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藏胞一家人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6-07-07 09:39

贾若瑜,四川省合江县人,1915年生,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年参加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总政代秘书长,军政大学副教育长,军事学院教育长、副院长、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长征途中,我在红16师任参谋,负责军务和军训工作。部队通过藏区的经历,使我永生难忘。

1936年4月25日至28日,我红二、六军团从云南的石鼓至巨甸段渡过金沙江后,进入中甸(今香格里拉)辖区的格罗湾、竹吾地区休整。军团政治部给我们介绍了藏区的情况,特别强调藏族同胞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字和生活方式、风俗习惯。我们进入藏区,必须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党的民族与宗教政策。

1936年5月1日,我红六军随红二军团到达中甸县城。

中甸是一座只有几百户人家的高原小县城。这儿是藏族同胞的聚居地,居民都信奉喇嘛教,几乎每户都设有“经堂”。到中甸县城后,我军总部立即张贴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滇康分会布告》,说明红军是为老百姓谋利益的军队,让当地藏胞知道红军路过的目的。

藏胞的住房多为二层楼房。上房的梯子同我们内地不一样,它用一根直径约30-40厘米的独木柱子,用刀斧砍成瓦楞似的阶梯,作上楼的楼梯。我们分别住在居民家里,严格按规定不进房东的“经堂”,主动帮助居民打扫卫生,参加必要的劳动,为藏胞医治疾病。

当地有座喇嘛庙名叫“归化寺”。我们在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统一领导下,开展争取藏胞和喇嘛僧侣的工作。由于我们全体官兵模范地执行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用实际行动影响当地群众,使当地具有影响的归化寺保管财物和跳神用品的喇嘛夏拿古瓦等人解除了顾虑,主动来到红军驻地会见贺龙总指挥。贺龙请他们带信函转交归化寺的“八大长老”,说明红军对藏胞和寺庙政策,并派哨兵站岗保护该寺。

5月2日,贺龙同志等40余人应邀前往归化寺做客,受到了该寺全体僧侣的欢迎。掌教的“八大长老”和数十名喇嘛将贺龙一行迎入“直仓”(喇嘛教最神圣的地方),举行了隆重的“跳神”仪式。贺龙同志也给他们赠送了“兴盛番族”红色横幅,表达我们红军对藏族同胞诚挚的祝愿。

当时还出现一件趣事。由于高原小城比较闭塞,有的藏胞没见过手电筒。夜里,我们值班查哨的同志手里拿着手电筒巡视查哨,发出一道亮光。有的藏胞感到很奇怪,不知这是什么宝物。藏胞平时身上总挂着腰刀,既是防身用具也是装饰品。一次,有位藏胞夜里尾随我们查哨的同志。查哨者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这位同志不知尾随的藏胞要什么,语言无法沟通,就没有理他。第二天一早,这位藏胞背着糌粑、腊肉到我们驻地,打着手势,比划着要用这些糌粑、腊肉换那个东西。查哨的同志不知什么意思,就摆摆手。他误以为给的东西少了,就加上一袋糌粑,不行就再加上腊肉。相互用手势比划着仍无法沟通。只好找来“通事”,才把事情原委搞清楚。我们的同志告诉他,这手电筒是查哨的工具,没有多余的。见这位藏胞执意想要,我们只好挤出1支送他作纪念,另外,再给他2节干电池备用。糌粑、腊肉让他带回去。他接过手电筒后高兴得手舞足蹈,把手电筒挂在胸前神气地离去,显示他有了个“宝物”。

军民关系的融洽,带来了和睦的气氛。5月3、4日两天,我们就从藏族群众那里购买了10万多斤粮食和酥油等,而且和藏胞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