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去左腿戴假肢的兵靠什么当上军事训练“教员”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海华 程志鹏 贺军荣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7-08-27 08:08

警营“马栏花”

■张海华 程志鹏 贺军荣

深秋的马栏,寒冷冰封了大地的生机,一朵朵无名小花却傲雪凌寒绽放。

汗水沿着脸颊滴进沙土,武警咸阳支队八中队二班班长郑明岗正在做动作示范,只见他一个摆浪,一米七的身体在空中270°轻盈旋转,抬头、挺胸,单双杠1至5练习,一气呵成,潇洒利落。

截去左腿、安上假肢一年多来,郑明岗的军事动作响当当,甚至是更加干净利落。

1

自2014年11月15日,郑明岗被紧急送往医院。要不是中队搬迁工作已经结束,郑明岗怕是还要拖上一段时间。

2014年4月初,中队开始调整勤务,各项工作必须专人盯守。郑明岗作为执勤点的“点长”,从人员调整到物资撤收,从看押执勤到一日生活,事事上心。5月初,郑明岗小腿肌肉疼,抽空去了趟医院,被诊断为训练伤。回来后他没放在心上,坚持执勤带班。10月初,郑明岗的小脚趾上长出黑点,并从侧边开始腐烂。11月初,他去了趟西安市西京医院,医生给开了些治“鸡眼”的药,可没想到,才一个月工夫,脚指头溃烂得愈发严重。待撤收工作完成,疼痛难忍的郑明岗才提出去医院的请求。

一进医院,郑明岗就被诊断为动脉血栓脉管炎。小脚趾已经干枯,完全没了血液。 

疼痛没有停止,病情仍在蔓延,医生告知要切除第二根脚指头。需要家属签字,本想担下一切的郑明岗才不得不把事情告诉了家里。闻讯赶到医院的父亲目睹儿子的病情,竟然当场晕倒。郑明岗在家中排行老四,有三个姐姐,一直被视为掌中宝贝。2010年冬天,高中毕业的郑明岗拿定主意,一心要当兵。“当兵就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2011年初新兵下连时,郑明岗申请去驻守在革命老区条件最艰苦、最偏远的马栏中队。他训练刻苦,学习认真,是当年唯一当上应急班长的义务兵。

又一根脚指头被切除了,谁料想,这一切仅仅是开始。手术才结束,病情再次蔓延。“每一次手术都可能要了他的命。”近2个月时间里,因为病情发展迅速,郑明岗的四个脚趾、前脚掌、脚踝全部被切除。麻药因为长期使用,效果不再明显,因药物过敏、止疼药“失效”,郑明岗每每疼得死去活来,从120多斤瘦到不足80斤。然而每当面对家人和战友时,他都在努力地微笑,甚至还宽慰亲友:“这个病本身就很难发现,发展也出乎意料,已经出现的问题只有面对才能解决!”

“医生,截到哪里就不会再疼了?”说出这句话似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病痛的折磨让郑明岗下定决心选择截肢到膝盖下,陪在一旁的母亲泣不成声。

手术安排在春节前。“让我用双腿走最后一次。” 郑明岗坚持拄着双拐走上楼,一步一步走进手术室,疼得浑身是冷汗。

被推出手术室后,郑明岗一直处于清醒状态。他闭着眼睛,听到亲友的哭泣声,心里却在想:“我该怎么面对父母?怎么面对战友?”

“妈,我想吃碗面。”开口的第一句话郑明岗斟酌了许久,他睁开眼,对母亲咧开嘴,扯出一丝微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