紧把他抱在怀里,但任凭战友怎样呼唤,他只轻轻说了一句“我想入党……”就再也没有醒来。这个年仅19岁的战士,用人生留下的最后4个字,宣示了对党的忠诚。

 组建以来,岗巴营先后有31名官兵把生命奉献给风雪边关。军医蜂雪雁告诉记者,很多老兵都不愿参加体检,他们说这些毛病肯定少不了,知道了结果反而影响情绪。但即便如此,这么多年来,岗巴营从来没人要求调走,年年选取士官完成率100%。

 “想想牺牲的战友,活着的人哪有脸当逃兵。”战士颜红林第一次接到调令时,已经倍受病痛折磨,体重从75公斤降到不足40公斤。然而,他却多次谢绝领导的好意,在海拔4900米的塔克逊边防连坚守了8年,去年才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

 临别时,颜红林流着泪在哨所旁栽下一棵红柳,让它替自己守望边关。他永远忘不了,刚入伍那年,绿化工人对他发出的感叹:“这里连树都活不了,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如今,岗巴营红柳成行,映衬着新一代戍边官兵书写的对联:坚守再难,也要克服万难,日复一日矗立风雪边关;巡逻再险,也要执着涉险,年复一年用脚丈量雪线。

奉献无言,岗巴军人的家国情怀

在岗巴营,最美的流行色是“岗巴黑”。

这是喜马拉雅山给岗巴军人打下的特殊标记。高寒缺氧,风雪肆虐,紫外线强烈,让他们人人一张黑脸膛,写满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

去年秋天,列兵王强强在查果拉哨所驻防6个月后归队。走到连队门口,哨兵却拦住他不让进门。原来,王强强曾经茂密的头发几乎掉光了,紫黑色的脸上两处冻疮还没愈合,战友一时竟认不出他来。

有一种奉献叫青春易老。在岗巴军人眼里,“岗巴黑”正是他们引以为豪的荣誉勋章!近3年来,岗巴营创新10余项训法战法,在上级比武中斩获11个第一,集体和个人多次受到全国全军表彰。青春易老,官兵并不放在心上。真正让他们难以释怀的,是对亲人那份沉重的愧疚。

“我们的孩子,不是一天天而是一年年看着长大的。”营部机要参谋许琪伟的感慨,戳中了岗巴男儿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许琪伟的儿子出生后,过了一年多,他才再次回家探亲。孩子平时见到穿军装的人就追着喊“爸爸”,现在爸爸就在面前,却怎么也不愿叫。直到后来,儿子跑进卧室,看看墙上照片里的爸爸,再把许琪伟打量了半天,才怯生生地叫出声来。 官兵说,在岗巴,奉献最大的是军嫂。家属来队,最短的只待了3小时就被劝下山了。更令人感伤的是,军士长黄颂的未婚妻本来是到连队完婚的,却因突发高原疾病去世,成为岗巴“永远的新娘”。漫漫探亲路,岗巴营4位军嫂长眠在了雪域高原。

那年夏天,军嫂付萍第一次进藏探亲,赶到营部时,丈夫曹型明已经上了海拔更高的哨所。她更没想到,山上已经连续几天大雪纷飞,通往哨所的路比登天还难。

付萍急得坐在雪地里大哭起来。营长赶紧打开电台,大声吼道:“曹型明,我命令你马上站到观察哨顶棚去,让你老婆看你一眼!”

不一会儿,一个模糊的黑点出现在冰雪覆盖的山顶。

“我在这里,你看到了吗?”付萍拿出丈夫叮嘱她带给战士们的鲜花,拼命挥舞着、呼喊着,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 在岗巴营,这样的故事几天几夜都讲不完。 “岗巴黑”,亲人泪,边防军人的故事辛酸而浪漫。他们高洁的灵魂犹如雪域最美的格桑花,让这片荒原真正成了“鲜花盛开的地方”。

魂系岗巴,追寻永远的精神高地

“岗巴是个听了不敢来、来了却不想走的地方。”一个年轻士兵说,这里好像有一种“魔力”,深深吸引着边防军人。

岗巴营最苦的哨所是查果拉,空气中含氧量只有内地的35%。但每年确定上哨名单时,官兵都会挤破头,再要好的兄弟也不相让。

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每一名岗巴军人骨子里都透着这样的豪迈。

前年5月,上级准备为该营修建巡逻公路。施工队刚进驻几天,一名建筑工人就突发高原病身亡,其他工人吓得头也不回跑下山去:“可不能把命搭在这儿,给多少钱都不干!”

官兵淡然一笑:咱们自己干!这些年,他们修通了覆盖驻防点位的简易公路,构筑了10多公里防御工事,还建成了配套规范的射击场、投弹场和战术训练场,训练执勤效益大幅提升。

“他们是物质的人,精神的兵。”西藏军区领导如此感叹。的确,记者采访时也强烈地感受到,官兵不仅打造了固若金汤的钢铁边关,而且铸就了属于岗巴军人的精神高地。

那年6月,机要参谋樊德聚到了肝癌晚期,弥留之际,他提出了唯一的请求:“让我再看一眼查果拉吧!”战友们眼含热泪把他抱上查果拉主峰,望着飘扬的国旗,樊德聚缓缓敬了一个军礼,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就连刚入伍的新兵,也对岗巴充满眷恋。今年春天,日喀则军分区政委许庆明到连队蹲点时,看到新兵冉超越身体十分单薄,便把他调到机关工作。谁知,刚过一个星期,小冉还是软磨硬泡重新回到了岗巴。

教导员何正海做过统计,全营先后有33名官兵放弃到低海拔地区工作的机会。岗巴营,到底有何种“魔力”?

也许,大学生士兵鲁周扬的内心感受能够作出回答。

刚来岗巴营的时候,鲁周扬非常不适应,多待一天都是煎熬,直到那天第一次参加边境巡逻。当他第一次踏上国境线,第一次与邻国军人正面相遇,那一刻,一股热血涌上心头,让他激动得有些发抖。

“祖国就在我身后!”鲁周扬说,站在雪山之巅,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边防军人的价值,第一次感悟到了“你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的含义。

是啊,在边关,祖国是具体的。不管山下的生活怎样精彩,不管山上的条件多么艰苦,在这里,鲁周扬他们被感动了、改变了、成熟了,他们懂得了什么是军人的使命担当,他们就像岗巴红柳的新枝嫩芽,风华正茂,茁壮成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