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移防,他们的“闯关东”有啥不一样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刘建伟 康子湛 王昭廷责任编辑:杨帆
2018-01-12 09:03

新时代,千里移防“闯关东”。这是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快速融入新环境推进战斗力建设的新闻调查。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数九寒天,该旅在林海雪原中进行练兵备战,锤炼严寒天气下部队作战能力。王昭廷 摄

新时代,千里移防“闯关东”

——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快速融入新环境推进战斗力建设新闻调查

■解放军报记者 刘建伟 康子湛 通讯员 王昭廷

环境一变,从生活到作战都完全不同——

按“舟上的记号”难寻昔日手中那把“剑”

“入乡就得随俗,老习惯适应不了新环境!”

移防带来的地域差异,不仅让炊事班长张中胜犯了难,也给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合成一营三级军士长杨勇添了不少“麻烦”。

几天前,驻地下了一场大雪。“真好玩!”第一次零距离感受冰雪天地,班里的几个南方籍战士嘴巴都乐歪了,休息时还跑到室外打雪仗。作为连队骨干,杨勇却心事重重:“某新型坦克刚列装不久,就赶上这样的恶劣天气,专业训练咋开展?”

杨勇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一次实装训练,有着十几年检修经验的他怎么也发动不了坦克。

“难道是操作方式不对?”几名驾驶员聚到一块,诊断半天也没找到“病根”。望着眼前茫茫雪野,杨勇感觉自己就像“老牛掉进水井里——有劲使不上”。电话请教厂家才知道,新列装的装备大部分是风冷发动机,在高寒地区油温水温必须要提前预热才能发动。

移防是把“量人”的尺,寒区是把“试钢”的剑。移防后不久,一个个“水土不服”的问题,成了摆在该旅官兵面前的一张张新考卷。

先说天气。“我的小家就安在部队原驻地,以往回家不到10公里,现在回家要跨越小半个中国。”宣传科科长田丰两地分居,他的手机上至今保存着原驻地的天气预报,两地温差接近40℃。

“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警勤连班长黄坤告诉记者,以前一提起东北,脑海里就会闪现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美景。“没想到这么苦、这么累、这么冷……”黄坤说,那天在野外训练渴得不行,掏出水壶仰脖往嘴里倒,发现水早已成了冰坨。

“一寒生百难。”该旅领导调查发现,以前部队移防少,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官兵习惯了原来的环境和气候,移防后大家对新驻地不了解、不熟悉、不适应的问题一下子显现出来。

“以往抓战备工作根本不用考虑‘冷’的问题,如今严寒可使液体冻结,燃油黏度增大,汽油挥发性和电瓶容量降低,橡胶硬化,车辆发动时间增加……”该旅保障部领导说,“抓战备工作,不把这些因素综合考虑进去肯定不行。”

这天上午,紧急出动号骤然响起,该旅官兵闻令而动。然而,手持秒表的旅长郭庆新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物资装载时间变长了、战车启动出库时间变长了、人员集结时间也变长了……最终,全旅紧急出动时间比以往慢了不少。随后的构工伪装,因为冻土太厚,官兵挖得筋疲力尽……

“全旅近九成的官兵长期生活在温区,没有经历过严寒生活。”看着案头的调查报告,该旅领导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寒区冬季特殊的气候和环境,对部队提出了全新的挑战。

“风刀霜剑迎大考!环境一变,从生活到作战都完全不同了。”郭旅长心里有着深深的忧思。“‘舟上的记号’难寻昔日手中那把‘剑’!我们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眼前的白雪,更是以往的惯性思维。移防后,战备理念、方案、预案等如果不能及时跟进调整,无异于‘刻舟求剑’。”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