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中有爱,让新条令带着“温度”落地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赵雷、易明疆 等责任编辑:高千一
2018-05-07 00:53

令行禁止三军同。新修订的共同条令颁布施行,标志着我军正规化、法治化建设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学习贯彻新修订的共同条令,关键是在严格遵守上下功夫,在提高执行力上下功夫。今天的《中国国防报》刊发专题策划,报道各部队学习贯彻新条令的经验做法。 

让条令带着“温度”落地

——基层部队学习贯彻新一代共同条令故事采撷

 

亲属来队有“专车”接送

【条令摘要】军人亲属来队,单位首长应当安排军人与亲属团聚,并介绍军人在部队服役的情况;军人直系亲属临时来队,有条件的单位可以安排车辆到临近的车站、码头、机场接送站。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第一百九十八条

“郭班长吗,你的接亲属派车申请批准了,营里还给你安排了带车干部。”晚饭过后,陆军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作战支援营营部文书乔有成,给该营警卫勤务连上士班长郭金超打电话,告知他到机关领取派车批复。

放下电话,郭金超愣了:“派车申请我是写了,但是没有上报啊,这是咋回事?”前不久,新一代共同条令在军内权威媒体公布后,郭金超感到新修订的内容与基层官兵联系更紧密了,特别是内务条令中新增了直系亲属来队可以安排车辆到临近的车站、码头、机场接送站的规定,这让郭金超喜上眉梢:5月3日,母亲要从吉林老家来部队看望他。

“让母亲坐坐军车,她得多高兴啊。而且又十分便利,不用发愁倒好几趟车了。”想到这,郭金超急忙写了一份亲属来队派车申请,可转念一想:“为了一个战士派军车接送亲属,这合适吗?”几经思索,郭金超把写好的《亲属来队派车申请书》夹在教育本里,没有上报。

说来也巧,指导员张勇在对全连的教育本进行批阅时,发现了郭金超的这份派车申请。他明白郭金超的顾虑,便“做主”将申请逐级上报,很快便批复下来,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透过车窗,第一次看到大海的郭金超母亲十分新奇,她不停地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着小视频。郭金超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一种军人独有的荣誉感油然而生……

【官兵感言】新修订的共同条令颁布实施后,部分官兵仍存在一定顾虑,倾向于用惯性思维审视条令的变化。作为带兵人,要及时引导官兵了解和掌握新一代条令的精神实质,从思想上认清新变化中的“暖心”之举,让每名官兵没有压力地去享受那份“红利”。——张 勇 

用手机不再东躲西藏

【条令摘要】基层单位官兵在由个人支配的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时间,可以使用公网移动电话。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第二百八十二条

“这个郝贺,大周末的发了手机咋也不接电话!”

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三营教导员何亮焦急地盯着手机屏幕,可电话却迟迟没有接通。由于临时通知核对信息,何亮不得不叫回在服务社买东西的营部战士郝贺,谁知几个电话打过去,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新修订的条令刚刚发布不久,明确基层单位官兵在休息时间的手机使用问题,可关键时刻还是联系不到人。“手机成了摆设,要这手机有啥用?”何亮有些上火。

电话这头,何亮找不到人心急如焚;电话另一头,却出现颇为戏剧性的一幕:郝贺早就察觉裤兜中手机的震动,可是无奈走在主干道上,四处都是纠察的眼睛,所以迟迟不敢掏出手机。任凭兜内手机响,他自“岿然不动”。直到抵达服务社,郝贺才小心翼翼掏出手机,一看是教导员的未接来电,立刻回拨过去。

“手机就在身上,怎么不接电话?”郝贺感到有些“冤枉”:这么多年养成的使用手机的“习惯”,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郝贺的经历引起战士们的共鸣:之前都是统一在宿舍内使用手机,一下子手机使用放开了,遇到纠察还是会下意识地紧张。还有一名战士讲了自己的亲历:曾经有一个周末,想和对象说会儿悄悄话,一个人到晾衣场打电话,谁知被纠察逮了个正着,吃过手机的“亏”,自然会更加小心。

听到战士们的声音,何亮便结合新条令,为全营上了一堂主题为“用好手机从我做起”的教育课,引导官兵在由个人支配的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正确且“理直气壮”地使用公网移动电话。自此,何亮再也不用担心“关键时刻”打电话找不到人了。

【官兵感言】即使电话在休息时间不限制使用,我依旧没有顺利地找到战士。这看似是个巧合,但巧合的背后隐藏着某些必然。条令虽然改了,但战士们的“心墙”却还没有完全推倒。在军营开放使用智能手机的道路上,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何 亮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