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流交汇聚惊涛 回忆懋功会师

来源:解放军画报作者:杨运芳责任编辑:菅琳
2016-07-06 11:10

小金(旧称懋功),这个位于夹金山北麓的川西北小城,皆因它与中国革命的一段撼人心魄的历史连在一起而闻名遐迩。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于长征途中在这里胜利会师,小金由此被载入了中国革命的伟大史册。

6月上中旬,我们“红色之旅”采访小组几乎是踩着红军的步点来到小金的,在时空转换中我们仿佛置身于红军会师时的队列里,感受战友相聚的兴奋,体悟力量凝聚的豪情……

桥上的传说

进入邛崃山脉之后,途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桥——有建于百年前的铁索桥,有可双向通车的新造桥;有钢筋拉索、碎木铺面的悬空小桥,还有小石桥、小木桥等,桥型不一,大小各异。其中最有名气的,当数那座达维会师桥。

“达维”系藏语方言,意为石碉。达维村是小金县达维乡政府所在地,距县城35公里。达维桥位于村东300米处的河流上,圆木结构,长13.6米,宽2.8米,始建于民国初年。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四团与红四方面军七十四团在达维桥胜利会师;6月14日,毛主席率红一方面军主力部队与红四方面军在达维桥会师,从而掀开了红军长征史上新的一页。

在达维桥头,我们采访了96岁的藏族老人张绍全。按老人的说法,他家与红军有缘。红一方面军从宝兴县硗碛翻越夹金山时,他父亲正好在硗碛遇到红军,便毫不犹豫地为红军带路到达维。老人说:“红一、四方面军会师时,两军指战员又是抱又是跳,又是哭又是笑的,那场面感人得很呐!”

张绍全老人讲,两路红军先头部队会师的当天晚上,红四方面军的同志宁愿自己露营,主动把房子让给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住,粮食也给了红一方面军,还动员我们支起大锅,做饭给红一方面军的同志们吃。晚上,在喇嘛寺前的大坪上开了会师联欢会。毛主席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部队到达维的当天晚上,也在这个大坪上开了会师联欢会。场面那个热闹啊!我现在闭上眼睛都能想起来。遗憾的是,当年的大坪如今已不复存在。长在这块地上的苹果树已经挂果,玉米正在拔节,阵风吹过,刷刷作响,似闻当年会师联欢时的热烈掌声。

达维会师桥北岸公路旁,赫然矗立着“红一、四方面军达维会师纪念碑”。在纪念碑处,我们遇到了一位名叫王安发的老汉。交谈中得知,他今年63岁,家住胆扎村夹金山公路大桥桥头。他伯父1935年参加红军,并在苏维埃政府中任职,1935年冬被敌人杀害,家里房屋被烧,正在生孩子的伯母被烧死,奶奶悲愤气绝。从小到大,从大到老,王安发对此刻骨铭心。用他的话说,“仇人早已死光了,我只求报答红军的恩情”。他有一手绝活儿——用鼻孔吹箫。农闲时节,他常常奔走乡里,为乡亲们吹奏歌颂红军、歌颂共产党、歌颂幸福生活的歌曲,以表达深埋于心的一种愿望。他为我们吹了一曲《盼红军》。伴着悠扬的旋律,他仿佛陶醉在了“青枝绿叶迎风摆,红军来了鲜花开”的憧憬里。箫声诉说着红军的故事,也诉说着一位川北老人质朴的情感。

小金县城往东7公里处有两座铁索桥,分别是猛固桥和马鞍桥。猛固桥横跨于沃日河上,马鞍桥横跨于抚边河上,两桥相距不足200米,但都称得上地处要冲,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为迎接红一方面军顺利进驻小金县城,红四方面军曾在这里与敌人进行了激烈战斗,战士的鲜血染红铁索,桥头堡上至今留有累累弹痕。障清碍除之后,红四方面军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率部来到猛固桥头,“十里相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和红一方面军顺利进驻小金县城。

我们穿行于两桥之间采访。抚摸依稀可辨的弹痕,注视锈迹斑斑的铁索,倾听咆哮不息的流水声,仿佛看到红军战士与敌人厮杀的身影,也仿佛看到两支红军携手进驻小金县城时的热烈场面,听到了《红军两大主力会合歌》的昂扬歌声……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