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基因在血脉中流淌

——“红色前哨雷达站”一群90后战士的成长

来源:中国军网责任编辑:董兆辉
2015-06-26 03:31

投身军营的战士们身着蓝色的军装,心怀对军营的好奇和向往,火热的军营让他们震撼。从“舞文弄墨的莘莘学子”变成了“耍枪使棒的当代军人”,不禁有人心生怀疑,画出“问号”:成为军营主力军的“90后”,能撑起一片天吗?

在“红色前哨”雕刻前宣誓 带着同样的疑问,近日,笔者走进沈空雷达某旅“红色前哨雷达站”,看到了这群“90后”在雷达站“红色前哨”的雕刻前庄严宣誓:“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的光荣一兵,我是‘一把土、一滴水’精神的传人,我的目标是‘当好千里眼,坚守东大门’……”

那一刻,他们稚气未脱的脸颊上散发着的认真打动了笔者。通过几天与新入伍战士们的零距离接触,让人看到了一群“90后”在“一把土、一滴水”精神熏陶下的成长。他们有理想、能吃苦、勇担当,他们已经不再是带着“苹果一族”、“QQ一代”时代标签的“90后”。

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传人,我不比任何人差

“红色前哨雷达站”是我奋斗的动力源泉,给了我自信,给了我勇气,更传授了我能力。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自己代言,同时为我爱的“红色前哨雷达站”做点什么。

雷达的天线仍然日夜不停地转动着,监视着空天不眨眼,海岛的官兵早已进入甜蜜的梦乡。海风轻柔地吹拂着,月亮也困得睁不开眼,海岛的夜漆黑一片。然而,连队板报室的灯光,照亮了一个正在忙碌的身影。

“教导员,您就放心的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保证完成任务!”在教导员张维面前下了“军令状”的,正是这个“90后”新兵徐建成。

徐建成,个头不高,大专学历,黝黑的脸庞掩饰不了他的“稚气”,爱好画画的他,原本是要报考艺校的,但高考失利,让他与艺校“南辕北辙”。现实的残酷让他深受打击,从此他与“自卑”形影不离。徐建成认为自己不行,干什么事情都要“退一步”。

“刚到连队的时候,他成天低着个脑袋,半天不说一句话,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不行’,连队组织的活动也不参加,就是一个劲的往后站。”这可把徐建成的班长龚晓兵急坏了,甚至经常把参加活动当成一种命令下达给他,让他去完成。最后,班长龚晓兵实在是束手无策,找到了教导员张维寻求解决的办法。

教导员带着徐建成来到了连队的荣誉室,“还记得刚上岛的时候,我给你们讲的关于圆岛先辈们的故事吗?”教导员用手指着荣誉室内橱窗里的老照片语重心长地说,“那个时候,我们的前辈连个高中学历都没有,但是他们就是把业务训练的特别精,用落后的装备精准的发现了入侵的敌机,保障了我空防的安全。他们有的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但是却能把毛著倒背如流。‘一本毛著一杆枪’就是因此得名,被传为佳话……不去尝试,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

教导员的故事打开了徐建成的心结,犹如久旱后的甘霖,滋润着他的心。为了能够进一步让徐建成得到转变,平时连队出黑板报,教导员总是把他叫上,让他“打打杂”,征询他的意见,潜移默化地让徐建成思想上转变。

经过一段时间的耳濡目染,徐建成对黑板报也有一些见解。他渴望一展“拳脚”,出一期板报在战友面前“秀一把”,证明自己,也不枉战友们的良苦用心。

战友们为徐建成办的板报点赞 机会真的来了。一次,上级给雷达站下达了出板报的任务,正逢班长休假回家了,时间紧,任务重,不可能等班长回来。徐建成终于逮到了机会,主动向教导员自荐。

“教导员,您放心,我绝不会占用训练操课的时间,两天之内我一定把板报交给您,我一定把这期的黑板报高标准的完成,不然,我立个军令状,完不成,您问责!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的传人,我不比任何人差!”

两天后,当黑板报展现在教导员和大家面前时,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标准,一点也不差。

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传人,我从不轻言放弃

不抛弃,不放弃,“红色前哨雷达站”的官兵始终信念坚定如磐石,他们战天斗地,坚韧不拔,不论有什么样的困难,他们从来就没有被打倒!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没有睁开惺忪的睡眼,战友们还在被窝里梦着训练的场景,山路十八弯的战备道上,那个消瘦的身影又跑向山顶叫太阳起床。这个比太阳起得还早的人,就是新入伍的战士鲁青石。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都是睡到太阳晒屁股,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饭和午饭一起吃,每天室友拖着我去上课”,这是鲁青石来到“红色前哨雷达站”后最大的转变。

因为一个当兵梦,20出头的他,在大学毕业后毅然的穿上了蓝军装,踏上了驶向向往已久的军营专列。面对枯燥乏味的专业训练,自由受到束缚的军营,鲁青石从来没有说“不”。“以前天天生活在网游的虚拟世界中,因为我找不到奋斗的方向。来到这里之后,在一个个‘红色前哨雷达站’故事的感染下,圆岛先辈们用生命在对我们进行教诲,‘一把土、一滴水’精神震撼人心,让我幡然醒悟,我不能再虚度年华、碌碌无为。”

