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谈长征

来源:《长征大事典》作者:邓小平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09-07 10:40

邓小平(资料图)

我们的胜利,一方面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另一方面也和统战工作分不开。长征到达陕北时,红一方面军只有六千人,加上陕北红军二十五军、二十六军一共只有一万几千人,被十多万敌人包围,非常困难。党把一些最好的干部派去做统战工作,加上其他方面的工作,在“双十二”事变后形成了抗日救国的新局面……

《全党重视做统一战线工作》(1951年3月26日),《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185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版

一九三五年一月,在我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上,张闻天同志根据中国革命实践的检验和自己的亲身体会,决然摒弃了王明的“左”倾路线,站到了毛泽东同志正确路线的一边,拥戴毛泽东同志对全党和全军的领导,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作了批判“左”倾军事路线的报告,起草了会议的决议,并在这次会议上被选为党中央总书记。他遵循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主持党中央的日常工作,维护真理,抵制谬误,坚决执行毛泽东同志为党制定的正确路线、方针和政策。在长征途中和到达陕北后,积极参加了对张国焘的右倾逃跑路线和分裂党的罪行的斗争。一九三六年春,他坚决支持了毛泽东同志渡河东征的正确主张。

《在张闻天同志追悼会上邓小平同志致悼词》,《人民日报》1979年8月26日

在历史上,遵义会议以前,我们的党没有形成过一个成熟的党中央。从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李立三到王明,都没有形成过有能力的中央。我们党的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也就是毛刘周朱和任弼时同志,弼时同志去世后,又加了陈云同志。

《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09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10月版

(摘录于《长征大事典》)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