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小印章︰綿延80多年的感人故事

來源︰湖南日報作者︰徐亞平  徐敏責任編輯︰薛妍
2018-08-14 15:21

江旅安(右一)在平江詠生縣蘇區舊址留影紀念。

一枚珍藏80多年的老紅軍印章

重走父輩路,深情灑老區。7月21日,參加紀念平江起義90周年活動的開國將領的後人們,走進了平江縣革命老區加義鎮詠生村。鎮衛生院副院長胡璋琳找到前來慰問烈士後人的原國家經貿委技術與裝備司司長江旅安,歸還了一枚珍藏80多年的老紅軍印章。他如釋重負地說︰“我終于完成了奶奶、爸爸的囑托!”

這枚印章的主人,是江旅安的父親江渭清。

江渭清是平江縣人,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參加了秋收起義和平江起義,曾任紅十八軍五十四師團政委;1935年,江渭清任中共詠生中心縣委書記兼邊區政委;新中國成立後,他擔任過江蘇省委第一書記、華東局書記、江西省委第一書記,南京軍區代理第一政委、福州軍區政委、中顧委委員。“我們老區人民都叫他江政委。”至今,胡璋琳仍喚江渭清為“江政委”。

土地革命時期,江渭清帶領軍民跟匪軍殊死搏斗,戰友們的鮮血染紅了漫山遍野的映山紅。“最後一粒米做軍糧,最後一尺布縫軍裝,最後的老棉襖蓋在擔架上,最後的親骨肉送去上戰場。”在炮火紛飛的戰爭年代,平江人民甘于奉獻,演繹了許多感人的軍民魚水情故事。

江渭清在詠生工作時,有一枚長方體的私印。一次,部隊與敵人遭遇上了,江渭清帶領軍民突圍,突然,紛飛的子彈擊中了他的腿部。前有匪軍,後有追兵,危急中,江渭清將印章交給戰友陳勤鳳代為保管。

陳勤鳳是一位婦女干部。硝煙與烈焰,讓山一樣堅強的女人扛起了槍。在蘇區,紅軍醫院的藥劑員、看護員,紅軍被服廠的縫紉工,基本是婦女;紅軍軍械廠、學校、銀行也有不少女干部;各地紛紛建立了婦女支前隊,蘇區姐妹成了一支重要的革命力量,猶如朵朵盛開的映山紅。

戰事頻繁,形勢險惡,蘇維埃政府被迫轉移。匪軍在詠生大肆殺掠。一次,匪軍又來“圍剿”,陳勤鳳恰好出門在深山野林中尋找食物,躲過了這場災難。“印章、黨的文件不能放在家里!”匪軍地毯式的清剿,讓陳勤鳳非常擔憂印章和文件的安全。在茫茫夜色掩護下,她潛回了加義鎮麗江村的娘家。“這是一包很重要的東西,你要不惜一切代價保管好!”弟弟陳集生在姐姐殷殷囑托中接過印章、文件,他胸膛一挺,向姐姐保證道︰“無論怎麼樣,我也會保護好的!”他用布將印章、文件嚴嚴實實包裹好,小心翼翼地塞進了後廂房的牆縫里。

一天上午,匪軍突然闖入陳集生家來找陳勤鳳。陳勤鳳機敏地奔進屋後後山躲過一難。匪軍四處搜尋沒有得手,氣急敗壞地將陳集生的家燒了個精光,還將陳集生抓去關押起來。地方善良士紳交了贖金才將他保了出來。

望著被燒得火光沖天的娘家,陳勤鳳心如刀割。在燒得一片漆黑的牆壁中,文件已被烤焦,但印章仍完好無損。陳勤鳳流下了悲喜交集的眼淚。

負傷脫險後的江渭清,在當地蘇區干部周才世的援助下,被送往周方山里的泉水洞養傷。輾轉10余日才到達泉水洞的江渭清,腿部傷口早已化膿、潰爛,高燒不退,負責護理的蘇區女交通員喻歡連用鹽水代替酒精、棉花代替藥棉、匕首代替手術刀,取出了子彈。傷口的毒膿淤積無法排出,喻歡連用嘴一遍又一遍地吮出毒膿。傷愈後,江渭清又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之中,和陳勤鳳徹底失去了聯系。

