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兵会用耳朵“修”车 你说牛不牛?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王子祺 褚育书 赵昌璐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6-12-27 23:50

用耳朵“修”车?谁这么牛?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机车梦,每个男人对机械都是最痴迷的,每个男人都是机械兵。”

——南京政治学院汽车队上士钟威

一双“灵耳朵”,他能分辨车型,更能揪出病灶

“奔腾p90,钥匙拿右边柜子第三排第二个。”

“你这车是发动机的问题。小毛病,包在我身上。”

提起南京政治学院汽车队上士钟威,南政院的战士们无不称道:这家伙可是牛人啊,能用耳朵“修”车。他在车场值班室做调度时,不用抬头,只要车辆经过减速带,听听声音就能知道是哪辆车,闭着眼都能找到车辆配备的钥匙;车辆有毛病了,先不着急修理,在钟威面前开一开,让他听听发动机的“嗡嗡”声,一番“望闻问切”后就能给你找到毛病;略施小技,您就能皱着眉头过来,咧着嘴出去。你说牛不牛?

瘦高个子,高鼻梁,不少战友说他的性格跟他的外貌一样,像北方汉子一样粗犷。钟威入伍前在职高学过机电一体化,在修理厂也打过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修车的瘾比开车的瘾更大。

入伍第三年,钟威考入蚌埠汽车管理学院,学了两年汽车运用与管理。回到车队当调度员,管理汽车的派发与调遣,却总也摸不着车。他就经常拿着培训的教材,对照着书里的机车故障描述仔细聆听来往车辆的发动机声音。怠速不稳、涨紧轮坏这些问题他往往一下就能听出来。

就没出过错?他咧咧嘴、摇摇头:不会的!

值班下来后,领导看他整天琢磨修车理论,开车肯定不错,就让他试了试。还真行!班长拍了拍他的肩头:以后你就给首长开车吧,这驾驶技术领导们肯定放心。

可钟威磨蹭了半天,憋出一句:“班长,我想去修理厂,我就想修车!”

停了半晌,班长终于松了口:“你去吧。”

“黑指甲”是怎样炼成的

到修理厂后,钟威已经是第六年的老兵了.每天像学徒一样跟在老师傅后面看着人家拆拆装装,一边学一边听,跟着了迷一样。旁人不喜欢干的脏活累活,他却干得热火朝天,谁让他喜欢呢!捷达、3000、日系、轩逸、奥迪、别克、消防、大客,十几种车型钟威熟得跟自己的手掌一样。他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再加上好学,老师傅每次总是多给他点拨一点。正常的人培训两三年出师,他一年就把技术学成了。

手里嵌进去不少机油,也沉淀了更多经验。

“修车不像其他,你不自己钻肯定学不好。”老师傅的话被他奉作金科玉律,出师后的日子他也丝毫不敢懈怠。为学技术,他曾跑去地方维修场,偷学技师的维修方法。周末战友们休息“刷圈”的时候,钟威总喜欢一个人躲在房间研究修车视频,操作修车软件。经常拿着维修手册,凑在车旁边这里摸摸、那里敲敲。

他的维修技术在一次次修理实践中不断精进,兼任连队的维修员后,战友见到他的时间就更少了。

一次消防车在执行任务后损坏较严重。吃过午饭后,钟威抹了抹嘴就一头钻进车底下,一修就是两三个钟头。直到故障排除,他才抹了一把汗,把头从车底下探出来,“看看,咋样?”

风里来雨里去,钟威这车一修就修了五年,手上茧子厚了,皱纹深了,“黑指甲”也成了他的特点。

经常跟战友“红脸”,他倔得像头牛

车队的维修模式是自修和委托地方修理厂相结合,平时车辆的应急抢修、日常保养都由车队的战士来做。“爱车守纪,安全节约”是每名汽车兵的座右铭,也是钟威每次监督战友换机油、三滤时常挂在口头的话。

在车队,钟威兵龄最长,也是车队的副队长。平时跟战友相处从来不拘束的他,如果谁在汽车保养上出了问题,会立马拿出干纠察时的严厉劲儿,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那天是车队的车场日,钟威照例进行车辆的保养检查,发现有的汽车没有进行定期保养。他立即黑起脸来,在晚点名上对那名驾驶员进行严厉的批评:“是分内之事就要做好!保养事儿虽小,却是保证车辆正常行驶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还有一次,驾驶员急着出车,但钟威认为那辆车车况不好,还需要检查。驾驶员有情绪,钟威便憋红脸与驾驶员大吵了一顿:你知不知道车况关系到我们战友的安全,车队前两年有一次因为保养不及时造成汽车爆胎,差点要了一车人的命……

当一辆车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会心疼。修不好,他会像强迫症一样连夜加班修理,谁也劝不住他。他常告诉战友,“汽车行驶就像人走路一样,做机械运动久了,也会老化。及时保养、及时维修问题就少了。”

但钟威自己却很少休息。战友们说,钟威只待在三个地方:值班室、维修厂、修车的路上。每次出车他都要听听发动机的声音,确定没问题后,才拍拍老家伙,满意地离开。去年十月份车队“零事故,零违章”的事迹上了院网首页,钟威笑开了花。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车队有这样一个老技术骨干,让人放心。

每周周四,钟威都会用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给战士们讲车辆保养和维修的知识。懂行的人说他的修理技术到地方4s店做个二师父没问题。他说自己必须把技术传承下去,面对每一个前来请教修车技术的战士,他都倾囊相授。

晚上的空闲时间他喜欢吹萨克斯,《北国之春》是他的拿手曲目。当想家的思绪化作音符飘荡在连队上空时,他想自己的家却也舍不得部队这个家。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