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和愛,相伴天邊邊的高原軍娃上清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薛鵬 鄭光偉 張 強責任編輯︰袁帆
2018-08-08 08:29

2015年高考前夕,父親胡明把兩個二等功、8個三等功以及高原邊防艱苦地區工作28年的相關證明材料,鄭重地交給了胡興宇,對她說︰“這些東西能給你的高考成績加分,用不用你自己定。” 令人驚訝的是,胡興宇擱置了這些眾多考生眼中的“寶貝”,以裸分685分的成績,取得了當年新疆理科第3名的好成績。一個遠在天邊邊的軍娃,至此成為首都高校的驕子。

行是最好的語言,愛是最好的陪伴——

行和愛,相伴高原軍娃上清華

■薛 鵬 鄭光偉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 強

這幾年,胡明和女兒分在兩地。一個忙工作,一個忙學業,很難聚首。一家三口最近的一張合影,還是在胡興宇高三時拍攝的。鏡頭里,父親難得回家,興宇抓緊機會,就自己學習計劃的制訂,向他征求意見。 蒲杰鴻攝

引子

在一些人眼里,高原邊防軍人的生活幾乎就是“垮了身子、虧了妻子、誤了孩子”的代名詞。

然而,這一對高原軍人父女,卻讓我們看到了不一樣的人生——

胡明,南疆軍區某通信團一級軍士長,一個扎根雪域高原30余年的老兵;胡興宇,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大三在讀的高材生。

2015年高考前夕,父親胡明把兩個二等功、8個三等功以及高原邊防艱苦地區工作28年的相關證明材料,鄭重地交給了胡興宇,對她說︰“這些東西能給你的高考成績加分,用不用你自己定。”

令人驚訝的是,胡興宇擱置了這些眾多考生眼中的“寶貝”,以裸分685分的成績,取得了當年新疆理科第3名的好成績。一個遠在天邊邊的軍娃,至此成為首都高校的驕子。

俗話說,甘蔗沒有兩頭甜。在大多數高原邊防軍人的世界里,與親人聚少離多的現實,使得事業與家庭更像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顧得了這頭,顧不了那頭,充滿遺憾。而胡明的“雙豐收”奇跡,值得我們品味和思考——

在南疆軍區某通信團新一輪的建設規劃中,胡明一家人曾經住了6年多的平房就要被拆除了。

那房子是上世紀70年代建的,老舊破程度在全團首屈一指。2000年3月,不滿3歲的胡興宇跟著爸媽住進了這里。逼仄的房子里,擺下一張床後就不剩多少空間了,添置上做飯的煤油爐子,再放些雜物,連轉個身都很困難。

每逢冬天,是胡明最無奈的時候。寒風不時從破舊的窗戶中灌進來,屋里沒有任何的取暖設備,只有往被子里多塞棉花。最冷的時候,厚重的被子壓得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小興宇還是一邊吸著鼻涕,一邊哭著喊冷。這個時候,胡明和妻子就會把孩子放在他們中間緊緊抱住,用自己身體的熱量幫她取暖。小興宇睡著了,胡明卻失眠了。望著女兒的睡顏,他滿心憂慮︰這孩子還要挨多少凍才能熬得過嚴冬啊?

一次,遠在山上執勤守防的胡明接到妻子帶著哭腔的電話。原來,開家長會時,老師反映小興宇的字寫得歪歪扭扭,妻子因此嚴厲地批評了孩子。可回到家後,妻子才發現,因為屋里太冷,小興宇寫作業時,左手縮在外套袖子里,而右手因為布滿凍瘡,連筆都握不緊。孩子一邊忍痛書寫著,委屈的淚水一邊簌簌地往下落。那是一個怎樣的畫面啊!胡明想都不敢想。站在巍巍昆侖山上的這個硬漢,牙關緊咬也忍不住淚奔。

令胡明欣慰的是,即便是那樣的艱苦條件,小興宇的學習興趣卻一直很濃。在那間低矮狹窄的平房里,《十萬個為什麼》《百科全書》《資治通鑒》和中國古典長篇小說“四大名著”等“大塊頭”的書籍先後被擺在了床頭。那時,胡明每月只有兩千掛零的工資,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緊巴巴。可只要小興宇有想讀的書,胡明總是二話不說就買回來。有時,妻子也會埋怨他亂花錢,可胡明卻說︰“在讀書上花錢,那是‘千金散盡還復來’呀!”

