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愛情|“如果最後是你,晚一點真的沒關系”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肖瑛 李磊責任編輯︰袁帆
2018-08-20 09:20

在新疆漫長的邊境線上,盛夏的夜空總是那麼純淨幽遠,星河璀璨。又到“七夕”,當邊防軍人和他們的愛人一同將心和目光投向那深邃長空,捕捉織女與牽牛的相逢時,那積攢在廣袤的戈壁沙漠、綿延的山脈冰川中的萬千情話,也一定會在星光交匯的剎那,越過千山萬水,傳遞到彼此的耳畔。

這里是邊疆,這里的愛情像戈壁的植物,只有把根深深扎進貧瘠黑暗之處,汲取大地最古老最原始的力量,才能開花結果。

這里是邊疆,這里的愛情有關堅貞,更有關對腳下土地的忠誠。“胸中有誓深于海”“願得此身長報國”,這是古人氣吞山河的家國情懷,也是今日“軍”字頭愛情的神聖宣言。

“如果最後是你,晚一點真的沒關系”

扎根前沿雷達站15年,賈炎帝曾經的3段戀情就像標本一樣,陳列出這支距離邊境線50公里的邊防部隊官兵愛情終結的標準模式︰2013年,第一任女友得知前往賈炎帝的駐地需要“坐28小時火車、再轉15個小時汽車”後,果斷終止了這段異地戀;2014年,第二任女友懷著對異域風情和威武軍營的期待來到駐地,卻發現賈炎帝生活工作的地方就像“大戈壁灘上的隔離區”,便黯然離去;2016年6月,連隊大項任務集中,賈炎帝連軸轉了半個多月,等他終于騰出時間聯絡感情的時候,第三任女友已經刪除了他所有的聯系方式。

時間和距離,是橫亙在邊防官兵情感路上的兩座大山。有人為愛妥協,選擇離開;也有人選擇堅守,靜待花開。

15年來,賈炎帝從青澀的“新兵蛋子”一路成長為能熟練操作多型雷達裝備的“精武標兵”。他愛上了國門,卻始終沒找到那個走進他心門的人。

戰友們調侃他是不開花的“鐵樹”,賈炎帝卻說︰“鐵樹就鐵樹吧,這麼多場戀愛談下來,我也明白了一件事,邊防線上的愛情不是激情,我要等待一個真正懂我的好姑娘!”

賈炎帝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多次立功受獎。當喜報紛至沓來,他也成了十里八鄉的名人。2017年初,姑娘李燕主動向他拋來了“秋波”。一年相識相知,覺得感情成熟的賈炎帝邀請李燕一家來連隊“實地考察”。選在天寒地凍的時節而非旅游旺季“過檢”,賈炎帝自有他的考量︰“咱當兵的不說假話,我想在部隊干到底,選擇我,就要接受我生活中的雨雪風霜!”

這“劍走偏鋒”的大膽策略出乎意料地成功,李燕一行被邊防生活的艱苦震驚,更為雷達站官兵的默默付出感動,而連隊上下爭先恐後的褒揚,更讓他們對賈炎帝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忠誠、敬業、正直、勇敢,這是一個值得托付終生的兒郎。

終于等到對的人,賈炎帝憨憨地對李燕笑言︰“如果最後是你,晚一點真的沒關系。”

“自從遇見你,人生苦短也甜長”

四級軍士長王振是個小個子,黝黑的面孔,其貌不揚,妻子徐袖益卻總說自己遇到他就如同撿到了寶。

這段始于相親的愛情也曾岌岌可危。王振在祖國版圖的最西端當雷達兵,徐袖益在雲南玉溪當警察。盡管相似的單親家庭背景和工作性質讓兩人心意互通,但大山大漠的阻隔,也讓徐袖益比常人更渴望陪伴。

接觸中,徐袖益多次示意王振,希望他中士期滿後能退伍回鄉發展。然而,著實割舍不下那身“空軍藍”的王振還是在2014年選擇了套改上士。這件事讓徐袖益十分失望。3800公里的距離在她心里產生的不是美,而是疑慮——“這個根本不肯為自己妥協的男人靠得住嗎?”盡管王振不斷解釋與表白,徐袖益還是把他當成了“備胎”。

2015年初,徐袖益的父親突然出了車禍,治療費高達48萬元,親情和經濟的雙重打擊幾乎令她崩潰。可徐袖益沒有想到的是,第一個出現在她身邊的男人,竟然是距離她最遠的男人。王振在老人的病榻前許下承諾︰“不要擔心,醫藥費我來想辦法!”

