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讲述:红军长征胜利对改革强军的启示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洪文军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10-28 14:25

10月21日,10时,北京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而矢志奋斗。长征胜利启示我们:人民军队是革命的依托、民族的希望,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赢得胜利的根本保证。长征锻炼了人民军队,长征磨练了人民军队,长征成就了人民军队,长征开启了人民军队发展的新起点。长征是人民军队的光荣,光荣的人民军队必须永远继承红军长征的伟大精神和优良作风。”习近平主席铿锵有力的话语在人民大会堂久久回荡……

万人大礼堂的深邃穹顶,繁星闪烁,红色五角星光辉耀目,给人温暖和力量。这不禁让人联想起茫茫太空,星移斗转,壮怀激烈。那些岁月淘洗、血火淬砺的真理,正在我们心中轰鸣回荡!

浩瀚宇宙,“飞马”行空!心随都是属马的两位航天员景海鹏、陈冬从太空俯瞰大地,天地悠悠,恍如隔世。当年红军走过了那样一条蜿蜒曲折的路,而现在中国军人的脚步已经走向太空,这是多么壮丽的长征!

关键词1:核心

日益成熟的领导核心是红军长征胜利的保证

1934年10月18日,夕阳西下,毛泽东躺在担架上,从江西于都县城濂溪路北门1号出发。

一年后,1935年的10月19日,毛泽东随陕甘支队一纵队到达陕北保安县的吴起镇。站在蒋介石看来异常贫瘠的土地上,他却说:陕北是两点,一个落脚点,一个出发点!

“长征的胜利,不仅保存了革命力量,而且使我们党找到了中国革命力量生存发展新的落脚点,找到了中国革命事业胜利前进新的出发点。”习近平主席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令人感奋。

仰望长征画卷,凝望抗战硝烟,今天我们深感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落脚点,这的确是一次给力的再出发。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更让周恩来等人意识到此前已经靠边站的毛泽东的战略远见,但是他不能左右王明的错误路线、李德的瞎指挥。令人欣慰的是,他和几位战友力主带上老毛一起远征。

中央红军夜渡于都河后3个月,遵义会议召开。会议的亲历者们凭着回忆最后“确定”了遵义会议召开的地点和时间——1935年1月15日至17日。此前,中央红军“家底子”快被李德败光了,一直被国民党追击,红军将士伤亡惨重,对李德的指挥忍无可忍。

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的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与会者“唇枪舌剑”。毛泽东的身体康复了一些,他发言后,带着伤发着烧参加会议的王稼祥接着发言:“我首先表示拥护毛泽东同志的观点,并指出了博古、李德等在军事指挥上的一系列严重错误,尖锐地批判了他们的单纯防御的指导思想,为了扭转当前不利局势,提议请毛泽东同志出来指挥红军部队。”《解放军报》刊发的一篇文章还原了诸多历史细节。比如,素来谦逊稳重、宽厚慈祥的朱德,这次也声色俱厉地追究起临时中央领导的错误。他大声质问李德:“有什么本钱,就打什么仗,没有本钱,打什么样仗?”博古被批驳得面红耳赤,无奈地说道:“我要考虑考虑。”李德远远地坐在门旁,只能通过伍修权的翻译来了解其他人在说什么……

“遵义会议放光辉,全党全军齐欢庆。”长征组歌这样唱,的确是有原因的。中学历史教材说:遵义会议开始确立实际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

回望雄关漫道长征路,在我们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重大历史关头,是什么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

毫无疑问,决定性的因素,是我们党形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坚强中央领导集体,确立了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地位。正如习近平主席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所说:“长征的胜利,使我们党进一步认识到,只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的重大问题,才能把革命事业引向胜利。这是在血的教训和斗争考验中得出的真理。”

遵义会议上“远远地坐在门旁”的李德,实践证明他不了解中国革命实际,是个“门外汉”。在他的指挥下,红军屡战屡败,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们:机械地执行共产国际指示,迷信和盲从苏联经验,严重脱离中国革命实际,拒绝并压制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就会搞糟甚至葬送革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走出遵义会议会场的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并不轻松。

自主决定仗怎么打,路怎么走,或者说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严峻考验着中央领导集体。

红军长征,艰苦卓绝,中央领导集体需要应对三大方面的斗争:与国民党军队的殊死搏击,你死我活,鱼死网破;与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的生死搏弈;与党内“负能量”的斗争。

遵义会议后,这三个方面的斗争可以说都加剧了。

国民党投入更多兵力绞杀红军,蒋介石飞赴前线督战,各地军阀保护自己地盘也是蛮拼的,土城战役等就是例证……

四渡赤水,飞越大渡河,过雪山草地……悲壮!艰苦!卓绝!

不论怎么说,遵义会议后,在中央领导集体的带领下,中央红军渐渐甩掉了追敌。

遵义会议后的5个月,1935年6月中旬,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到了四川小金县达维镇,接着在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举行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大会。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领导红四方面军的张国焘都出席了大会。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增强了红军的战斗力,总兵力达10多万人。

但是,张国焘自恃红四方面军有8万之众,兵强枪多,深感最有资格问鼎红军最高领袖,于是野心膨胀,另立中央,执意南下,结果造成红军巨大伤亡。

1960年秋天,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北京再次见到毛泽东,此时距离他们在延安窑洞中彻夜长谈已经过去了24年,斯诺向毛泽东提出一个问题:“你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毛泽东回答说,那是1935年长征途中,在草地与张国焘之间的斗争,“当时党面临着分裂,甚至有可能发生前途未卜的内战。”

毛泽东、中央领导集体的正确战略判断和大局为重的宽容,让红四方面军队的徐向前、陈昌浩和其他红军将士逼着张国焘听命中央,同意北上。

到达陕北后,最终选择背叛共产党、投靠蒋介石的张国焘,逃离延安时连个警卫员都未能带走。这也折射了中央领导集体的魅力。

成熟的领导核心是红军长征胜利的保证。诚哉斯言。

生死存亡关头,我们党的领导核心力挽狂澜!

回望长征路,让我们更深切地理解领悟核心意识,更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更有信心与力量,走好新长征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