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旗,中华儿女心中的旗帜

来源:新华社作者:新华社记者责任编辑:刘航
2016-10-01 17:38

伴随10月1日第一缕朝晖,五星红旗升起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来自祖国大江南北的11万群众共同见证这一神圣时刻。在炽热的注目礼中,五星红旗升到顶端,万羽和平鸽腾空飞起,广场上“祖国万岁”“中国万岁”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此时,在第一缕阳光照进祖国的地方,在世界铁路海拔最高点,在小小的三沙岛上,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当国歌响起、国旗升起,这些相隔千里万里的场景,跨越时空联结在一起。

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面只属于自己的国旗,在那些特殊时刻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坚守,职责与国旗同在

在边境哨所,国旗是一种坚守的职责。

位于黑龙江、乌苏里江交汇处的抚远三角洲,地处中国的最东端,是每天960万平方公里最早迎来阳光的地方。黑瞎子岛上的东极哨所,被誉为“东方第一哨”,黑龙江省军区边防某团10连就驻守在这里。

今年27岁的连指导员张欣鹏从2014年3月起在岛上工作。高中时就是国旗手的他,在大学时加入了国防生国旗护卫队,工作后又驻守在祖国最东端、有机会升起祖国最东端的一面国旗。“由最初的光荣、荣耀渐渐变为一种责任和担当。”张欣鹏说。

2013年夏季,黑龙江流域遭遇百年一遇洪水,哨所也被洪水淹了。水淹得浅时,战士趟着水去升旗,后来水越涨越高,他们就在国旗杆和营房之间拉了一条绳,攀着绳踩着船去升旗。哨所被洪水围困了50多天,升旗一天都没落下。

在离家乡遥远的地方,国旗是一种坚毅守护。

金秋十月,各地丹桂飘香。但在海拔5061米的武警那曲支队七中队驻地唐古拉却一片荒凉,呵气成霜,巡逻官兵像往常一样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着青藏铁路的安全。

远山素裹,年轻的官兵们就着呼啸的风雪,把孤单、寂寥、思念与满腔热血定格成面向国旗的军礼。

战士朱德江说:“看着风中飘扬着的国旗,看着一列列火车平稳通过,我才更清楚什么是家,什么是国,为啥要穿军装,为啥要巡逻在无人区。”

孤单,国旗是心的陪伴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国旗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慰藉和陪伴。

巍巍八百里太行山上有数不清的山峰陡壁,在位于山西河南交界的一段山脉上有两所小学,一所在峭壁上,有两个学生;另一所在三里地外的山沟里,有四个学生。两所小学只有许生学一名老师。

30日上午,55岁的许生学在三岔口小学的教室里把国旗拿了出来,挂到黑板面前,用略有跑调的沙哑嗓音,一句一句教四个孩子唱国歌。四个孩子一句一句地学。下午许生学又跑到西辿小学教另外两个孩子。

两个月前,大风把旗杆吹折了,学校没有电焊机,修不了。“山里的孩子只有在学校才能看见国旗。我要让孩子从小就知道,国旗可以不挂到旗杆上,但得挂在自己心里。”

在另一座大山深处的农家院里,有场“一个人的升旗仪式”天天上演。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粗犷的声音在山西平定县吊沟村的大山深处响起,65岁的王宝柱在唱国歌、升国旗中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从2011年开始,王宝柱几乎每天都举行升旗仪式。过去,王宝柱的旗杆是一棵歪脖杨树,他的升旗仪式,就是一边唱着国歌,一边用棍子把国旗挑到树顶上挂着。

王宝柱的老伴去世了,儿女也不在身边。一个人住在大山里,国旗就是他与世界的情感联结,升旗让他觉得不孤单,也让他的生活充满色彩。“下地干活,自家院子飘扬着五星红旗,我就感到浑身有劲儿。”

2015年,王宝柱将旗杆换成了十米高的笔直木杆,还装上了滑轮,升旗不再像过去那么费劲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