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谈长征

来源:《长征大事典》作者:朱德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09-08 18:29

资料图

在红军万里长征中,伯承同志指挥五军团,有时任先遣,有时作殿后,所负任务无不完成,尤以乌江、金沙江、安顺场、大渡河诸役为著,更表现了艰苦卓绝、坚决执行命令的精神和军事的奇才。特别是在与张国焘路线作斗争中,坚持党中央的正确路线,团结和教育红四方面军广大干部到党中央的路线上来,促成红四方面军和中央红军的会合,更表现了他政治上坚定不移、善于工作的特长。

《祝刘师长五十寿辰》(1942年12月16日),《朱德选集》第86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版。

第五次反“围剿”,就更坏了,完全是洋教条,把过去苏区反“围剿”的经验抛得干干净净。硬搬世界大战的一套,打堡垒战,搞短促突击,不了解自己家务有多大,硬干硬拼。军事上的教条主义,伴随着其他方面的教条主义,使革命受到严重损失。直到遵义会议,在毛主席领导下,才结束了错误路线的领导。长征后,红一、三军团一共只剩下了七千人,这都是教条主义拒绝毛主席的正确思想,把方向搞错了的结果。

《在编写红军一军团史座谈会上的讲话》(1944年),《朱德选集》第132-133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版。

“九一八”以后,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痛心疾首于我神圣国土之被日寇蹂躏,充满了抗日的热情,数年间千方百计,经过无数艰难的流血的斗争和万里长征,以求达到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个伟大的目的。到达陕甘宁边区之后,这支军队对于抗日战争做了切实的准备工作:红军三个方面军的会师,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干部的准备,与全国许多友军的联络,这些都做得很好。七七事变发生,我们党中央和这支伟大人民军队的全体将士接到警报,即于事变发生的第二天发出呼吁,并要求出发前线,与敌周旋,不久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即出现在抗日的最前线。

《论解放区战场》(1945年4月25日),《朱德选集》第143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版。

……一九三四年,湘赣边区红军六军团在弼时同志等领导下,突围至贵州东部,与贺龙、关向应等同志领导的红军二军团会合,组成了红军第二方面军。由于弼时同志的正确领导,红二方面军曾经粉碎反革命敌人多次围攻,保存并壮大了自己的力量,终于经湘黔至滇西,渡过金沙江,到达西康而与红军第四方面军会合。当时以弼时同志为首的第二方面军军政委员会,不但坚决执行了党中央遵义会议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以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打击了敌人的围攻和追击,保存了红军的有生力量;而且在与第四方面军会合后,又坚决参加了反对叛徒张国焘的斗争,使红军第四方面军与第二方面军胜利地到达陕北,与红军第一方面军会师。

《悼任弼时同志》,《人民日报》1950年10月31日。

(摘录于《长征大事典》)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