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150天:从上校到列兵,看一位女教员的“人生拉练”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屈莉责任编辑:岳修宇
2018-08-21 03:34

150天,有关人生价值的问号被一一拉直,龙腾虎跃的军营给她注入新的活力;20公里,有关前途命运的担忧被悉数化解,携手并肩的战友为她点亮新的征程——坚定走下去,走出一片江天辽阔,走出一段无悔人生。150天,一位回归基层“加钢淬火”的军校女教员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和成长变化?一切都在一场20公里的战斗拉练中得到了确认。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当兵150天:一位女教员的“人生拉练”

■屈莉

这是陆军指挥学院副教授屈莉到东部战区陆军舟桥某部当兵代职150天的一篇体会文章。

150天,一位回归基层“加钢淬火”的军校女教员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和成长变化?一切都在一场20公里的战斗拉练中得到了确认。

20公里,对身边的战友来说,也许只是一次例行训练;于她而言,却好似重走了二十余年从军路——虽然沿途的风景一直在变,时而繁华时而荒凉,但初心并未改变;虽然脚下的道路一直在变,时而平坦时而坎坷,但追寻的梦想并未改变。

150天,有关人生价值的问号被一一拉直,龙腾虎跃的军营给她注入新的活力;20公里,有关前途命运的担忧被悉数化解,携手并肩的战友为她点亮新的征程——坚定走下去,走出一片江天辽阔,走出一段无悔人生。

——编 者

屈莉(右二)与战士们开心地聊天。李晓林摄

第一个5公里,天色尚早。远处一轮红日升起,江水像一面巨大的铜镜,泛着粼粼波光。大堤上,我们的队伍沉默疾行,只听到迷彩鞋底摩擦地面的声响。这一刻,我的思绪飞回到了几个月前……

“列兵屈莉!”“到!”

今年3月31日,我奉命来到东部战区陆军舟桥某部二营,开始为期5个月的当兵代职锻炼。

这是一支在应急抢险任务中屡立战功的英雄部队。

报到伊始,我摘下上校军衔,换上“一道拐”,成为六连4班的一名列兵。从军24载,我当过军校学员、海军翻译、陆军教员,唯独缺少“战士”经历。如今,回归“兵之初”对于我来说恰当其时。因为,近段时间,始终有两个问题在我心中盘旋:我从何处来?我要往哪里去?

第一次参加连点名,战友们一开嗓的歌声把我镇住了:“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过得硬的思想红彤彤……”

这歌声,简直可以把天花板掀翻。我能想象到惊涛骇浪中,他们架桥开路,用双手高高托举起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急难险重任务锻造了钢铁般的战士,源源流淌的红色血脉铸就了火热军营。那从胸膛中爆发出的声音,瞬间唤醒了踯躅不前的我。

18岁参加高考,我携笔从戎。如今,24年过去,望着眼前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我仿佛又看到自己当初的模样。

点名时,连长郑重其事地看向我。“屈莉!”“到!”“给大家说几句!”“是!”我稳了稳神,走到队伍前,敬了一个军礼之后直抒胸臆:“亲爱的战友们,就在今天之前,我还是一名普通的军校教员。此刻,我已经成为一名光荣的列兵。希望一个月后,我能像你们一样,唱着激昂的歌曲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第二个5公里,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月光皎洁,深青色的暮霭笼罩着江面。夜色里,脚下原本平坦的水泥路似乎变得坎坷起来,部队继续沉默疾行。只有遇到坑洼时,才能听到前面战友回头一声低吼:“小心!”我的脚步开始变得沉重,机械地跟着队伍向前移动……

屈莉(右一)向战士了解全型舟构造。李晓林摄

还在玩“抖音”?NO!看我们玩“抖绳”

只有跟着部队来到训练场,才能真正理解“重舟二营”中“重”字的含义。营里装备的共同特质就是“重”——一个桁架500多公斤、一根衡桁200多公斤,连最小的桥板一块也有75公斤……这些装备的连接铺设几乎全靠战友们手抱肩扛。

为了锻炼过人的耐受力,战友们全力以赴。单杠卷身上、平板支撑、俯卧撑,每天必练;5000米跑后再来一个400米全速冲刺,只能算是热热身。最有趣的还要数“抖绳”大赛,此“绳”学名“锚纲”,每根重约75公斤,要求“选手”双手各执一“绳”,同时用力抖动,看谁抖动的波形大、坚持时间长。战友们明明已经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却争先恐后、乐此不疲。

每每看到这一幕,我总会嘴角上扬、眼眶湿润:这是一群多么可爱的战士!他们被烈日晒得皮肤黝黑,但个个笑容灿烂、眼神清澈;他们终日重复着枯燥乏味的训练,但精神饱满、勇敢顽强。年轻的他们,把“奋斗”变成了青春的日常。他们见到我,常常会羞涩地对我咧嘴一笑,唤声“教员好”。其实,这群战士才是我的老师。他们用纯粹和质朴教会了我苦中作乐。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