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十五军为迷惑蒋介石不停变换行军方向

来源:河南法制报作者:马国福 聂金锋责任编辑:高飞
2016-07-07 14:22

牛爱民向记者介绍红二十五军长征故事

核心提示

就在红二十五军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一直未与中央红军取得联系时,偶然得到了中央红军长征北上的消息。对此,中共鄂豫陕省委召开了沣峪口会议,决定红二十五军配合中央红军西征北上,继续长征。省委提出“迎接党中央”、“迎接主力红军”的战斗口号,进一步激发了全体战士的斗志。接着,红二十五军驰骋陇南陇东,横贯陕、甘两省的交通大动脉西(安)兰(州)公路,从而打乱了敌人围堵红军的部署,配合了中央红军的行动。

迷茫之中见曙光

“就在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南,正在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时,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举行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6月中旬,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率领中央红军,历尽艰难险阻,到达四川西部的懋功地区,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对红二十五军深有研究的杨青山站在地图前分析说,“这时,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魔爪已由东北伸向华北,威胁平津,而国民党反动政府置民族危亡于不顾,继续推行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卖国政策,中华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红二十五军北出终南山时,蒋介石正在调集几十万大军向川陕甘边境集结,企图将主力红军围堵消灭于川西地区。而红二十五军自从1934年11月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后,即与中央失去联系,对中央红军的行动一直不甚了解。”

1935年7月,红二十五军威逼西安时,从国民党的报纸上得悉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有北上的动向。7月15日,原中共鄂豫皖省委交通员石健民从上海经西安到达红二十五军军部驻地,带来了中共中央数月前发出的几份文件,也带来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有向北行动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7月15日晚,鄂豫陕省委即在西安市长安区沣峪口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红二十五军西征北上。

沣峪口,西安市长安区滦镇的一个村庄,背倚秦岭,面朝沣河。80多年前,沣峪口在红二十五军长征中扮演了不寻常的角色。“1935年7月13日,红军抵达沣峪口一带,大力做群众宣传工作。”杨青山感慨地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沣峪口村的一座庙墙上还能看到红军写的标语。红二十五军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沣峪口会议。当时会址是一座关帝庙,上了年纪的村民都知道。虽然沣峪口会议留给当地的只是一间老房子,但红军精神却在这里传承。想当年红二十五军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队伍越来越壮大,靠的就是坚韧不拔的意志。”

沣峪口会议

1935年7月15日晚,中共鄂豫陕省委在代理书记、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主持下,在沣峪口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作出了西征北上与陕甘红军会合的战略决策,以配合主力红军在川陕边的军事行动。会议认为“配合主力红军行动,是当前最紧迫的战斗任务”。决定立即率领红二十五军西征北上,迅速与陕甘红军集成一股力量,牵制敌人,策应党中央和主力红军北上。

会议根据中央文件精神、报纸消息和敌情动态,统揽全局地分析了斗争形势,认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和国民党的出卖,使民族危机空前严重,党和红军必须动员千百万人民,一致奋起,坚决反对蒋介石的卖国反共政策,积极准备同日本帝国主义作战。同时,会议还根据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实践和行动区域的状况,认为“在目前我们行动区域的群众工作、党的组织十分薄弱,红军本身还没有扩大到有力地迅速地消灭整批敌人,创造伟大的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同时,在我们行动的区域,目前说来还是狭小的,物资还不能充分供给大批红军的需要,创造一个很好的新的革命根据地是有些困难,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本身力量不能迅速完成的关系。”红二十五军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第二次反“围剿”中取得袭击荆紫关、袁家沟口战斗和威逼西安等作战的胜利,只是粉碎了敌人三个月的进攻计划而没有争取最后的全部胜利,加之敌人实行“围剿”的兵力有增无减,根据地形势仍很严重。为了谋求新的战略出路,省委在袁家沟口战斗后,就曾有过与陕北红军会合行动的战略意图。这时,省委已明确认识到:中国苏区发展、红军新胜利、主力会合在西方的胜利与将要形成中国西北部苏区根据地……这都是目前中国革命发展的新形势特点。

会议决定:省委率领二十五军到陕甘苏区会合红二十六军,首先争取陕甘苏区的巩固,集中力量以新的进攻策略消灭敌人,直接有力地配合红军主力,创造新的伟大红军与准备直接与帝国主义作战的阵地。在这种新的策略方针之下,决定了二十五军西征北上的行动。同时决定将鄂陕、豫陕两特委,合并为鄂豫陕特委,统一领导留下的武装力量,继续坚持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省委在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作出这一战略决策,完全符合全国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符合中共中央、毛泽东率领主力红军北上抗日的战略意图,也反映了红二十五军全体战士与主力红军会师的热切愿望。”杨青山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