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十九”寶寶出生記

來源︰軍嫂網作者︰鄭永波 王雨農責任編輯︰杜研儒
2017-11-01 17:23

“兒子,是兒子!” 10月18日凌晨3時50分,守候在產房前的江蘇公安邊防總隊連雲港邊防支隊某邊防派出所所長付春雷開心地喊了起來。沒有襁褓,包在孩子身上的是臨時趕過來的付春雷執勤時穿著的迷彩棉大衣。

付春雷抱著用迷彩包著的兒子來到病床前和妻子分享喜悅。

听著兒子響亮的啼哭,付春雷的思緒回到了一個多小時之前自己還在執勤時的情形。

“也許,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就是不願意,失去你的消息,你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那里……”凌晨0時18分,剛結束一個重要會議又在執行盯防任務的付春雷口袋里的手機鳴唱起專為妻子包小燕設的鈴聲。

“老婆,什麼事?是不是不舒服啦?現在是什麼情況?醫生和護士怎麼說?”听到半夜妻子給自己打電話,原本就因為臨近生產的妻子在腹痛後住進醫院而牽腸掛肚的付春雷,接起電話後不停地詢問著妻子的情況。

“老公,我肚子疼得厲害,今天正好是婦產科主任值班。主任說了,由于我個子小、體重輕,孩子體重也偏大,加上第一胎也是剖宮產,所以肯定不具備……不具備順產的條件,雖然距離正常預產期還有幾天,但現在完全符合生產條件了。要不你過來簽字,剖了吧?”電話里傳來了妻子包小燕微弱的聲音,還不時夾雜著強忍疼痛的聲音。

付春雷看了看手機時間,凌晨0時21分,距離自己盯防交接時間還有39分鐘。“要不要讓下一班的兄弟早點來接我一會兒?可是最近工作太忙,所里的官兵都是超負荷在運轉,還是讓他們再多睡會吧。”此時的付春雷思想斗爭異常激烈。

“老婆,要不你再堅持一會兒?我這邊還有半個多小時就結束了,完了我馬上就到。”面對妻子,付春雷滿懷歉疚地說。

“好吧!”听到丈夫的回答,作為一名教師的包小燕也理解丈夫的不容易,能答應半個多小時後趕過來,對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本來孩子的預產期是在10月30日,作為基層邊防派出所主官、駐地某街道黨委委員的付春雷想著等把十九大這段時間忙完,和支隊請個假,好好陪著妻子待產。這段時間由于工作比較忙,雖然家就在連雲港市贛榆區,距離自己派出所也就30公里左右的樣子,但他已經整整40多天沒有回家了。由于天氣變化比較大,付春雷前一天給妻子打個電話,讓妻子看看能不能抽空把自己換季的衣服給送點過來,好久沒有看到妻子了,也可以借機見個面。

17日晚,忙完學校的工作,包小燕下班回家吃完飯和婆婆、女兒打了聲招呼,拿好提前為丈夫準備的衣物,還有專程為派出所官兵們準備的一包水餃,駕車前往邊防派出所。

可讓包小燕沒有想到的是,原本產檢一切正常,下午上班還很正常的自己,在駕車離開家不到20分鐘時,肚子突然痛了起來。伴隨著陣陣的宮縮,包小燕的肚子越來越痛。不得已,包小燕將車緊急停靠在路邊休息。15分鐘後,疼痛緩解了一些,包小燕繼續開車緩慢前往丈夫的單位。10分鐘後,肚子再次襲來的疼痛又讓包小燕不得不再次停車休息……

如此反復,原本40余分鐘就可以到達的路程,包小燕整整開了一個半小時。到了派出所,付春雷卻在執行緊急任務。

接到妻子包小燕的電話,付春雷在了解了妻子情況後讓妻子先去醫院檢查一下便匆匆掛了電話。任務緊急,此時的他抽不出時間陪妻子去醫院做檢查。

“畢竟還有12天才到預產期,應該沒有什麼事吧!”付春雷安慰著自己。可是在執行任務的他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想了想,付春雷拔通了所里的社區女民警程蕾的電話。

“程蕾啊,你嫂子到所里來看我。我這不是有事嗎,她啊也快到預產期了,說肚子老是痛,我讓她自己去醫院檢查了,我估計也沒有什麼事!可就是有點不放心,你去醫院看看,听听醫生怎麼說,不行就讓她先在醫院住一下,嫂子就交給你啦!我這還忙!”給程蕾交待完,付春雷掛了電話又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中。

“嫂子現在好些了,醫生說要住院觀察。嫂子讓我先回來休息,她自己在醫院。”當晚22時15分,付春雷接到了程蕾的一條短信。

“好的,辛苦你了。”回完了短信,付春雷不安的心稍稍安穩了一些,又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18日凌晨1時許,等付春雷結束自己的勤務趕到醫院時,疼痛難忍的妻子無奈之下自己在手術單上簽下了名字進了手術室。心急如焚的付春雷不停地央求著醫生讓自己進手術室看一眼妻子。可是由于違反醫院規定,幾經請求醫生都沒有同意。或許是付春雷身上的軍裝最終感動了醫護人員,手術前醫生終于答應讓他進去和妻子說一句話。

換了衣服,進了手術室,看到已經躺在手術台上臉色蒼白的妻子,這個壯得如牛一般的漢子第一次流下了心痛的淚水。

他哽咽著對妻子說了四個字“老婆,加油!”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經過一個多小時焦急地等待,付春雷終于迎來了醫生“母子平安”的好消息。這時的付春雷才反應過來,由于入院匆忙,兒子出生要準備的物品基本沒有。

“孩子出手術室是用我的迷彩大衣包著,第一頓奶粉是借的病房里另一個孩子的……不過,這小屁孩還真會挑時候出生,今天不是黨的十九大開幕嗎,他的小名就叫‘小十九’啦!”第二天早晨,面對著所里戰友的祝福,一夜未睡的付春雷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開心地說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