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關于“迂”的隨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鄭蜀炎 發布︰2018-12-12 09:16: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生活的坎坷、世態的涼薄、官場的傾軋……凡此種種,讓許多人慢慢地在生存的夾層里打磨、改變甚至偽裝著自己,圓滑機巧、左右逢源成了時宜的“人設”,反倒使得那些不諳世故、不媚權勢、不肯變通者幾成笑柄。作為一種秉性,“迂”在生活中過濾著人情世故帶來的種種雜質。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關于“迂”的隨想

■鄭蜀炎

“迂”這個字,向為貶語,言指他人時,含有一種嘲諷與不屑。其詞其意,古已有之,漢代《鹽鐵論》中的“迂時”之譏,就是拿不合時宜者說事。

《說文》中解“迂”為“僻”,意為有悖常規。比如曾國藩,盡管寫過那麼多“心靈雞湯”,可實在“迂”得可以,當內閣學士時為證清白,每進出銀庫必在人前脫光衣服,堪稱“裸官”;《後漢書》中述及一位揚州刺史,與朋友在衙門喝茶聊天,“與客暗飲,不燃官燭”;還有我們熟悉的“懸絲尚書”“懸魚太守”等,說其認死理也罷、一根筋也好,反正都有那麼一點可笑之“迂”。

“人情歷盡秋雲厚,世事經多蜀道平。”生活的坎坷、世態的涼薄、官場的傾軋……凡此種種,讓許多人慢慢地在生存的夾層里打磨、改變甚至偽裝著自己,圓滑機巧、左右逢源成了時宜的“人設”,反倒使得那些不諳世故、不媚權勢、不肯變通者幾成笑柄。不過,我倒是覺得黃庭堅的話有道理︰“若以法眼觀,無俗不真;若以世眼觀,無真不俗。”如果換一種眼光來辨識評判,那些迂夫子們不僅可愛,而且殊為可敬。

作為一種秉性,“迂”在生活中過濾著人情世故帶來的種種雜質。譬如清華大學老校長梅貽琦,其執掌下的清華有三難︰“進校門難,讀學分難,出校門難。”難誰不行,偏偏難住了“雲南王”龍雲。那是1938年,龍雲最寵愛的女兒沒考上西南聯大附中。西南聯大落在雲南的地盤,龍雲曾給過不少幫助,按說通融一下也說得過去,可梅貽琦就是不松口。大怒之下龍雲找到學校,一去聞之,梅貽琦的女兒也沒錄取,只上了一個普通中學。他愕然無語,不再提此事。

“給大學留點寧靜,留點斯文。”這是梅校長“不是校訓的校訓”。待學校回遷後,梅貽琦的女兒報考清華大學,距分數線僅差2分。知父莫如女,她一聲不吭地選擇了復讀一年再考;因為抗戰幾年的流離顛簸影響了學業,同年報考落榜的還有馮友蘭、梁思成二位清華巨擘之女,可她們都深知自己父親之“迂”,分別選擇了復讀或到錄取分數稍低的學校。

“迂”不僅是性格,更是一種人格的體現。生活中能夠體現高尚人格的不僅僅是勇敢,同時還有誠實、堅韌,甚至是根本不懂彎彎繞的笨拙。“文革”時,有人來通知錢鐘書去開會,並講明是“四人幫”點的名。錢鐘書一听開會的內容便說︰我很忙,不去。通知者想幫他找個托詞,就問︰是不是身體不適?可錢鐘書直愣愣地說︰你看見的,我身體很好,就是忙,不去。

說到人格,想起了“格格不入”這個成語。漢語中人格之“格”,本身就包含著拒絕、糾正、否定等意義。所以,我們所說之“迂”,很多時候是在堅持和維護自己的人格。有著“中國知識界驕傲”之譽的商務印書館創始人張元濟,在日本人佔領上海時,有日本軍官登門求見,他讓家人遞出一個紙條︰“兩國交兵,不便接談。”後來國民黨在上海成立“救國會”,擅落其名,張元濟立即公開聲明,拒絕這種騙人的勾當︰“年力衰邁,久經謝卻……”

“迂”往往還表現出文化的沉澱與痕跡。記得幾年前在電視上看到這樣的鏡頭︰潛逃70年之久的納粹通緝犯喬塔里終于被逮捕,帶回以色列接受審判。事實上,這個近百歲的納粹已是苟延殘喘活不了多久了,花費那麼多的人力物力去搜捕,是否值得?一名猶太人高舉的紙牌上那醒目的大字回答了一切︰“我們從來沒有忘記。”在這個問題上,最精明的猶太人總是以固執之“迂”堅持著自己民族的底線——必須通過審判,把犯下種族滅絕罪的納粹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明清之際的大書畫家傅山這樣評論書法風骨︰“寧拙毋巧,寧支離毋輕滑;寧丑毋媚,寧直率毋安排。”是的,我相信他說的不僅是寫字作畫。

責任編輯︰張思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