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新”丨公费定向师范生撑起乡村教育振兴的蓝天

来源:新华社作者:白少波 谢樱责任编辑:康哲
2018-01-13 09:51

1月9日,寒冬中的莲花山霜雪漫天,树木被冰挂包裹。受冰冻天气影响,地处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花垣县供电中断了,偏远山区山脚下的寄宿制学校吉卫民族小学夜晚一片漆黑。

“日出唤醒清晨,大地光彩重生,让和风拂出的音响,谱成生命的乐章。”教室里,龙海燕老师正挥舞着手机,借着这一点点亮光,学生们一起唱着歌。突然,灯亮了,来电了,教室里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5年前,龙海燕作为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的公费定向师范生,毕业回到大山里的家乡任教。她热爱学生,把教师这个职业视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龙海燕从教第一年任小学一年级语文老师,她班上的学生小欣是个孤儿,和祖母相依为命,每当被问及父母时就会掉眼泪,学习成绩也特别不好,

为了让小欣勇敢面对困难,龙老师想出一个办法:带着小欣和几个学生在校园里开辟了一块小菜园,种菜浇水、记录菜苗生长。每次在班上放映菜园的图片时,同学们羡慕的目光让小欣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有成就感。

自信了,学习劲头也就来了。半学期一过,小欣的学习成绩一跃成为班上的第一名。“正是这件事让我懂得了教师的关爱,对于一个孩子是多么的重要。”龙海燕说。

学生小玲的父母离异了,父亲每天把精力都放在农活上,基本顾不上小玲。在学校住宿的小玲泌尿系统有问题,会不由自主地漏尿。有一段时间,她每天身上都有异味,班上的学生不喜欢她,都捏着鼻子离她远远的。为此小玲很自卑,学习成绩也不好。

“我们应该爱护帮助身边有困难的同学,而不是歧视她们。”龙海燕成为小玲的班主任后,首先从同学们的思想教育做起,同时告诉小玲:“我们要面对困难,要独立坚强,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好。”

龙海燕和小玲约定,每个星期带3条裤子来学校,经常提醒她换裤子,并把换掉的裤子拿去清洗。她还耐心地向小玲的父亲讲家庭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一年后,小玲的身体痊愈了,每天穿戴得干干净净,学习成绩有了明显进步,同学们也不再疏远她,她脸上的自信与快乐越来越多。

农村的孩子不擅长语言表达,小玲在一次作文中写道:“我有一位美丽善良的语文老师,她是比我妈妈还要亲的人。”这句话让龙海燕感动了很长时间。

“教师这个职业,给我带来幸福感与成就感。”龙海燕说,学校是个让人觉得幸福与快乐的地方,这份幸福感、成就感源于踏实的心态,这是从第一师范带回来的“安于教育、回报教育、奉献教育”的初心。

龙海燕所说的“第一师范”——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是中国现代师范教育的摇篮之一,是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任弼时、李维汉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母校。

近年来,为了解决师范生生源质量差、高素质小学教师短缺和公费师范毕业生就业难问题,第一师范学院开创了初中起点六年制本科学历农村小学教师公费定向培养模式,成为我国公费师范教育的重大创举,2010年被列为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第一师范学院校长童小娇说,目前学校已经形成“初中起点、六年一贯;综合培养、分向发展;三性融合、三位一体;实践导向、能力为先”的乡村优秀小学教师培养经验。

童小娇介绍,截至2017年,第一师范已培养毕业1361名具有“能说会道、能唱会跳、能写会画”特色的六年制本科小学教师。目前,在校师范生中公费定向师范生有10609人,成为全国最大规模的乡村小学教师公费定向培养高校。

公费师范毕业生综合素质高、发展潜力大,正迅速成长为乡村教育骨干。2011届毕业生蒲晴自愿到山区小学从教,先后被新晃县评为“优秀教导主任”“优秀乡镇教师”。2016届毕业生向立华工作不到一年,其负责的学校关工委工作获得怀化市教育系统先进单位,他被评为2016年溆浦县优秀教师。

2017年11月20日审议通过的《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指出,要重视建好建强乡村教师队伍。

这一决策让长期从事乡村教师培养工作的童小娇非常激动。她认为,未来国家和地方应大力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和保障,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拓展提升渠道和发展空间,公费师范教育将实现可持续发展。

湖南省公费定向师范生加入乡村小学教师队伍,提升了师资水平和乡村义务教育质量,促进了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和教育公平,获得了社会的广泛赞誉。经过四年的磨炼,2016年9月龙海燕被任命为吉卫民族小学副校长、教务处主任,“我要用自己的所学回报家乡,让更多孩子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龙海燕说。

(新华社长沙1月13日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