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之子:知廉耻的中国人不会数典忘祖

来源:国防参考责任编辑:高飞
2015-06-04 11:35

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之子刘宏泉

写给勇敢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的同志们的信

梅新育、郭松民、赵明律师、王立华大校:

你们好,辛苦了!

正当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对于70年前中华民族经历的那场灾难,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牢记苦难历史,不忘国耻。

然而,在70年后的今天,以日寇后代安倍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企图否认那段罪恶历史,为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招魂,对这些人不必大惊小怪,这是由他们的本性决定的,他们的骨子里充满了军国主义的基因。但可悲的是,在我们的社会里,一些国人竟替日本鬼子说话,与安倍唱一个调子。这类人,充当了新时期的汉奸走狗,如《炎黄春秋》杂志的原主编黄钟和洪振快之流。安倍否认日本罪恶的侵华历史,有人就配合说:“狼牙山五壮士是几个土八路,当年逃到狼牙山一带后,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致当地村民不满。后来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日军,又引导这5个人向绝路方向跑。”这完全是丧尽天良的蓄意捏造!洪振快竟然还发微博、写文章表示支持。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欺压百姓的土匪?如此信口雌黄、造谣污蔑八路军英雄是何居心?任何一个知廉耻、不忘本的中国人,都不会说出这种数典忘祖的混话!

我父亲刘福山原是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他于1935年参加红军,在陕北红三团,是刘志丹、习仲勋领导的部队。红军改编后,红三团编入独立团一营,他在115师独立团三连。平型关大捷后,独立团奉总部指示,扩编为独立师,不久改为一分区,杨成武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由聂荣臻率领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我父亲于1939年调到七连任连长,该连也是狼牙山五壮士马宝玉、胡福才、胡德林、宋学义、葛振林所在连,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八路军。

狼牙山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一分区的大本营,抗战中先后有86位开国将领曾在狼牙山地区指挥参加过战斗,日本鬼子把一分区称为最难对付的“军事区”,曾集中兵力围剿。八年抗战中,一分区在狼牙山地区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战斗210多次,包括在易县大龙华消灭日军桑木师团小林联队300多人,在黄土岭战斗击毙侵华日军阿部规秀中将,在东团堡消灭日军最顽固的士官教导大队,在狼牙山阻击战中掩护三四万人安全转移,涌现出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一批英模人物。这些著名的战斗载入我军光荣史册,英雄壮举更是人人皆知。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早就写入小学课本,成为我党我军和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和精神遗产,我们应教育后人永远传承和发扬。

八年抗战中,我父亲刘福山始终未离开狼牙山,他是狼牙山地区210多次战斗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战斗负伤后又留在了狼牙山下。狼牙山战斗,就是这支红军部队——一团二营七连打的。这支英雄部队,前身是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改编”时成为红一团,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和辉煌战绩的老部队。杰出领袖缔造出伟大军队,伟大军队涌现出无数英勇无畏的战士,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和自豪。

黄钟、洪振快污蔑抗日英雄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歪曲历史、编造谣言。黄钟、洪振快之流根本就没有资格妄议我党我军的光辉历史。他们污蔑奋勇作战、英勇牺牲的八路军烈士是“土八路”,把他们丑化为一群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的土匪,怀着极端仇视的心态看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二是污蔑栽赃、别有用心。他们通过污蔑、栽赃来丑化革命英雄,用心十分险恶,就是要达到否定党和军队历史功绩和地位,继而否定我党执政合法性的目的。

这些人还在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细节上大做文章,说狼牙山五壮士不是跳下去的,而是“出遛”下去的。用“出遛”一词来矮化英雄英勇就义的壮举,丑化英雄宁死不屈的高大形象。我父亲生前曾反复说过:“七连掩护任务完成后,连队很多伤员转移行动非常缓慢。这样就无法摆脱敌人。他和指导员商量‘必须留一个班掩护,把敌人引向另一条路’。”为了迷惑敌人,他们把连队唯一的一挺机枪配给了六班,使敌人误以为六班是八路军主力,六班则利用地形打打停停吸引鬼子。当六班转移到另一条路即将下山时,前面又有鬼子上山,六班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陷入绝境。班长马宝玉意识到已无法脱身,转身对机枪手申常贵说:“我们来吸引鬼子,你赶快转移,你要把机枪完整地交给连队。”

