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两支部队如亲兄弟般团结 陈毅有绝招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海清责任编辑:李晨
2017-09-16 10:25

陈毅身兼红四军军委书记、军士兵委员会主任、军教导大队长、边界特委常委、梭镖师长(红四军十二师师长)等数职,工作十分的繁忙。

士兵委员会是红军到井冈山后设立的新的组织机构,它的任务,有人通俗而形象地说:“上至马列主义,下管扑克象棋”。主要就是向士兵进行政治教育;执行红军纪律,管理士兵伙食,民主监督长官等等。那时,红军中来自旧军队的军官不少,要是哪一位长官有军阀作风,打人骂人,士兵委员会就开会,点名道姓地批评甚至给予处罚。许多士兵这样说:“自从当上红军,有政治上的民主,有做人的自由,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所以毛泽东向中央汇报井冈山的情况时说:“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像一个火炉,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

陈毅虽然搞了多年的政治工作,但当士兵委员会主任还是头一次,新的工作带来新的挑战,他紧紧地抓住“民主主义”这条士兵工作的主线,把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他曾向中央写过一个长篇报告,全面总结红四军的斗争经验,其中对红军中的民主制度作了高度评价,并为此引用了一副对联:“红军中官兵夫薪饷吃穿一样,白军里将校尉起居饮食不同。”这副对联形象地反映红白两军中官兵待遇的天壤之别。

陈毅的政治工作很有生命力,他总是能找准切入点,政治工作渗透到军事生活中去。有一次,他在龙江河旁与红军战士谈心时发现了一个新问题。那位战士说,两军会师后,有些干部战士的思想发生了新的变化,来自南昌起义的人认为,自己人多枪多,武器好,能打仗。觉得秋收起义的部队武器差,穿着破烂,因而瞧不起他们。来自秋收起义的则认为,自己工农分子多,共产党员多,说南昌起义部队有军阀作风,纪律性差,是“油子兵”。

这些议论引起陈毅的警惕,“别小看这些不同的看法,它是导致两支部队不团结的苗头,如不及早遏制,将会削弱红军的战斗力。”经过一番思索,陈毅把这种苗头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并提出自己的解决办法:“将这两支部队的干部作些互相交流,以便消除隔阂,增强团结。”

毛泽东对陈毅的建议非常赞赏,认为这是红军队伍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重要组织措施。于是,从这时起,陆续从二十八团(南昌起义部队)调些干部到三十一团(秋收起义部队)去当营连长,又从三十一团调些干部到二十八团当党代表,何长工就是这样被调到二十八团去担任团党代表的。

龙源口大捷时,二十八团在战斗中缴获大量的军用物资和武器弹药,而三十一团在攻打茶陵高陇时,弹药消耗较大。这时,陈毅提出要支援三十一团弹药,可是很多人想不通,甚至有人提出要比赛,谁缴的武器就归谁,不能“分大户”。

针对意见不一致后,陈毅没有强求下面执行,而是召集师、团、营、连的士兵委员会代表开会。会上,陈毅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古时候有一家兄弟闹不团结,经常受人欺侮。一天,父母将他们召集到一起,拿来一大把箭,先让他们一根根地折,不一会,全部被折断了。接着,又让他们把箭捆在一起折,结果,怎么也折不断了。这一来,各位兄弟明白了团结起来有力量的道理,以后再也不闹意见了。兄弟们团结像一个人,再也没有人敢欺侮他们。

大家听后,觉得陈毅讲的这个故事说到自己的心坎里去了,于是,异口同声地表示:“应当支援三十一团。”

经过一番讨论,决定由二十八团拨给三十一团三门迫击炮和两挺机关枪,并动员二十八团的战士每天献出(5颗)子弹支援三十一团。那天,二十八团向三十一团赠送武器弹药的场面非常感人。三十一团的驻地摆着一排大箩筐,二十八团的战士陆续经过箩筐的旁边,将士们将一排排崭新的子弹投入筐内。有的战士还把自己磨得锃亮的“家底子”也献了出来。三十一团的干部战士深受感动,他们刷标语,喊口号,感谢二十八团的支援。这一活动体现了两支部队像亲兄弟般的团结和友谊。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