朋友私下勸王振︰“傻啊你!你倆都沒正式確定關系,背上債務人家也不一定嫁給你!”王振回答︰“這不是傻,是實誠!”和王振一樣“傻”的雷達站官兵,為這位“不確定的嫂子”發起了捐款,再加上借款和貸款,老人的醫藥費終于湊齊了。

“我那個時候才意識到,你的‘自私’是予國的大義,你的‘無私’是對我的真愛!”成婚那天,徐袖益對王振說︰“我知道嫁給邊防軍人要吃苦,可是有你在,人生苦短也甜長。軍旅路,我會陪你繼續走下去!”

“你眼中有春秋,勝過一切山川與河流”

李冬梅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邊鎮。

2012年,親戚給剛剛大學畢業的李冬梅介紹了一個“在新疆當兵”的對象。第一次見面,李冬梅就發現,只要提起新疆、提起連隊、提起邊境線上那個叫做恰克爾圖的地方,這個名叫成觀慶的中士就滿臉興奮、神采飛揚。

成觀慶在家休假1個月,給李冬梅講了30天的邊疆故事。等到成觀慶歸隊時,李冬梅已經成了那座邊鎮的“迷妹”,追隨心愛的人踏上了西去的列車。

從李冬梅後來的講述中,閨蜜們都覺得她“被騙了”︰恰克爾圖根本只是茫茫荒灘上的一個不起眼的哈薩克牧民定居點,遍地鹽堿,不換上1米厚的腐質土,樹都種不活;夏天極熱,冬天極冷,沒有風景沒有商業,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小學。

其實,這里也曾是成觀慶剛來時做夢都想要趕快離開的地方。成觀慶說不清楚是什麼改變了他,或許是老兵數十年如一日的堅守、或許是邊民視子弟兵為親人的淳樸,或許是指導員陪他栽下第一棵樹時說的那句話︰“這個地方,不是誰都能待得住的,就像那些樹,年年種年年死,可是一旦扎住根了,活下來了,就能長成最美的風景!”

成觀慶拉著李冬梅去看他種的楊樹柳樹,養的大羊小羊,去拜訪他的哈薩克兄弟,品嘗剛剛打好的奶茶,在如火的夕陽下漫步戈壁灘,采摘盛開的鮮花,听悠揚牧歌伴著歸家的羊群,看橙色的月亮從雷達陣地後慢慢升起……

成觀慶對李冬梅說︰“我知道你去過很多地方,見過許多風景,可是這里的美真的不一樣,你留下來慢慢體會,好不好?”

從此,李冬梅留在了成觀慶的美好世界。她像丈夫一樣慢慢融入並愛上了這里︰走在鎮上,素不相識的牧民會把牛奶、羊奶塞到她的懷里;去買菜,店家給她裝得滿滿當當,還用車把她送回家;她的兒子有了哈薩克族名字,在牧民家的別斯克和花氈床上長大;到了古爾邦節,大家爭著來邀請她去自家做客……

電影《無問西東》熱映時,李冬梅已是兩個孩子的幸福媽媽。影片劇終時的那句台詞——“愛你所愛,行你所行,听從你心,無問西東”,成了她的最愛。

听著妻子一遍又一遍地品咂著這句話,成觀慶憐愛地摸摸她的頭,說︰“邊疆待傻啦?看來我得帶你東南西北去逛一逛了。”李冬梅甜甜地笑了︰“你眼中有春秋,勝過我所見過的一切山川與河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