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海天,航母龙骨的追梦赤子心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乔梦责任编辑:乔梦
2016-11-13 12:00

执剑海天,航母龙骨的追梦赤子心

——记辽宁舰高级士官群体

■中国军网记者 乔梦

青岛,胶州湾,是停泊远洋舰船的天然军港,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母战场。

119年前的11月14日,一纸《胶澳租界条约》使这里沦为德国远东舰队母港;青岛战役,日本在这里首次使用原始航母作战击溃德国,胶州湾再次沦为殖民地。

100多年过去了,随着一座现代化港口的建成,天然良港百年圆梦,这里,终于等来了国产航母辽宁舰的首次靠泊,迎来了自己的主人。

海港的愿望,由航母实现,而航母的梦想又由谁来完成?

辽宁舰高级士官“全家福”。中国军网记者乔梦 摄

向上看,梦想的重量不迎着挑战怎能感到

军港码头,一艘近二十层楼高的大船停泊在此,抬头仰望,至少需要环顾90度才能看全完整的船体。眼前,正是我国的第一艘航母——辽宁舰。

跟着引导员踏上舷梯,穿梭在迷宫般的船舱通道,忽冷忽热的气温、忽上忽下的复杂路线让第一次进来的人直犯迷糊。然而就是这样的一艘巨舰,令多少人心生向往!

刚迈进会议室,就看到班长们肩章上那一条条粗粗的折杠,眼前的他们,是一群平均兵龄比新兵年龄还长的老兵。

“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个大点的船,免得出海晕船太厉害。” 1991年入伍的阮万林是这群高级士官当中的“老大哥”。如今已是一级军士长的他,对曾经质朴而真实的“入伍初心”仍念念不忘。随着舰艇的更新换代,阮万林从扫雷舰到护卫舰再到驱逐舰,见证了中国海军大型舰艇研制、生产、列装的辉煌。

年12月,那时的阮万林已近不惑之年,面对曾经的梦想再次向他招手,那个一心想上大船的他会来吗?

“是战鹰还是蛟龙”?是年,海军航空兵某团的“机务之星”江学友也迎来了军旅生涯的第一道选择题。

“你回去再考虑考虑,团里还是希望你留下。”团长的办公室里,江学友拿着选调航母的申请书左右为难。

走还是留?窗外战鹰的轰鸣声接连不断。

“老江,以你现在安全保障的时间,年底准能立二等功。走了多可惜啊!”战友也忍不住劝他。

江学友的技术和贡献,全团有目共睹。在团里的荣誉墙上,他的照片一直都在进门第一排的位置,就连机务副团长的照片都排在了二楼。

面对召唤,阮万林拉着泪眼婆娑的妻子说:“这辈子我欠你的太多了,但是作为军人,当部队需要的时候,我必须能顶得上。”

放下先前的光环,江学友也选择投身航母的怀抱。

与他们一样,在来到航母部队之前,这些老兵都曾是原单位的专业骨干,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晋升了高级士官,有了相对稳定的生活保障条件。但究竟是什么让他们有的选择离别刚刚团聚的家人、放弃得心应手的工作岗位,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几代人,一个梦。

航空部门调运中队士官长江学友(中)。张凯 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