机枪手走后,马宝玉把手一挥:“跟我来”,毅然率其余4人向“莲花瓣”走去……这股鬼子是训练有素的山地部队。六班子弹打光了,唯一的一颗手榴弹也投向了敌人,最后用石头砸。敌人一看八路军没有弹药了,就冲上来想抓活的……马宝玉、胡福才、胡德林宁死不屈,纵身跳下悬崖,宋学义、葛振林也跟着跳了下去,但因为与前面3人不在同一位置,这两人才幸免于难。

还有“拔萝卜”说。1958年拍狼牙山五壮士电影时,陈亚夫、彭朋、刘福山、葛振林等当年亲历战斗者都在场。葛振林提出“这个镜头不对,我们没有拔萝卜”。讨论时,导演史文帜说:“这是艺术需要,来体现八路军严守纪律……”我当时也在场。

真实的情况是,1941年反扫荡进入最艰难时刻,由于敌人封锁根据地,老百姓的生活极为困难。军区聂总指示“军队从司令员到战士每天吃两顿饭、节约一顿口粮,解救群众”,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指示“把能吃的野菜、树叶让给群众,部队到远处深山去挖”。黄钟、洪振快之流,这种血浓于水的军民关系是你们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的。你们就是一群蓄意制造社会思想混乱的无耻之徒,利用网络、报纸杂志毒化社会思想、误导普通群众,背后的目的是全盘否定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取得的伟大历史成就。

同这些败类的斗争,超越了维护个人名誉权的斗争,党和政府不能不问,也不能不管!我们的父辈和先烈,为新中国的建立甘洒热血、勇于牺牲,时至今日却被这些败类如此诋毁与污蔑,且很长时间以来无人问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缺失与道德伤痕!据说,个别政府部门甚至还认真论证这些败类的意见,删除了小学课本中原有的关于狼牙山五壮士的内容,真是奇耻大辱!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之人已将我们的民族英雄一个个糟蹋得不成样子了,梅新育、郭松民这些正义人士站出来直面驳斥,却还要受到社会主义法庭的公开审判,令人欲哭无泪!难道非得要那些污蔑英烈的败类如毒菌一样泛滥,最后危及共和国的“肌体”和“生命”后才会痛定思痛?!

这场诉讼,我认为有几点值得关注:

司法的悲哀。对于黄钟和洪振快的恶人先告状,我有很多感慨!司法是什么?是维护国家、人民的合法权利。核心要义是如何体现司法的公平正义。那么请问,对此类污蔑英雄的言行置之不理,却对自觉站出来维护英雄名誉的正义人士提出审判是司法公正与社会正义的体现吗?难道这些败类歪曲历史、诋毁英雄、否定党和国家的执政地位,用一句司法解释“没人告他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就能够代表和体现司法的公平与正义吗?我们这些人的父辈已牺牲或离世,我们也到了古稀之年,起诉打官司已力不从心,经济实力也难以承担,难道就没人管了吗?难道我们的父辈跟着共产党打江山、为人民流血牺牲反倒错了吗?这些败类公然诋毁英雄,向主持社会公道的正义人士挑战,其实是向新中国光辉的革命历史挑战,更重要的是向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政权挑战,如果任由他们逍遥法外,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国家责任。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污蔑革命英烈的这类人“爱恨分明”:爱的是帝国主义,是汉奸卖国行径;仇恨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国家强大、人民幸福、社会稳定。他们的言行举止早已与我们的社会制度格格不入,已经触犯了法律,严重危害到国家和社会的安危和稳定。在这个问题上,国家有关部门有责任也有义务,对一切否定党和国家辉煌革命历史,诋毁领袖和英雄,歪曲事实散布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个人及其言行进行坚决打击和抵制,运用人民赋予的权利,维护好为打下这片红色江山而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的名誉,净化我们的舆论空气,并为年轻一辈树立价值观念的“界碑”和社会道德的榜样。

最后,向你们致敬!

刘宏泉于近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