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军营】绝密押运,一路烽火一路忠诚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吴敏 张歆责任编辑:康哲
2017-02-09 21:54

绝密押运,一路烽火一路忠诚

中国军网记者 吴 敏 通讯员 张歆

没有诗意,唯有远方。2月9日,听着广播里热热闹闹的欢乐序曲,记者跟随武警陕西省总队押运兵踏上征程,感受一路烽火一路忠诚。

“你看过电视剧《绝密押运》吗?”记者一上车,好奇地抛出问题。没想到,年轻的排长黑脸一板,冷冰冰地说:“执行勤务可不是演电视剧。你所采写的稿件必须做到:不准提及人名、时间,不准拍照、摄像,不准询问路线、站点……”记者默念一遍押运兵版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暗自嘀咕:“别的采访对象见了记者,生怕漏了自己的姓名,他们却甘愿无名。”按照他们的保密纪律,记者在本文中隐去所有人名信息。

无名亦可为英雄。记者观察不大的车厢,发现此次押运条件并非传说中的“住的是铁皮房,吃的是硬干粮”。不仅有空调冰箱,还有图书扑克。铺着白床单的铺位上,军被整整齐齐叠放成豆腐块。同行的铁路公安人员告诉记者:“随着国家运输条件高速发展,列车押运条件也已升级改造多次。”说着,他指着监视屏幕解释,列车前后车身都有监控摄像头,就像给列车安装了行车记录仪,既便捷又安全。但是,不论押运条件如何改良,押运兵的责任心和警惕性无法取代,他们所肩负的重担一点没有改变。每次列车靠站或临时停车,都需要押运兵全副武装警戒,处理突发情况。

坐在“咣当咣当”的列车上,记者征得允许,查阅押运日记,在跳跃的时光里,撷取押运兵的誓言与梦想。

2016年6月,下士小马:“子夜,大雾。列车临时停靠,下车分组警戒。橘黄色的灯光穿过浓雾,并未照亮远方。我使劲睁大双眼,前看不到车头,后看不到车尾。排长带着我,一脚高一脚低巡逻。我们一手持枪,一手摸着车厢铁皮朝前走。一节节车厢挨着过,一遍遍从头数到尾。千万不能出差错!听说,某单位在押运途中,曾经发生过车厢脱挂的情况。我不断提醒自己,警惕再警惕!1圈,10圈,50圈……忽然,我看到一个黑影摇摇晃晃走过来。‘站住!军事行动,请立即离开。’我拉开枪栓,大声警告。那人丝毫不理会,继续向前。‘呯!’我朝空鸣枪警告,黑影踉跄两步,冲到我身边。我闻到浓烈的酒气,原来是个醉汉。但排长和我丝毫不敢大意,一把扭住肩膀,按倒在地,扭送给铁路公安。太阳高升,大雾散尽,重新出发。我才发现,已经连续巡逻了10个小时。”

2016年中秋节,中士小黄:“有一种距离叫咫尺天涯,有一种思念叫刻骨铭心。今天,列车停靠点距离我家不到1000米。如果冲刺到家,肯定不到5分钟。一年没休假,我好想回家看一眼,哪怕只喊一声:‘爸妈过节好!’可是,家在左,哨位在右,中间是押运兵的责任。我不能回家,也不能打电话。不知者不痛,幸好爸妈并不知晓这件事。我知道,不止我一人,大家谁也没跟家人说过自己的工作性质。等到任务结束,我就休假回家看看爸妈。”

2016年10月,上士老关:“这是最漫长的等待,这是最寻常的考验。原地等待出发命令,今天是第19天。或许就在下一分钟出发,或许依然遥遥无期。听同行的铁路公安人员说,此处有个别名:‘黑瞎子站’。现在,我们也像黑瞎子一样守在黑暗里。列车不启动,就没有电,不能照明。地表气温太高,衣服被汗水湿透又晒干,布满白花花的地图。别说洗澡洗衣服,我都十几天没洗脸了。因为无法补给,饮用水不足,水箱里的水还要留着做饭,谁也不舍得多喝一口水。我的嘴唇裂了又裂,血珠子抿进嘴里咸咸的。没有蔬菜,顿顿白饭加盐,一天三顿饭也被减成两顿。如果说,诗人笔下的等待是浪漫;那么,士兵眼中的等待是责任。那首老歌唱了千百遍,依然会感动,却不知道是为歌词,还是为了自己——看他背影的成长,看他坚持与回望…… ”

“前面有疑似路障,临时停车,立即下车警戒巡逻。”采访尚未结束,对讲机里突然传报紧急情况,坐在记者对面的排长一声令下,带头跳出车门,矫捷的身影冲向前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