笔者第一次看到鲁青石时,是在体能训练场上,满脸是泥土的他,显得有些狼狈,手掌上还有血泡。

“班长,我要自己跑。”人群中鲁青石解开了班长套在自己身上的背包绳。站长王越告诉笔者,鲁青石从小就体弱多病,在家里过着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入伍前连扫地、洗衣服这样最简单的家务活都没干过,更何况是体能训练。经常是这痛那伤的,体能考核的成绩一直不理想,长跑更 进行体能测试 是他的“致命伤”。没办法,每逢考核就只能班长“帮带”了。

“现在是考核,先把这关过了再说,赶紧套上!”班长边说边准备把背包绳重新套在鲁青石身上。

“班长,掉皮掉肉不掉队,我不会轻言放弃的,这一回让我自己跑吧。”鲁青石一脸正经的对班长说。鲁青石一个“躲闪”,巧妙的躲开了班长的背包绳。

随着出发哨音的响起,大家都像离弦的箭,冲出了起跑线。鲁青石也疯了似的冲了出去,班长心里担心不已,紧紧地跟在鲁青石的后面。

鲁青石大口喘着粗气,步伐凌乱,有几下差点摔倒。班长几次跑上前想要推他一把,他都拒绝了,为了摆脱班长的“束缚”,他拼尽了全力。

他倔强地看着班长说:“班长,我能行!我不会轻言放弃的!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的一兵!”

“这是我带的兵!”犹如春日晴天的霹雳,让班长为之震撼。

这一次,鲁青石独自一人完成了考核,没有脱后腿。但是,当他跨过终点时,体力透支,他是被战友架着回连队的。

事后笔者问他:“来到军营体验了辛酸苦辣,你不后悔?”他深吸了一口气,回答到:“军营还有的是甜,我享受在‘红色前哨雷达站’的生活,我更庆幸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这里让我找到人生的意义,大学的同学们都说我不适合当兵,我身体太弱,但是当兵梦,我不会轻言放弃的!”

我是“红色前哨雷达站”传人,我不做温室的花朵

海岛上的艰苦环境,磨砺了“红色前哨雷达站”官兵的意志,他们不是温室里只供观赏的花朵,而是越磨越亮深深卯在黄海前沿紧盯空防的钢钉!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你老爸有钱吗?要不你什么都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坑爹的二代。”因为同学们的这一句话,张杨为了证明自己,一气之下,穿上了军装。

“冲动是魔鬼!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卖,多钱我都买!”张杨声泪俱下地说。

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让他苦不堪言,体能过不了,专业学不好,每天都在加班加点的训练。但是碍于面子,怕当了“逃兵”让同学们瞧不起,又出于对个人前途的考虑,他不想贴上“逃兵”的标签,他想着咬牙再坚持坚持就退伍回家。

“祸”不单行,三个月之后,他“不幸”的来到了远离大陆的海岛,黄海的最前沿——“红色前哨雷达站”。来到这里之后,没有了他最喜欢的零食,父母又不能时常来探望他,天天都是枯燥乏味的训练,睡觉的时候被褥都是潮乎乎的,张杨实在是受不了了,就给家里打电话,“爸,我后悔了,你赶紧给我找找关系,把我弄出这个岛,这离大陆太远了,天天都过着一样的生活,过了今天就知道明天是什么样的,我待不下去了,我想回家了……”

正巧正在查铺查哨的教导员张维无意间听到了张杨的通话,当天晚上,张教导员找到了张杨,“我给你讲讲我们‘红色前哨雷达站’吧,圆岛时期,我们雷达站就在一块面积仅有0.03平方公里的礁石上。没有土,圆岛先辈攻坚克难,劈山造田、背土上岛,在石缝里建成了108块“巴掌田”,让荒芜的礁石变成了“绿洲”。没有水,先辈们只能刮露水、接雨水、化雪水,不洗脸、不刷牙是家常便饭,用海水做饭也是常有的事。‘一把土、一滴水’的精神就是这么来的。我听说你花钱大手大脚,衣服穿了几天不喜欢就丢了,这怎么能行?那都是父母的血汗钱!”听了教导员的故事后,张杨惭愧地低下了头。“新时期,虽然我们的环境得到了改善,但是一代代‘红色前哨’人没有忘记,‘红色’就是不变质,‘前哨’就是打得赢。‘一把土、一滴水’的精神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观看“红色前哨红旗飘”纪录片 第二天,教导员带领全站官兵重温了 “红色前哨红旗飘” 纪录片,通过感官, 张杨深深地被震撼了,当天晚上他给家里去了电话,“爸,我在这里很好,您就放心吧,我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我都长大了,我不要做温室里的花朵。我现在也是光荣的‘红色前哨’一兵……”

两个月后,张杨的父母收到了一封来自海岛的信,信封里面装的是一封信和3000元钱,“爸妈,你们放心吧,我现在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红色前哨雷达站’给了我温暖,我现在不想离开了……这钱是每月你们给我的零花钱,还有我攒下来的津贴,你们买点保健品,好好主意身体……”

当天,教导员张维就接到了张杨父母的感谢电话,“感谢‘红色前哨雷达站’的培养,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