“夜半三更喲盼天明,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映山紅年年殷殷地開著,江渭清卻一直沒有音訊。直到1979年2月24日,與外界缺乏通訊的陳勤鳳也沒能等到印章的主人。臨終前,她將用麻布蚊帳細心包裹的印章交給兒子胡育生︰“兒啊,你一定要將印章交給江政委。”由于詠生處于大山深處,不通電,不通車,不通郵,胡育生很難走出大山尋找江渭清。

1983年冬,一個北風凜冽的午後,一名商人模樣的男子找到胡育生。男子環顧著屋頂蓋著杉皮,牆壁滿是裂縫的土坯房,問胡育生︰“這是您的家嗎?”當得知胡育生連房子都沒有、還是借住別人的房子時,商人馬上拿出一沓錢來︰“這是5000塊錢,夠你蓋2棟房子,但我有一個條件……”獲悉商人買印章的來意後,這位1959年入黨的共產黨員一口回絕了︰“我家沒有印章,你找錯人了。”

被生活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的胡璋琳對父親的行為很不解。胡育生對兒子說︰“這是你奶奶冒著生命危險才保存的印章,我寧願挨餓受凍,也不能賣掉它。”

“1992年7月16日,父親過世了,這枚印章傳到我手頭。”胡璋琳告訴記者,“1999年,我在屋頂架上了天線,家里的黑白電視才有信號。我從電視里知道,江政委就是原江蘇省委書記江渭清。我興奮得一躍而起,跑到後山燒紙錢告訴奶奶和爸爸。七拼八湊籌路費,準備去江蘇歸還印章。可惜沒來得及湊足路費,2000年6月16日,我從電視里驚聞噩耗︰江渭清老人家在南京逝世了。”

冥冥中仿佛有一種呼喚。听說省市縣要隆重紀念平江起義90周年,胡璋琳預感江渭清的兒子江旅安會回老家,他跑到縣老干局找到副局長喻東法,要到了江旅安的電話號碼︰“可把您找到了!我要還您一樣東西!”

胡璋琳向江旅安講述了印章的故事,並詢問道,“我鎮準備在詠生縣蘇區舊址建展館,您能否提供江政委的文獻資料?” 江旅安馬上找出父親的照片和書籍,捎回來捐給展館。

溫潤的黃玉印章浸染著歲月的苦難與輝煌

7月21日,紀念平江起義90周年“重走父輩路,精準扶貧行”活動在平江舉行。

炎炎烈日下,胡璋琳等待著江旅安的到來,就像等了一個世紀。“我找江旅安,我找江旅安!”他終于看到了一位戴著眼鏡、精神矍鑠的長者向他走來。

“您好!這是您父親的印章,我們一家三代人都想物歸原主。今天願望終于實現了。”胡璋琳鄭重地將一枚黃色的長方體印章交到江旅安手上。

這是江旅安第一次看到父親土地革命時期所用的印章,溫潤的黃玉印章浸染著這段苦難與輝煌的歲月。捧著這枚與父親分離80多年的印章,江旅安感覺手頭沉甸甸的。印章像父親無言的目光注視著他,年逾古稀的江旅安淚眼婆娑。他把這枚印章給隨行的老伴丁丹尼、女婿張為民、外孫張貴清和江冠洲一一傳閱。

胡璋琳指著詠生縣蘇區舊址西邊一間保存完好的屋子對江旅安說︰“80多年前,您父親就坐在這里辦公,窗戶、椅子還是老樣子。”江旅安的外孫江冠洲機靈地跳上去,舒舒坦坦地坐在椅子上,勾著小腳在江渭清坐過的椅子上搖來搖去。此刻,江旅安百感交集。

“感謝父老鄉親保護了我的父親、保存了這枚印章。沒有廣大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持,就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我現在將印章捐贈給詠生縣蘇區舊址展館,以示後人。”江旅安將印章蘸上印泥,分別在兩個外孫的胳膊上蓋上了章︰“紅色基因,蓋章生效!”

胡璋琳意猶未盡,又從書櫃里拿出一本《江渭清在詠生》遞給江旅安︰“這本書是我根據奶奶的回憶編寫的。”

“真是有心人,太珍貴了!”撫摸著這本書籍,江旅安連連稱贊。“這本送給您。”胡璋琳把印章拿過來,“您在這本書上蓋章,留作紀念吧。”江旅安將父親的印章端端正正地蓋在扉頁,就像父親端坐在他身邊。

一枚小小的印章,牽出了一個個感人的故事,它們就像一串珍珠,串起了革命歷史的崢嶸歲月,傳承了生生不息的紅色基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