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脖子以下”的改革如何科学定编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薛亚 谭小龙 顾木科责任编辑:李晨
2017-01-12 00:12

军队力量编成是军队“脖子以下”改革的重要内容,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科学编成军队力量,优化力量组合,已成为世界各国军队改革关注的焦点。今天出版的《中国国防报》刊发文章《科学编成军队力量》,解读军队“脖子以下”的改革如何科学定编。

科学编成军队力量

■薛 亚 谭小龙 顾木科

●以装定编,是军队力量编成的基本原则

●使命任务是军队力量编成的基本依据

●力量编成应力求扬长避短,善于继承历史和外军经验

●精干、联合、多能、模块、高效是未来力量编成发展方向

军队力量编成是军队“脖子以下”改革的重要内容,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科学编成军队力量,优化力量组合,已成为世界各国军队改革关注的焦点。

坚持以装定编

军队力量编成,一般意义上是指构成军队中各种力量及其编组形式,单位、人和武器装备是力量编成的主要构成要素。军制上称之为军队的编制,作战指挥上通常称之为力量编成。平时以编制表的法定形式予以确定,战时或执行非战争军事任务时则以平时的编制为基础,按照任务要求和相关科学合理的编组原理对军力进行编配组合。军队力量编成包括军队领导指挥机关编成、军兵种编成、作战力量编成、保障力量编成等。其中,军队作战力量的编成是各国军队关注的焦点。

军队力量编成的一般标准是:作战部队分类合理,功能齐全,编制充实,能够根据不同任务需求,实施快速、灵活、高效的编组和合成,实现整体作战功能的最大化。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军队力量编成,前提条件是要有力量可编,否则力量编成就成了无源之水。因此,以装定编,是军队力量编成的基本原则。贯彻“以装定编”的原则,就是根据装备的技术性能和维护使用要求,确定具体操作人员的数量及编成;根据装备系统形成和发挥整体作战能力需要,设置领导指挥、教育训练以及各项保障机构和人员的数量、结构以及编成;根据装备的战术使用要求,确定部队编组形式;根据装备发展变化,对军队力量编成进行相应调整。现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新型装备不断涌现,深刻改变了军队力量结构体系,促使军队力量编成不断向精干、联合、多能、模块、高效方向发展。

依据使命任务编

虽然世界各国军队力量编成各有特色,但是在确定军队力量编成的众多因素中,使命任务是最基本的依据,同时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也影响力量编成。

军队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工具,国家利益始终是军队使命任务的聚焦点。国家利益延伸到哪里,军队使命任务就应当拓展到哪里,军事能力就应当保障到哪里。因此,以任务为牵引,始终是确定力量体系构成和力量编成的基本依据。通常是依据国家在不同战略方向上的使命任务,分析军队可能跟谁打、打什么仗,在哪打、什么时机打、打到什么程度以及需要什么力量打等关键问题,明确军队可能担负的作战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种类,在此基础上,形成军队力量编成的基本编制方案和战时(或非战争军事行动时)作战任务力量编成的各种可能预案,并确定出军兵种作战力量的优先发展顺序。力求在兵力兵器力量编成总体上达成对敌优势,形成威慑与实战能力较强的作战力量体系。如俄罗斯军队为应对北约东扩,2016年底前在西部军区新建两个装甲师、在南部军区新建一个师,并在加里宁格勒部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和“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

同时,力量编成又是随着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变化而变化的。军队力量编成有着十分鲜明的时代烙印,即力量体系的技术形态和组织形态,必须与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发展相适应。一支军队只有适应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发展,科学编配作战力量,才能在战争中占据战略和战争的主动地位;反之,就会被动,甚至惨败。例如,俄罗斯参与叙利亚战争时,为应对有西方背景支持的高强度信息化作战,主要作战力量编有空军部队、少量的海军部队和特种作战部(分)队。当2015年11月24日一架苏-24战机被土耳其战机击落时,俄军方与最高决策层立刻意识到,未能有效控制土叙边境地区制空权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为此,俄军及时向叙赫米姆空军基地增派了10至12架战斗机,并把S-400和“铠甲”等防空系统空运部署至叙利亚境内,进一步完善周边区域防空网络。

力求扬长避短

军队力量编成应注重扬长避短。战争是力量体系间的对抗。结构决定功能,不同的力量编组和配备,形成的功能也是不一样的。对抗中,力量编成应力求有利于发挥己方的长处,同时又能有效地抑制对方效能的发挥。比如,现代战争是以信息为主导的体系对抗。只有将各级各类作战要素有机整合、系统配套,才能实现整体作战效能跃升。依照体系配套的要求,体现在军队力量编成上,应从战略高度上优先重视全军性预警侦察、指挥控制信息系统的建设,使各军兵种作战力量有“信息系统”可依,形成体系、突出自身兵力、兵器方面的优势,力避将自己的短板暴露给对方,最终使军队力量编成在基本作战单位层次上达到战术技术配套,在战役军团层次上达到战役配套,在全军战略层次上实现战略配套,形成从微观到宏观的优化组合。

同时,力量编成要重视经验积累。经验积累,就是注重对国内外军队力量编成调整改革中有益做法进行科学总结和选择性继承。在军队组编发展史上,各主要国家都普遍存在历史继承和相互参仿的现象。比如,我军长期实行的“三三制”编成原则,就是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国内革命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实践、借鉴苏军经验逐步形成的。另一方面,对于世界各国军队而言,军队力量编成本身,也必然存在反映普遍现象的一般规律。如美军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历了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干涉利比亚战争等,积累了丰富的现代作战经验教训,从而持续推动了美军力量编成的调整改革。目前,美俄军队已经形成了信息系统支撑下的体系作战能力,突出诸军兵种联合一体、作战力量与保障力量协调一致。平时军兵种部队按“积木”的形式编成,组织联合训练、联合保障,战时可根据作战需要打破军种界限灵活编组,形成功能性的作战力量集团。外军经验教训虽然是间接的,但仍具有十分宝贵的价值,值得各国军队结合本国军队具体情况学习借鉴。

(薛亚系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部研究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