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150天︰從上校到列兵,看一位女教員的“人生拉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屈莉責任編輯︰薛妍
2018-08-21 03:34

150天,有關人生價值的問號被一一拉直,龍騰虎躍的軍營給她注入新的活力;20公里,有關前途命運的擔憂被悉數化解,攜手並肩的戰友為她點亮新的征程——堅定走下去,走出一片江天遼闊,走出一段無悔人生。150天,一位回歸基層“加鋼淬火”的軍校女教員究竟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和成長變化?一切都在一場20公里的戰斗拉練中得到了確認。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當兵150天︰一位女教員的“人生拉練”

■屈莉

這是陸軍指揮學院副教授屈莉到東部戰區陸軍舟橋某部當兵代職150天的一篇體會文章。

150天,一位回歸基層“加鋼淬火”的軍校女教員究竟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和成長變化?一切都在一場20公里的戰斗拉練中得到了確認。

20公里,對身邊的戰友來說,也許只是一次例行訓練;于她而言,卻好似重走了二十余年從軍路——雖然沿途的風景一直在變,時而繁華時而荒涼,但初心並未改變;雖然腳下的道路一直在變,時而平坦時而坎坷,但追尋的夢想並未改變。

150天,有關人生價值的問號被一一拉直,龍騰虎躍的軍營給她注入新的活力;20公里,有關前途命運的擔憂被悉數化解,攜手並肩的戰友為她點亮新的征程——堅定走下去,走出一片江天遼闊,走出一段無悔人生。

——編 者

屈莉(右二)與戰士們開心地聊天。李曉林攝

第一個5公里,天色尚早。遠處一輪紅日升起,江水像一面巨大的銅鏡,泛著粼粼波光。大堤上,我們的隊伍沉默疾行,只听到迷彩鞋底摩擦地面的聲響。這一刻,我的思緒飛回到了幾個月前……

“列兵屈莉!”“到!”

今年3月31日,我奉命來到東部戰區陸軍舟橋某部二營,開始為期5個月的當兵代職鍛煉。

這是一支在應急搶險任務中屢立戰功的英雄部隊。

報到伊始,我摘下上校軍銜,換上“一道拐”,成為六連4班的一名列兵。從軍24載,我當過軍校學員、海軍翻譯、陸軍教員,唯獨缺少“戰士”經歷。如今,回歸“兵之初”對于我來說恰當其時。因為,近段時間,始終有兩個問題在我心中盤旋︰我從何處來?我要往哪里去?

第一次參加連點名,戰友們一開嗓的歌聲把我鎮住了︰“過得硬的連隊,過得硬的兵,過得硬的思想紅彤彤……”

這歌聲,簡直可以把天花板掀翻。我能想象到驚濤駭浪中,他們架橋開路,用雙手高高托舉起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急難險重任務鍛造了鋼鐵般的戰士,源源流淌的紅色血脈鑄就了火熱軍營。那從胸膛中爆發出的聲音,瞬間喚醒了躑躅不前的我。

18歲參加高考,我攜筆從戎。如今,24年過去,望著眼前一張張年輕的臉龐,我仿佛又看到自己當初的模樣。

點名時,連長鄭重其事地看向我。“屈莉!”“到!”“給大家說幾句!”“是!”我穩了穩神,走到隊伍前,敬了一個軍禮之後直抒胸臆︰“親愛的戰友們,就在今天之前,我還是一名普通的軍校教員。此刻,我已經成為一名光榮的列兵。希望一個月後,我能像你們一樣,唱著激昂的歌曲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

第二個5公里,夜幕降臨。天空繁星點點,月光皎潔,深青色的暮靄籠罩著江面。夜色里,腳下原本平坦的水泥路似乎變得坎坷起來,部隊繼續沉默疾行。只有遇到坑窪時,才能听到前面戰友回頭一聲低吼︰“小心!”我的腳步開始變得沉重,機械地跟著隊伍向前移動……

屈莉(右一)向戰士了解全型舟構造。李曉林攝

還在玩“抖音”?NO!看我們玩“抖繩”

只有跟著部隊來到訓練場,才能真正理解“重舟二營”中“重”字的含義。營里裝備的共同特質就是“重”——一個桁架500多公斤、一根衡桁200多公斤,連最小的橋板一塊也有75公斤……這些裝備的連接鋪設幾乎全靠戰友們手抱肩扛。

為了鍛煉過人的耐受力,戰友們全力以赴。單杠卷身上、平板支撐、俯臥撐,每天必練;5000米跑後再來一個400米全速沖刺,只能算是熱熱身。最有趣的還要數“抖繩”大賽,此“繩”學名“錨綱”,每根重約75公斤,要求“選手”雙手各執一“繩”,同時用力抖動,看誰抖動的波形大、堅持時間長。戰友們明明已經累得胳膊都抬不起來,卻爭先恐後、樂此不疲。

每每看到這一幕,我總會嘴角上揚、眼眶濕潤︰這是一群多麼可愛的戰士!他們被烈日曬得皮膚黝黑,但個個笑容燦爛、眼神清澈;他們終日重復著枯燥乏味的訓練,但精神飽滿、勇敢頑強。年輕的他們,把“奮斗”變成了青春的日常。他們見到我,常常會羞澀地對我咧嘴一笑,喚聲“教員好”。其實,這群戰士才是我的老師。他們用純粹和質樸教會了我苦中作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