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以不足3000兵力挫败国民党数万步骑兵

来源:河南法制报作者:马国福 杨玉红责任编辑:高飞
2016-07-06 15:57

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遗址

核心提示

桐柏山与伏牛山之间,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叫独树镇七里岗,因地处两山余脉连接处自然形成的一个小缺口,所以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2014年11月26日,本报记者从桐柏沿红二十五军长征路一路奔波,过泌阳来到了位于方城县的独树镇七里岗,瞻仰了位于许南(许昌-南阳)公路边的红二十五军血战独树镇纪念碑和烈士陵园。当年红二十五军在这里经历了长征中生死攸关的一场战斗,也就是这场战斗,让独树镇这座中州名镇名垂青史。

烈士墓前悼英灵

行走在独树镇宽阔的马路上,街道两边成列的树丛、成片的草坪、高大的建筑与漂亮的民居让记者眼前豁然一亮,这个看上去繁华的集镇早在春秋时期就已成为商品集散地。汉代中叶,独树称为龙泉店。明朝正统四年设诸阳驿,独树正值驿道上,称为龙泉店铺,后称龙泉镇。明嘉靖三十二年,洪水淹没冲毁龙泉古镇,仅龙泉寺前一老槐树得以幸存,后人因此称其为“独树”。记者沿公路来到位于独树镇镇北的七里岗,这里就是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遗址。

红二十五军唱得最为响亮的一支进行曲,就是《红军青年战士之歌》:“红色的青年战士志气昂,好比那东方升起的太阳。不怕牺牲英勇杀敌如猛虎,冲锋陷阵无坚不摧谁敢挡。”

“红二十五军是一支年轻的队伍,非常有朝气。”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孙留安介绍说,“在这支长征队伍里,从军领导到战士,平均年龄要比别的红军部队年轻几岁。当时,军长程子华29岁,军政委吴焕先27岁,年龄稍大的副军长徐海东,也才34岁。团、营干部多是20岁多点,有的还不到20岁,战士们13岁到18岁的居多。”

“历时10个月,转战万里,最先到达陕北;经历数百场战斗从未失败,长征结束时兵员比出发时不减反增;与中央长期失去联系,却能独立作出北上抗日决策,主动策应全局,为中央红军落脚陕北奠定了重要基础,这就是曾经途经南阳,对中国革命的胜利起了独特作用的红二十五军。”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靳云开介绍说。

来到七里岗烈士陵园已是正午,薄雾轻云,日光直射,烈士纪念碑拔地而起,直冲云天,在耀眼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由刘华清题写的“红二十五军独树镇战斗遗址”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格外清晰。四周数百个烈士墓显得更加肃穆。由于少有人上岗,七里岗上的黄土路早已湮没在杂草丛中。站在岗顶,从伏牛山方向吹来的寒风夹杂着绿油油麦田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从寒冷中又感到几分惬意。曾经在这里惊天动地的枪炮声,已沉寂了80年,纪念碑上刻写的碑文一下子把记者的思绪带进了风雪连天、惨烈悲壮的那一天——1934年11月26日。

出泌阳遇敌军

1934年11月24日清晨,红二十五军进至泌阳县八里岗后,不顾疲劳,立即向方城县挺进。

红二十五军转向北上后,敌四十军军长庞炳勋觉察红军似有经象河关及叶县、方城之间独树镇、保安西进的意图,遂急调所部第一一五旅由赊旗镇北返方城之独树镇七里岗、砚山铺一带设伏;史振京骑兵团由叶县南下保安、方城堵截;李福和骑兵第五师经羊册、酒店、金汤寨向独树迂回堵击;李运通第一一六旅由新野北上南召,以阻击红二十五军进入伏牛山区。红二十五军后面,敌“追剿纵队”5个支队仍紧追不舍。11月25日,红二十五军到达泌阳县象河关西北的王店、土风园、小张庄一带,与敌“追剿纵队”第二支队发生战斗。战斗后,部队继续西进。

红二十五军第二二五团,完成诱敌南下的任务后,日夜兼程,于11月25日,同主力红军会合于泌阳县境继续向方城挺进。

主力红军入方城

11月25日晚,红二十五军进入方城县境,在过山庙、秦房、罗家赵庄驻下(现属方城县小史店镇)。“当时的群众,由于受旧军队的迫害,再加上国民党的宣传,听说红军来了,男女青年个个躲了起来。”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李延龄介绍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党史等部门曾对红二十五军血战独树的历史进行调查,当地一位老人介绍说:“红军来时天已漆黑,村民看到带着枪炮,都吓得逃跑了。”

红军在过山庙、秦房、罗家赵住了一夜。红军进村后,宣传红军和穷人是一家人,掏钱买吃的。一位红军战士住在过山庙村刚刚搬家的李明德屋里,屋里的东西都已经搬走完,剩下个尿盆(旧俗搬家不搬尿盆——意思是不把臊气搬入新家),战士用尿盆洗脚,不小心把尿盆打破了。第二天红军离开时,就托李明德的大伯送给李明德四百铜元作为赔偿。

红军战士在各家做饭,做好饭也让群众一起吃。红军中有小孩、有女同志,穿的是些杂色衣服,和群众穿戴差不多。一夜之间,红军和群众建立了亲密感情。在过山庙,一位老太太腾出自己的住房,让7个女红军战士住。

秦房当地群众因听到秦房东南象河关方向不断传来枪声,饱受土匪劫掠的村民们一阵惊慌。晚饭后,寒流突至,村里早已封门闭户。二更天,随着一阵狗叫,已经入睡的村民们听到轻轻的叫门声:“老乡,开开门吧,不要怕,我们是红军,是革命的队伍。”一些胆大的人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风雪中的红军战士,便主动领着他们到各家叫门。

一个个房门打开了,但红军战士没有一个进老百姓的房内,只在屋檐下或避风雨的地方休息,在厨房里做饭、用了老百姓的米面、红薯、蔬菜等当面付款。红军的严明纪律给老百姓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称他们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好的军队”,军民关系一下子拉近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