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一座信仰的丰碑

来源:新湘评论作者:王树增责任编辑:杨红
2016-10-17 10:56

编者按

今年,是伟大的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6月18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从宁夏固原市六盘山机场一下飞机,就来到西吉县将台堡,瞻仰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参观红军长征会师纪念园、纪念馆,向纪念碑敬献花篮,向革命先烈三鞠躬。在纪念馆一幅幅图片、一件件实物面前,总书记不时驻足凝视。他深情地说:我们党领导的红军长征,谱写了豪情万丈的英雄史诗。伟大的长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革命风范的生动反映,我们要不断结合新的实际传承好、弘扬好。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长征要持续接力、长期进行,我们每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为纪念这一伟大壮举,弘扬长征精神,今天推荐著名军旅作家王树增的文章《长征:一座信仰的丰碑》。

人和自然相比之下,人的力量是如此渺小,“人定胜天”这句话在某种意义上是违反科学规律的。但是我觉得“人定胜天”这句话在哲理的层次上是被实现过的,那就是长征。

长征在精神层面上深刻地影响了人类进程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是建党95周年,也是长征胜利80周年。因此,今年关于长征的话题是一个热点。

我的作品《长征》写于10年前,也就是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时候。在写作之初,我的同行曾经多次问过我:有那么多好的题材你为什么不写?说得再俗气一点,有那么多挣钱的题材你为什么不写?你写《长征》,有人买吗?一个作家写出来的作品没人买,那你写它干什么?你也拿不到版税。当时我说了一句很狂妄的话,我说:你写卖不出去,我写就能卖出去。我非常感激我的读者对我的厚爱,我有一个刻骨的体会,读者不是爱我,而是爱我们这个民族。

在写作之前有一件事刺激了我。那是在2000年世纪之交的时候,美国《时代》周刊出版了一本书叫作《人类一千年》。为了出这本书,《时代》周刊邀请了世界上几十位顶级专家,他们都是政治、经济、人文、自然科学、文学艺术等各个行业中的顶级专家,来评选人类1000年以来发生的最重要的100件事情。

公元1000年,在中国历史上应该是岳飞所在的北宋时期。在漫长的人类文明发展的这1000年当中,该有多少事情可以入选,但是要选出仅仅100件事。评选的标准是这样写的:入选的事件必须深刻影响人类进程。

结果,中国入选了三件事。第一件是火药武器的使用,不是火药的发明。我考证了一下,是指北宋军队第一次在战争中把火药放在竹筒里发射,它标志着人类热兵器时代的开始。一直到今天,不管战争形态发展到电子战还是信息战,只要还有枪还有炮,人类的热兵器时代就没有结束,这件事依旧深刻影响着人类的进程。

第二件是成吉思汗的铁骑征服半个欧洲。在当代英语语系中有一个名词叫“黄祸”,就是起源于这件事,现在的欧洲历史学家提起成吉思汗还心有余悸。

第三件事就是长征。

选这件事,难道是因为这些顶级专家们对中共党史感兴趣?显然不是。那么他们为什么认为发生在几十年前,在中国国土偏僻的一角,在军事意义上可以忽略不计的一次军事行为,会深刻影响着人类进程呢?我想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长征这个事件在精神层面上深刻地影响了人类进程。这个事件最典型、最极端地折射出在人类文明发展史当中,是需要一种精神的力量支撑的。长征当中所折射出来的精神,是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核心动力,缺了这种精神,人类文明发展是不可想象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