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連接的守望︰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肖遠雄責任編輯︰薛妍
2018-08-16 16:44

2011年9月,我來到離家2000公里的地方上軍校。從此,開啟了我的軍旅生活,也開啟了母親的牽掛和守望。

新訓兩個月,簡單、枯燥的生活一直延續到第56天,突然班長通知,從今天開始,每周可以給家里打個電話。大家早已按捺不住。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班長一聲令下。

晚上7點40分,班長總算從外面回來,大家齊刷刷看著他。

“每人2分鐘,控制好時間,都當了兵了,長大了!”

當我撥通電話的那一瞬間,母親先說話了︰“等這個電話很久了,你還好嗎?”

“我挺好的,吃得也不錯,訓練不累,還長肉了。”那一刻,我恨不得把所有的好都報出來。母親听了很放心,說了句︰“那就好。”其實,她也知道,我是安慰她。

後來,我才漸漸懂得班長那句話的意義,離家這麼遠,不能讓父母擔心,好多事情還是需要自己來面對。

總以為在這珍貴的2分鐘里,自己要說好多好多話,但到了真正打電話時,卻不知從何說起,只一句︰“老媽,等我們照了相,我就給你寄照片。”

母親很期盼地說道︰“好。”盡管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內心一定充滿了自豪,因為她的兒子當兵了!長大了,也懂事了。

眼看著打電話的時間只有最後10秒,我抓緊說了一句︰“媽,下個星期我再給你打。”後來我才知道,也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在母親眼角平添了絲絲淚痕。

之後,母親從周一開始每天吃過晚飯就焦躁不安地拿著手機走來走去,直到夜里10點,周一到周五每天如此。

那次電話之後的每一個周六,給家里打個電話就成了我的“必修課”,也成了母親內心深處的一個“鬧鐘”。電話信號就像一根無形的線,母親在那頭,我在這頭;這頭連著我的成長,那頭連著母親的守望。

2016年夏季,軍校畢業後我分配到一個離家不遠的單位,但是這樣的電話並沒有因為距離變近而消失。那一年正好趕上大項任務,保密規定要求,任何人都不允許使用電話,就這樣我從母親的電話里“失蹤”了整整42天。當我再次打通電話時,母親只是欣慰地說了一句︰“你好好的就好。”那一刻,我知道其他的語言都是多余的,接通了電話,一切都好了。後來我才知道,在這42天里,母親的心經歷了怎樣的煎熬,現在總算放心了。

穿上這身軍裝,我為祖國站崗;從我出生,母親一直為我站崗。我和母親的通話,從座機變成手機,從語音通話變成視頻電話,但不變的是母親的守望,7年了,月月如此,歲歲如此……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