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軍嫂赴西藏邊關探親︰這一路我嘗過了你吃的苦,也懂得了你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責任編輯︰袁帆
2018-08-27 13:55

這個“探親季”,她們的別樣旅程

這個夏天,許多軍嫂如候鳥般奔赴高原哨卡、海島軍營,探親到部隊與丈夫團聚。轉眼間,軍娃們將陸續開學,又到了軍嫂們結束探親返回家鄉的時刻。

離別哨卡、離別愛人,軍嫂們有哪些不舍?今夏探親她們經歷了什麼,感受最深的是什麼?

今天,采擷一組軍嫂赴邊防探親的暖新聞。感動之余,我們相信,在各級情系基層、悉心關愛軍嫂的政策保障下,來年的“探親季”,軍嫂的探親之旅會更加順利,探親的日子會更加溫馨、舒心。

翻越高山來看你,玉麥就是咱的家

伍偉與妻子吳海燕、兒子伍鷺洋眺望遙望玉麥邊關。李國濤 攝

晌午,拉薩貢嘎機場,人頭攢動。吳海燕帶著兒子伍鷺洋剛下飛機,手機便響了起來。

“恰拉山發生塌方,車輛無法通行。”電話那頭,吳海燕的丈夫、西藏軍區某邊防哨點四級軍士長伍偉的語氣有些焦急。

海拔5000多米的恰拉山,是通往丈夫伍偉所在部隊的必經之地。這個消息讓剛剛飛抵高原的吳海燕心急如焚。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去年,伍偉主動申請到駐守在西藏玉麥鄉的某邊防哨點守防。

玉麥是中國人口最少的鄉。一年來,伍偉和戰友們默默守護著這里的每一寸國土——這里,每年有8個月大雪封山,冬天很難吃上新鮮蔬菜,生存條件異常艱苦……

“為啥去守那麼苦的地方?”一次通話中,吳海燕忍不住問丈夫。

伍偉告訴她︰“這里是祖國的領土。”他沒有做更多的解釋。

她懂得,丈夫在高原守防14年,“為國守好邊防”始終是他內心堅守的信念。

“既然你不能回家,我就帶著孩子去看你!”在與伍偉反復商議,並征得部隊同意後,吳海燕開始精心準備這趟探親之旅。

她專門買了丈夫愛吃的豆腐乳和鹵鴨,精心挑選了衣物,隨身攜帶的行李箱被塞得滿滿當當。

伍鷺洋摘了一束野花,送給爸爸當作“八一”禮物。李國濤 攝

一年沒見過爸爸了,7歲的伍鷺洋也特別想去看看爸爸駐守的地方。出發前一晚,小家伙興奮得睡不著,他要媽媽帶上自己的模型飛機︰“這是我考‘雙百’得到的獎勵,我要把它送給爸爸!”

8月6日清晨,吳海燕帶著小鷺洋、拖著沉重的行李,從重慶啟程,踏上了高原探親的旅途。經過2個半小時飛行,母子二人抵達貢嘎機場。沒想到還沒出機場,就听到“道路受阻”的消息。

拉薩到玉麥,距離近千公里,途中要翻越5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加之夏季高原天氣多變,要順順當當走一趟很不容易。

讓吳海燕沒想到的是,她懷著忐忑的心情剛走出機場,山南軍分區派來的專車,已在機場外等候。

“嫂子別急,我們正在想辦法!”帶車干部、副營長次仁達娃迎上前,接過吳海燕手中的行李。

上車後,次仁達娃便向軍分區領導請示,並與沿途駐軍進行了對接。他們商議決定,先在拉薩暫住一晚,第二天清晨再出發。

兒子伍鷺洋高反嚴重,伍偉及時給他吸氧。馮嘯 攝

翌日,天剛蒙蒙亮,西藏軍區保障部為吳海燕母子送來了干糧、水和氧氣袋。在大家關切的目光中,汽車向玉麥出發了。

高原風景迷人,吳海燕卻無暇欣賞。一想到路上可能出現的種種艱險,她心里就七上八下。“嫁給邊防軍人,必須有顆強大的心髒!”吳海燕與帶車干部次仁達娃,聊起了她和丈夫的故事。

