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谈长征

来源:《长征大事典》作者:贺龙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09-07 15:24

资料图

红二、六军团会师

我们二、六两个军团会师以前都是多灾多难的。六军团肃反,不是也错杀了好多干部么,组织上让王震带一个班去杀张平化,王震去了一看,张平化哪像个AB团呢?就没杀。就因为这件事,王震也上了黑名单。王震指挥部队在九渡冲一仗打好了,这才解除了他的黑名单。那时,不是张启龙也开除了党籍吗?二军团就更惨了,党员只剩下夏曦、关向应、卢冬生和我四个人,根据地搞垮了,党也解散了,干部杀了一批又一批。洪湖到现在还一坑一坑地挖出白骨,干部损失最大。所以,两军都希望会师。六军团需要休息,二军团希望会师解决路线问题、党的领导问题。

那时,红三军听到六军团要来,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们出发是过去撞六军团去的。我们出发后走了一天,六军团来了。第一批李达带二百几十人找到我们;第二批郭鹏;第三批任弼时、王震、萧克都来了。

会师后,中央来电让分开,因为中央对六军团的情况不了解,对红三军的情况也不了解。两个军团不能分开,也不同意分开。

红三军有个特点,善于走路,一天可以跑百多里路,要打就打,不打就走,人不多但很精干。那时准备到陈渠珍的窝子里凤凰等地去,牵动敌人,减轻敌人对中央红军的压力。永吉城不好打。茶洞(永绥)一面是城一面是水,过去住个副将,是战略要地。围沅陵也是为牵动敌人。以后又打了浯溪后河。

红三军开始恢复政治机关,黄新廷任政治部主任,廖汉生任九师政委,后来在政治部。打下永顺后开了个会,解决夏曦的问题。很仓促。

二、六军团会师是团结的,六千多人,六千多个心,可是大家团结得像一个人,要怎么走就怎么走,要怎么打就怎么打。个别不团结的现象是有的,那是大海中的一个水泡。总之,二、六军团会师团结得很好,可以说是一些会师的模范。

关于反“围剿”问题

从常德、桃源回返大庸,是估计敌人的“围剿”要来了。在谿口可以把三县把起。把澧水封锁不了我们。那时,六军团只有郭鹏一个团行动,其余留在大庸、桑植一带。在大庸留些部队把守,主力放在慈利打两仗也可以,那里有平地又有山地,有密林,富足,人多,扩兵也容易,又是个很好的战场。黄石、浯溪河、蟠龙桥、凉水井、观音寺都很不错。临澧、石门南乡多富、北乡多肥呀!这地方地主多,通津浦有地主几十家。从慈利到大庸,走过沙木桥、九溪、三官寺,人口也很多,扩了许多兵。在新安,部队整训,可以不回来的。两军重新会合,看到这个地方(指大庸等地)很好。从前湘赣军区只有几十里路,现在看到这样大地区就满足了,想蹲下来,眼睛只看到大庸十八坪。红军扩大了(几千人),武器增加了,打敌人个把师是可以打的。这里有很广大的地区。从慈利出发带了一二百只船上水回到大庸。

我们回到大庸后再出去肯定是可以的,澧水、沅水挡不住我们。走南面可以出,东面也可以出,北面也可以出。张家湾、竹子口、黄石,能打就打,不能打过澧水石门也可以。我们如一支拳头伸出去,可以威胁常德、桃源。在这期间打上一两个好仗,就可以粉碎敌人的“围剿”。我们主张伸出去,但六军团怕水。其实水不深,可以随便徒涉的,南边、北边都可以出去。把他的封锁打垮;里头一圫,外头一圫,比较灵活。总之,出去是比较有利的。出南岸(慈利、桃源)可能比较好些。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走。当时争论不休。我们是轻装,地形熟悉。敌情了解。论战斗力来说也可以,过去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和他们争常澧,现在这么多人还怕?湘、资、沅、澧四水,我们困难,敌人也困难,他们要多少兵才能摆满。这边(西边)陈渠珍,那边三个保安团和川军郭汝栋部,敌情并不严重。伸出去打比在里头打好。里头打,把坛坛罐罐打烂了。中央苏区也是向外面打。从前打仗自己用框子把自己框起来了,邓中夏、夏曦,都是“寸土必争”,红军休息一天都是右倾机会主义。向南只能打长沙,向北,我们几次出去都打了胜仗。永顺城消灭了张振华一个旅,也是出去打的。打鱼的下拖网,鱼还跳出去嘛,我们比鱼还差?那还是“寸土必争”,根据地舍不得放,有个包袱,有的人不主张出去,就是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时)寸土必争的东西。

第一次出象耳桥,如果出去就好了。敌人跟上来了,我们再转回来打敌人。出象耳桥原想到石门。如果到石门就好了,四天的路程可以调动敌人。但有人不同意,怕回不来。到象耳桥又不走了。从桑植到那里两天的路程,两天路程不能调动敌人。山地,把部队伸到渔洋关也好嘛,完全可以的,伸出去,可以扩大几千人。那时多少有点右,胆小,还是根据中央苏区来的(离开苏区不能太远)那一套。

第二次出津市、澧州,有人不主张出去,怕一出去苏区就丢了。结果,一出去冬衣解决了,又有了钱、粮、人。后来是叫回来的,沿途边整训边回来的。等敌人靠拢了我们才走。怕出去,那是胆虚嘛,好像敌人来了我们就回不来了。

为什么当出去不出去?有(“左”倾)尾巴,军事路线问题未解决。我们出去如鱼得水,要怎么走就怎么走。(不走出去)硬把苏区吃的光光的,这家一升,那家一斗,把人家埋的坛坛都吃了好,还是出去开大仓好?

谿口、后坪战斗,拼消耗,那个地方小,不能大踏步地前进后退嘛,自己被动。

围龙山,主要是想消灭陶广、陈渠珍。那一仗未打好,围城也未围好。军部住兴龙街,四师冒一点就冲出去了,有点右倾。原来围城、打援、休整,后来改为围城、休整、打援,是个被动的打法,力量分散了。围城、打援、休整、扩兵是正确的,如果围城打援,我们两个军团的力量就集中起来了。打一路,打弱的,打了陈渠珍再打陶广,可以转得开的。这里有不同的意见,一个叫主动,一个叫被动。这是整个路线的问题。

两个军团会合是很好的,以后的行动也是很好的,出差错是个别的。两个军团团结得很好,互相帮助,互相支援,亲如兄弟。反“围剿”中某些战役没有打好,不是两个军团的问题,是整个路线问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