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联合作战之需打造国防动员之躯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要文须责任编辑:乔梦
2016-07-26 02:15

把国防动员摆到联合作战的战略位置

■要文须

国防动员属于战略问题。在高技术局部战争出现以前的战争中,国防动员发挥了不容置疑的支撑作用,因而被称作战争的“服务器”。当战争形态发展到信息化联合作战模式,国防动员是否还具有过去那样的战略地位和作用?该如何正确认识和处理作战与动员的相互关系?这是联合作战筹划和组织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

我军这次编制体制调整改革的一项重大决策是重塑国防动员体系,专门成立了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并在战区联合参谋部内设立动员部门。这从组织形态上启示我们,国防动员的地位和作用仍呈加强之势,且要纳入联合作战体系之内。但这只是实现了作战与动员的 “形合”,如何从联合作战的特点规律认识国防动员的重要性,自觉把国防动员摆在未来联合作战的应有位置,切实成为体系作战能力不可替代的重要构成,尚需进一步深化认识,从而实现动员与作战由“形合”跃升为“神合”。

国防动员是联合制胜的基本要素

孙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指出:“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没有人民群众的“小推车”,就没有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今天的信息化联合作战既是军力的对抗,更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突出特征是保障任务艰巨。由于参战军兵种多、力量多元,战场空间全维全域,既要对不同军兵种作战力量实施保障,也要对不同战场领域的各类作战行动提供保障;加之武器装备的技术含量增大,保障的技术性增强,保障内容繁多,战争消耗巨大,没有国家和社会强大持久的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等方面的强力支撑,仅靠军队自身联合作战是难以为继的。在美国先后主导发动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空袭利比亚等典型的高技术局部战争中,尽管其经济军事实力超强、占据绝对优势,但每次都实施了广泛而充分的战争动员,不仅包括传统的动员内容如征调大量作战物资、装备器材、预备役力量等,而且还把政治动员发挥到了极致,无论国内国外、战前战中,举凡能为美国营造有利氛围的宣传游说、舆论造势都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格外重视国际动员,吁请盟友和国际社会支持其战争行动。基于动员对战争不可或缺的支撑保障作用,国防动员保障已经成为作战行动的有机组成部分,与作战行动彼此渗透、同步展开,相互交织、高度融合,处处不可或缺,必须一同筹划、一同部署。如此,才能在未来信息化联合作战中争取主动权。

动员体系间的对抗正逐渐发展为联合作战的一种基本样式

信息化联合作战是多权制衡、体系对抗,既包括作战体系,也包括作为战争保障的动员体系。任何一个体系瘫痪失效都可能导致整个体系能力大减,进而影响战争胜负。纵观这些年的局部战争,可以清晰地看到,敌对国的国防动员能力成为新的重要战略打击目标,动员体系间的对抗日渐激烈,且逐渐向成为联合作战的一种作战样式发展演变。“现代战争就是打保障”。这里既包含保障在作战中的支撑作用,又包含保障体系作为作战对象被直接攻击的作战样式,两者相合,深刻揭示了战争保障的极端重要性。典型如当年的科索沃战争,北约的打击目标不再限于南联盟的军事目标和有生力量,“一切可动员起来服务于战争的东西”包括政治、经济和民生目标都成为进攻对象;南联盟也针锋相对,在奋起抵抗打击敌机的同时,广泛动员民防组织采取多种防护措施,保存战争实力和战争潜力,有力牵制了北约的空袭行动。直至北约武库空虚、不得不紧急动员加紧生产,战争一拖再拖,未能依靠作战直接实现战争目的。在伊拉克战争地面作战中,美英军队也是首先瘫痪伊动员系统,削弱其战争潜力。由此可以看出,联合作战条件下,动员与反动员之间的矛盾对抗更为激烈,已经成为体系对抗的重要内容。这种对抗不仅直接影响甚至决定战争的进程和结局,而且进一步模糊了国防动员与联合作战之间的界限,也促使国防动员向着联合作战所需要的方向发展。

强大的国防动员能力是慑止战争的基本条件

战争的最高境界是慑止战争,即“不战而屈人之兵”。威慑,仍是当代不可忽视的重要战略手段。联合作战倍增了作战效能,相应强化了对敌震慑力。通过提高联合作战能力慑止战争,仍然是我们的重要选项。而强大的国防动员能力本身就是一种巨大威慑,将使联合作战的慑止效应得到倍增。当一个国家的国防动员潜力雄厚,动员能力强,动员准备程度高的时候,敌人就会望而生畏,不敢轻举妄动、贸然进攻。众所周知,瑞士能够避开19世纪以来的全部战祸,一个重要因素是其全民皆兵的强大国防动员能力所形成的军事威慑力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我国面临严峻的安全形势,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抑制、阻遏战争爆发,必须依靠压倒对方的战争实力和国防潜力所形成的巨大威慑力。只要我们持续加强国防动员实力,与军事力量一起构成强大攻防体系,就能慑止敌人的蠢动和冒险。

有效抗击强敌“不宣而战”要求构建平战一体、随时应战的坚强国防动员

二战以来,不宣而战的突然袭击,已成为发动战争一方的惯用手法,意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随着现代高科技武器装备的发展,战争的战略指导强调首战制胜、力避持久,因而使战争的突发性和速决性显著增大,作战进入“秒杀”时代。作战双方不仅要争夺制空权、制海权,还要争“制时间权”,速度成为胜败的决定性因素。处于防御地位的国家,如果战时动员和准备工作没做好,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国防动员,就会在战争面前措手不及、被动挨打,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甚至陷入亡国境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 “闪击”波兰前,波兰就已获悉德军意图,但波兰迟迟没有完成全国动员,致使战争开始48小时统帅部便陷于瘫痪,短短两周德军就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法国的情况更惨,在德军“闪击”之下,全国不能适时转入战争轨道,兵力不足,生产迟滞,一周就被击败。从当前我国面临的战争威胁看,不排除强敌对我采取不宣而战的战争发动方式。有效抗击强敌突袭,不仅要求军事力量快速迎战,而且整个动员体系也必须同步反应、快速转换,增强动员行动的爆发力,以最快的速度、最便捷的方式,将战争需要的资源潜力聚集起来、释放出去,转化为战争实力。而这,离不开平战一体的国防动员建设。当国家的战争潜力雄厚且能有效动员起来,当全社会的战争承受能力强大、战争意志坚定的时候,军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就一定能粉碎敌速战速决的战争企图,进而赢得战争。

需要明确的是,强调国防动员在联合作战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并不意味着在任何战争形态或作战样式中可以等量齐观。不同的战争目标和样式决定不同的动员规模、方式和时机,关键是有机协调、相互匹配。

(《解放军报》2016年07月26日 06版)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