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献给查果拉

西藏军区岗巴边防营查果拉哨所官兵爱国戍边记事

来源:新华社作者:黄明 陈怀祥 王德思责任编辑:周圆
2015-09-08 08:23

青春献给查果拉——西藏军区岗巴边防营查果拉哨所官兵爱国戍边记事

走进全军驻地海拔最高的建制营——西藏军区岗巴边防营,官兵之间流传着一句话:不上查果拉,愧为岗巴人。

位于中印边境的查果拉哨所,海拔5318米,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35%,年平均气温零下10摄氏度,5个固定巡逻点都在海拔5500米以上,最高点位海拔6900米,是全军海拔最高、最艰苦的哨所之一。

查果拉在藏语中的意思是“鲜花盛开的地方”。但现实中,这里却是“走路一步三喘,睡觉经常失眠,说话被风吹远”。走上查果拉,无论站岗还是巡逻,都不仅是在履职,更是在拼命。

一次,班长吕永喜带领8名战士到海拔5000多米的山口巡逻,途中要过一条15米宽的冰河。吕永喜将8根背包绳绑在腰上,走在前面探路,不料刚走到一半冰层突然破裂,吕永喜掉进深深的河沟中,被拉上来时已全身冻僵,抢救后才恢复知觉。

战士李林永远忘不了三年前的那次雪崩。那是在返回哨所的路上,突然铺天盖地的冰雪如洪水般倾泻而下,被冲散的李林带着哭腔对战友大喊:“你们快走!”指导员和3名战友冒着危险找到已经昏迷的李林,把绳子拴在他身上,拼命在冰雪上爬了整整5个小时才脱离险区。

上士颜红林在哨所戍守8年,患上了糖尿病、心脏肥大等多种疾病,领导多次劝他到低海拔地区工作,却都被他拒绝:“边防军人谁没受过伤?如果受点伤就离开哨所,那还有几个人能留下?”战士胡同德从城市部队来到岗巴营工作,此后连续10年登上查果拉,其巡逻里程加起来相当于一次风雪长征。战士们写诗赞叹:查果拉山出英雄,豪情壮志震长空。

机要参谋樊得聚在哨所积劳成疾,已至肝癌晚期。弥留之际,他恳请再回一次查果拉哨所。身高1.67米的樊得聚被病痛折磨得体重只有30多公斤,被官兵抱上查果拉哨所不久便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由于饮用的雪水矿物质少,再加上缺乏氧气和维生素,哨所60%的官兵不同程度地出现指甲凹陷、嘴唇乌紫等症状,加之常年在风霜雨雪、烈日黄尘的洗礼下,脸上脱皮、头发脱落,看起来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去年秋天,在查果拉驻防近6个月的列兵王强强提前一天下哨回连。当他行至营门时,竟被轮值的同年兵边敬超拦住,只因他严重脱发、面容苍老,竟连战友也没能认出他。

上士黄立的未婚妻晏甲,进藏上哨来与黄立结婚,却在站台闹了笑话。原来,去接站的黄立站在晏甲面前时,晏甲根本就不认识,这个黑黢黢“老汉”跟她记忆中俊秀的男友,完全是两个人!再三核对、再三辨认,终于确认了黄立的身份后,晏甲捧着黄立紫黑的脸蛋泣不成声。

青春易老,兵心依旧。一批批新生代士兵前赴后继:首位进藏服役的清华学子吴毅恒三写申请登上查果拉,双胞胎兄弟范良忠和范良民并肩战斗在这个营极地观察哨,堂兄弟黄广勇和黄广红成为巡逻路上的双前锋……

去年底,战士周辉的母亲催促他退伍回家里的企业工作,他却坚持留队成为一名士官。他在给父母的信中写道:“是查果拉让我学会了自立自强,学会了如何面对困难,只要祖国需要,我愿意继续在这里站岗。”

每年换防时,查果拉这个云天寒哨就像磁石一般,深深吸引着岗巴营的官兵们。大量申请书飞向指挥部,一茬茬官兵写下誓言:“一生交给党安排,青春献给查果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