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素音谈长征:这不是败退

来源:《长征大事典》作者:韩素音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09-06 16:01

在五月的一次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决定将红军主力撤出中央苏区,实行战略转移。但当初并没有想象后来实际走的那么远,只想撤离并西进,与湖南、湖北省边界根据地的贺龙会师。

十月十日,冬天第一场大雾笼罩瑞金,撤退开始了。

周恩来伫立路旁,望着部队鱼贯而过。对发生的一切,他要负责任。这次撤退他是决策人之一。战士们一边走一边唱着歌。每一个团都由红旗引导。这不是败退,不是。已发出战斗宣言:红军北上抗日!它再次提出与中国一切愿意抗日的军队联合!

要是与莫斯科的无线电联系不中断,这可能不会发生。然而,宣言是由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及军事指挥员们起草的,国际路线派中的两人当时在根据地,他们不同意王明和博古的政策,也在这个宣言上签了名。没有征求李德的意见。

撤退的队伍中,有战士干部、青年队员、挑夫和担架手等共八万六千多人,还有些驮运东西的牲畜。走起来,排成长达十公里的长阵,朱德称之为蝎子阵。它的右钳是红一军团,指挥员是面色灰黄的林彪,政委是聂荣臻。左钳是由彭德怀指挥的红三军团。……八军团和九军团殿后。中间是领导人、干部、青年队、担架队员和扛着东西的挑夫。带走的东西包括印刷机,其中有一台可以印钞票;制造枪支的机器,其中有需要六个人扛的装箱的钻床和大齿轮;还有傅连暲的宝贝:一台笨重的X光机。这要二十人分三批轮着抬。走在中间的还有代号为“九十九”的报务员,带着无线电发报机,以及押运金条、银锭的保卫人员。毛主席骑在马上,背着一顶油纸伞,肩上挎着装地图的百宝囊。还有部队的炊事员,扛着十五公斤重的大铁锅,胸前交叉背着香肠似的干粮袋里装了三公斤分配的粮食。部队裁缝则扛着胜家牌缝纫机。

十一月二十七日,先头部队两个军到达湘江。这条又宽又深的河挡住了队伍通往贺龙根据地的去路。“九十九”试图用电台同贺龙联系,但没有回音。贺龙正遭到进攻,他也正在撤退。

渡湘江是十分可怕的。那是一场残酷的血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领导人中没人愿意谈起它。后来的记述各异。人们在记忆里对这些令人难以忍受的往事已慢慢地淡漠了。然而作为前锋的军团有一半人员伤亡,青年队有三分之一人员牺牲。

周恩来和博古争吵,也和李德争吵。部队四分五裂,出现逃兵,装备丢失,发生纵火和破坏。在一个叫龙坪的村子里,周亲自指挥扑灭一场大火。这是国民党特务纵的火。在龙坪,部队进行了休整,等着走散的人归队。

十二月十一日,中央红军占领湖南通道县城,在那里领导人开了一次会,讨论应该向哪里走?有人建议去四川。“在川北,张国焘同志建立了一个新根据地。”一九三一年张国焘被派到鄂豫皖根据地,一九三二年就把它丢了。他和根据地的军事指挥员徐向前在川北安顿了下来。李德表示不同意,坚持说他们仍应该设法与贺龙会合。周说:“在我们和贺龙的根据地中间有三十万国民党军队。”而且,贺龙自己也在撤退。这时周不再理会李德。他请仍然失宠的毛泽东发表意见。毛说:现在红军不可能再打仗了。在湘江蒙受巨大损失后,它还没有恢复过来。他建议向西去贵州省。在那里掌权的是三个军阀,他们靠鸦片赚钱。他们的军队被叫做“双枪兵”,因为他们都有一支步枪和一支烟枪,而且更喜欢用烟枪。另外,朱德和刘伯承都是哥老会成员,哥老会又叫袍哥,那三个军阀也是哥老会成员。这两位共产党指挥员说:“兄弟之间总是好说话。”外号“独眼龙”的刘伯承和贺龙一样曾在哥老会里有较高的地位。李德十分恼火。“周恩来同志,你开了一次非法会议。在没有召开政治局全会的情况下,你却让一个有农民意识的取消主义者毛泽东发表意见。”周脸无表情地看着这位共产国际的德国顾问。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