10年前,吳海燕和伍偉還在熱戀中。一次,伍偉突然“失聯”多日,手機怎麼也撥不通。情急之下,吳海燕把電話打到了團部。原來,伍偉所在的工兵連突然接到命令,被緊急派往百余公里外的高原腹地執行任務。那里沒有信號……

吳海燕說,那是她第一次體會到“揪心”的滋味。

守防責任重,平時家里的大小瑣事,夫妻倆只能通過電話商議處理。有些事一個電話可以解決,但多數時候伍偉只能“干著急”。

小鷺洋2歲那年突發急性腸胃炎,吳海燕一個人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前後折騰了一個多星期。眼看著小鷺洋病情好轉,她卻累得瘦了一圈。當時,伍偉在高原執行任務。後來得知這件事,他內心滿是愧疚。

這些年風里來雨里去,一個人撐起一個家,吳海燕吃了不少苦。可她愛伍偉,為了愛,再苦再累她也堅持。

“當我選擇身著戎裝的你時,就做好了堅強與擔當的準備,當我決定成為衛國守防的你的妻子時,就決心成為你事業最大的助力……”

吳海燕母子倆乘坐的巡邏車在雨霧中穿梭。李國濤 攝

高原探親的路,比想象中還要難走。翻越海拔5100多米的貢拉山,汽車在顛簸的山路上“跳迪斯科”,吳海燕感覺胸口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胃里翻江倒海。小鷺洋一直在吸氧,高原反應讓他臉色發白。

即將抵達恰拉山塌方路段,只見僅容一車通過的路上,亂石遍布。吳海燕一手摟著兒子,一手緊緊抓住車內扶手。

一路上警示牌隨處可見。馮嘯 攝

這條公路去年剛修通,極其險峻。道路緊貼著山體逶迤盤旋,另一側就是懸崖,立于路邊的“危險”警示牌無時不在提醒人們︰稍有疏忽,後果不堪設想。

吳海燕掏出手機,發現沒有一格信號,但計步軟件的數字卻持續飆升。

“嫂子,咱這是在‘乘車鍛煉’。以後要是沙土路修成柏油路,還真沒這種體驗了呢!”次仁達娃跟吳海燕開起了玩笑,緩解車內緊張氣氛。

汽車在道路阻斷處停了下來,吳海燕和小鷺洋下車徒步穿越塌方路段。次仁達娃扛起行李跟在後面,他安慰吳海燕說︰“山的那一邊,部隊派來的汽車已經在等咱們了。”

這句話,讓吳海燕心里暖極了。

徒步翻越塌方路段。李國濤 攝

路邊工程車轟鳴,道班工人正在抓緊搶修被損路段;身旁,次仁達娃和駕駛員一路攙扶吳海燕;遠處,伍偉的戰友正在張望等候……此情此景,吳海燕一輩子也不會忘。

走過塌方路段,坐上團里派來接應的巡邏車,吳海燕拿出手機,默默打出一段話︰“伍偉,這一路我嘗過了你吃的苦,也懂得你的職業,理解了你身上的責任使命。”

吳海燕想,只要有了信號,就把這段話發給伍偉。那一刻,想起即將與分別一年的丈夫相見,她把手機攥得緊緊的。

眼前的路,漸漸平坦。“近了近了,玉麥邊關,我們快到了。”車輪飛轉,吳海燕眺望著遠方。

峰回路轉,路邊出現兩個身影。

“是爸爸!”小鷺洋高興地大聲喊……在距哨點還有5公里的一處轉彎,副連長裴子凱和伍偉已經等候多時了。

汽車停穩,吳海燕和兒子推開車門,一家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李國濤 攝

從重慶到玉麥,這一路吳海燕和兒子走了40多個小時,雖然一路飽嘗奔波之苦,但這次探親也讓她感受到了部隊大家庭的溫暖。

“嫂子,辛苦了!”抵達營區時,官兵們列隊歡迎。吳海燕拉著兒子的手,輕聲說︰“孩子看看這里,玉麥也是咱的家,爸爸守護的地方便是家。”

伍鷺洋參加升旗儀式。李國濤 攝

(特約記者 晏良 通訊員 李國濤 馮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