2005年夏天的一個晚上,電視中的古箏演奏深深吸引了小興宇。翻來覆去睡不著,她試探著問爸爸︰“爸,我能不能學古箏?”“你想學,爸爸當然支持!”胡明回答很干脆。“可听說買架古箏就要花四五千塊錢,課時費也不便宜,咱家沒那麼多錢……”懂事的小興宇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爸爸給不了你優越的生活條件,但一定要給你優質的學習環境。只要你能學有所獲,砸鍋賣鐵也沒啥。”胡明的態度依然很堅決。沉默了一會兒,小興宇動情地說︰“爸,謝謝您。”

邊陲的風輕輕地吹拂著,吹走了溽熱,送來了清涼。在胡明的鼓勵下,女兒開始學習古箏。每次胡明出任務回來,小興宇都會第一時間向爸爸做匯報表演。听著從女兒指尖流淌出的《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胡明的心里裝滿了蜜糖。

2016年8月23日這天,是胡興宇的18歲生日。胡明早早就在心里盤算著,給女兒準備些什麼。

沉思良久,他拿起筆給興宇寫下了這樣一段話︰“考試成績只是過去學習的總結,並不能代表你能力的大小,腳下的路還很長。”

正是基于這些認識,當小興宇一次次考取年級第一名的時候,胡明總是一臉淡定。在他看來,漫長的一生,需要不停地學習。作為家長,需要為孩子做的,除了鼓勵,還有引導。

每天閱讀完報刊,胡明都會把一些有用的資料剪下來,有時候是一條警言、一段美文,有時候是一個標題、一句歌詞,做成知識小卡片,留給興宇用。迄今為止,胡明給女兒積累的剪貼資料已經有30多本了。

可即便如此,胡明對興宇還是心懷愧疚。女兒從小到大,胡明只參加過一次家長會,那就是高考前的最後一次家長會。

那天,當胡明走進會場時,胡興宇的班主任一臉茫然地問他是誰的家長。當听說是胡興宇的爸爸時,直率的老師竟然小聲嘟囔了一句︰“還以為這孩子只有母親沒有父親呢!”

回家以後,胡明把這話悄悄說給女兒听,本以為女兒會很傷心,結果興宇卻笑彎了腰。那一刻,胡明心里五味雜陳︰什麼時候女兒已經長大了?她已不再是那個半夜被凍哭的小女孩,而是堅強自立的大姑娘啦!

2017年一整年,胡興宇一直在做“全球氣候變暖下農田灌溉問題”的研究。一天深夜兩點,胡興宇從北京給胡明打來電話,說自己正在做新課題實驗,很吃力也很累,想和爸爸聊兩句。

正坐在電腦前緊張地畫著施工圖的胡明對女兒說︰“對于你來說,接觸新課題,是挑戰也是磨煉。這一關,點燈熬油挺過去,今後還怕什麼溝溝坎坎呢?”

放下電話,胡興宇的信心明顯增強,微信里給爸爸發去一個“加油”的表情。而胡明那一夜一直忙到凌晨4點多,一共畫了36張圖。

父女倆互相鼓勵、互相較勁的這一幕,似曾相識。

小興宇十來歲的時候,正是胡明事業的“爬坡期”。守山的時候就是不斷的工作實踐,回到家又有一大堆技術難題需要攻克。那時候,家里最多的聲音就是翻書聲了。

一個周末,胡明正忙著查資料做筆記,小興宇捧來一摞書,非要和他比“坐功”。就這樣,兩個人你看你的,我讀我的。不知不覺間,胡明一坐就是5個多小時。小興宇熬不住,早早敗下陣來,一個勁兒地感嘆︰“爸爸的‘坐功’,我望塵莫及。”小興宇問胡明︰“你在外面忙碌了那麼長時間,一定很累,回家了為啥還不放松一下?”“爸爸就愛看些書研究些問題,做這些事,我並不感到累,反而很開心。”听著胡明的回答,小興宇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胡明常說,“別人家的孩子,是一天天看著長大的 ,而我的女兒,我是一年年看著長大的。”這些年,雖然胡明陪伴女兒的時間很少,但像這樣的精神交流並不少。在工作學習中,父親和女兒更像是一對最佳組合︰胡明今天拿回證書,胡興宇明天就捧回獎狀。這種良性的比拼,兩人樂此不疲。

這麼多年,胡興宇一直是親朋鄰居艷羨的“別人家的孩子”。不知有多少人向胡明討教育兒的經驗,而他只有一句話︰“行是最好的語言,愛是最好的陪伴。”

今年年初,胡興宇的課題得到了清華大學的高度重視,並被選拔推薦至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實驗室繼續研究工作。6月30日,當女兒飛往瑞士的班機起飛後,遠在南疆的胡明仰望藍天,覺得世界是那麼明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