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武装斗争的道路有许多曲折

来源:《长征大事典》作者:李先念责任编辑:侯卧松
2016-09-07 17:25

……在红四方面军时,因坚持正确路线,一九三四年十二月被张国焘拘捕,在逆境中他(廖承志——编者注)坚守革命原则,忠于党的利益。到红军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才在周恩来同志的解救下获释。

《在廖承志同志追悼会上致悼词,(1983年6月),《人民日报》1983年6月25日。

一九三二年底,红四方面军主力转战到川陕地区后,又把活动在川东的游击军和其他地方武装力量扩编进来,形成了一支拥有八万人的强大力量。这对于抗击川、陕、甘的敌人,支持和掩护红一、二方面军的长征,促进革命形势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一九三五年六月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一九三六年十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一部分在陕甘地区作战,一部分奉命渡过黄河,尔后组成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艰苦奋战半年多,余部转到了新疆。留在鄂豫皖地区坚持斗争的红二十五军,后来一部分于一九三五年九月长征到达陕北,同陕北红军会台;一部分成为陕南游击队;一部分重新建成红二十八军,一直在鄂豫皖坚持游击战争,成为在南方八省坚持游击战争的重要力量之一。

《<艰苦的历程>序言》(1984年5月),《李先念文选》第470-471页,人民出版社1989年1月版。

我们党领导的武装斗争的道路,是胜利的道路。当然,也经历了许多曲折,红四方面军经历的曲折可以说更多一些。由于王明等“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特别是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恶活动,不仅给中国革命事业和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造成了严重危害,而且使红四方面军屡历险境,迭遭危难,付出了重大代价。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对张国焘的倒行逆施进行了抵制和斗争,并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清算了他的错误和罪恶,使自己锻炼得更加坚强,更能自觉地执行党的正确路线。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从来就把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同张国焘严格区分开来,明确指出,四方面军的干部是党的干部,不是张国焘个人的干部,并充分肯定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艰苦奋斗,不畏险阻,英勇善战,服从命令,遵守纪律,忠诚于革命事业的崇高精神和优良作风。因此,张国焘的错误和罪恶,丝毫无损于红四方面军的历史功绩。

《<艰苦的历程>序言》(1984年5月),《李先念文选》第472页,人民出版社1989年1月版。

……红四方面军的指战员绝大多数来自被压迫的底层,为了劳动人民的彻底解放,同命运,共呼吸,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始终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官兵之间,军政之间,上下级之间,工农分子和知识分子之间,新老同志之间,各部队之间,军队和地方之间,总的说来关系是融洽的,有了矛盾也能得到及时解决。在战斗、行军、长途战略转战中,指战员们发扬阶级友爱精神,舍生忘死,先人后己,相互帮助,相互支援的事例,不胜枚举。当迎接兄弟的红一、二方面军北上时,红四方面军指战员极为振奋,一面奋勇攻击、阻击周围的敌人,一面筹集大批粮食、牦牛、衣物,支援和迎接兄弟部队。当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时,朱总司令“天下红军是一家”,徐总指挥“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等至理名言,在部队中广为流传,成为抵制和战胜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强大动力。

《光辉的战斗历程——纪念徐帅诞辰九十周年、红四方面军成立六十周年》,《人民日报》1991年11月8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